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793、从地狱爬出去(二十七)

正文 793、从地狱爬出去(二十七)

 热门推荐:
    按照以往的做法,陈士平这样摇尾乞怜出卖友人要好处的人,森田是会杀掉的。

    不过他现在心情还是不错的,因为被抓到的这个华夏人懂得法术,安/倍藤也都恨不得立马杀了他,如果这个法师能够被他收服的话,或许这个法师能帮他打压一下安/倍藤也,毕竟那是一个他不懂的领域,安/倍藤也的做法已经让他越发不安了,他可不想自己带出来的军队,全部成为安/倍藤也填充怨灵的后备役。

    所以,森田对陈士平现在邀赏的行为并不反感,留着也是有用的,或许能够拿去给华夏法师泄愤呢?这些法师不都是恃才傲物的么,被出卖了肯定很不爽,到时候送他出去卖一个人情。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自然是作数的,你为东亚共同繁荣作出了贡献,奖励大大滴有,田中,带这位先生去领赏吧,好好照顾他,给他找一个姑娘伺候小曲儿。

    嗨!

    看到陈士平被田中带走,而不是立马射杀掉,魏成也替他松了一口气,他扭头看了一眼有气无力的方水生,跟着其余的人被霓虹人送回监牢。

    几人现在被分开,却也是按照童心兰的计划进行的。

    童心兰被森田带走关进了特别审讯室,立马一群霓虹人上前将他外衣扒光了,连他口腔里面也是检查了一番,就怕他这样的法师会在身上夹带什么比较隐蔽的攻击性法器。

    安/倍藤也已经确定童心兰就是法师了,大家对他比较忌惮,将他的手脚都绑了起来,呈十字形绑在木架上。

    对于森田来说,抓到了华夏法师他就不用担心晚上会发生什么了,虽然外面的结界被破坏了,安/倍藤也去修复需要一点时间,但是这个房间也是被结界隔绝了。

    晚上,外面那些逃出来的亡灵也找不到这个华夏法师的所在地,所以森田反倒是不着急处理掉童心兰。

    安/倍藤也想乘早除掉童心兰,免得夜长梦多,而且他还能收获一个拥有灵力的法师亡灵。

    森田君,还有什么需要问么?根据我的发现,所有的事情,就是他一个人做的,没有其余团伙,所以,还是让我马上将他杀了吧。

    安/倍君,不着急,我还得问问他是怎么来我们基地的呢,我可不信恰巧就抓了一个法师进我们的基地,我相信法师应该是有自保能力的,不可能被我们的士兵抓的时候一点也不反抗,就这么悄悄的被抓进来。森田敷衍着安/倍藤也。

    看着童心兰,森田说道,这位华夏的法师先生,我对玄学阴阳之术还是比较有兴趣的,你这样的人才,我们十分需要,如果你愿意弃暗投明为我们做事的话,你将会成为大霓虹帝国的功臣,你将享受到的待遇也会非常高,不知道你是否能考虑一下。

    立马就答应那就惹人怀疑了,童心兰呸了一声,吐了旁边安/倍藤也一口唾沫,我才不和这样的妖人为伍,我们学玄术是为了驱妖魔,扶正义。天地浩然正气,为道者也当坦荡,可不是为了杀戮生灵以作恶的,你们东瀛小鬼子当初偷学我们华夏玄学的皮毛,现在还来我们土地上用偷学的法术作恶,早晚你会被大哥魂飞魄散,不入轮回。

    你!安/倍藤也一巴掌扇到童心兰受伤的脸上,擦着自己脸上的口水说道,八嘎,不要不识好歹。

    安/倍君别动怒,有话好好说,这位法师先生,我们之间有误会,好好谈谈嘛,没有什么误会是不能化解的。森田副部长上前调和道。

    这样吧,安/倍君先去忙,外面的结界还需要你去修复,这里就让我来吧,谈话的话,还是我比较擅长,抓鬼就是安/倍先生的本事了,我们先各自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森田态度强硬,直接让属下走到安/倍藤也身后邀请他离开,安/倍藤也知道现在他还没有能力无视森田,杀一个森田容易,而森田背后就是强大的关东军,因此他只能离开去修复结界。

    童心兰看着安/倍藤也离开了,牢房里只有森田以及其余两个霓虹军人。

    想来是因为自己被绑着,所以森田比较安心吧。

    在霓虹人看来,阴阳师法术厉害,却不擅武力,发咒术也得利用手结印亦或者符纸以及嘴念咒语,而童心兰现在被绑着,这些事情都做不到,那就和普通人一样了。

    不知道这位法师先生如何称呼呢?森田将太刀刀鞘抵在地上,双手撑着把手,微笑着问道。

    我对你没有恶意,事实上,我很希望先生能够帮助我,刚才离开的那一个阴阳师,我并不是特别信任,你说他将我们士兵的英灵炼制成小鬼不得超生的事情,我并不怀疑,我们关东军是为了大东亚共同繁荣才来华夏的,他们的亡灵不应该遭受这样的待遇,当然,华夏人的亡灵也不该受到这样的待遇,我是说良民的灵魂,捣乱的人,自然是没有未来以及下一世的,相信先生比我更加了解死后灵魂被人操控,不能转世的痛苦吧,安/倍君对你的灵魂很是有兴趣,不过我却是愿意帮助先生,不想先生被他迫害。

    如果你能够替我帮助霓虹士兵的亡灵超度的话,我自会保你平安,若是先生不愿意的话,我真的不知道安/倍君会对你做什么了。

    森田这是利用法师对玄术的了解来威胁童心兰了。

    童心兰面上又是气愤,又是害怕,说道,凭什么我要信你?你们霓虹人说话不作数的。

    我说话自然是作数的,安/倍君是我不能得罪的人,我看不到灵魂也不懂阴阳之术,实在不知道他对霓虹人以及好的华夏人的灵魂做了什么,你想想,你若帮我做事,不仅仅是帮我而已,也是在帮华夏人不是么?你替霓虹人超度,也能替好的华夏人超度,还能监视着安/倍君不让他残害好人,我们对他的所作所为也是异常气愤,却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