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804、从地狱爬出去(三十八)

正文 804、从地狱爬出去(三十八)

 热门推荐:
    虽然两国还没有建交,没有直达的轮船亦或者飞机,但是对于现在的童心兰来说,去霓虹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童心兰为了节约使用灵力,仅仅是贴上隐形符咒先去了东南亚再混上船只到达了霓虹。

    到了霓虹,0561终于忍不住的说道,“宿主,你得让我做一点事情吧,这些年我都快憋坏了。”

    “好啊,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吧,帮我将那些改名换姓的731不对研究员都给我找出来吧。”虽然童心兰自己也能一个个找出来,到底也不如0561侵入霓虹的绝密档案库筛选来得快。

    用了一点积分,童心兰从0561那里换来了300多个研究员的资料。

    “那,我们就一个个的找过去吧,先去找这个校长如何?以前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现在是教书育人将仁义道德挂在嘴上的医学院院长,我也想看看他有没有精分呢。”或许是感觉到了仇人就在眼前,童心兰识海里面的墨玉万魂珠激动地颤抖起来,童心兰额头黑红色的曼珠沙华若隐若现。

    “别着急,就快了,马上就能送他们来见你们了。”

    或许是隐居山林修炼的期间吸收了魂珠太多的能量,童心兰觉得自己现在倒是不像修道者,反而有点鬼魅的气息了,只能时刻念清心咒来保持心态,免得自己被怨灵们的气息影响太多。

    童心兰找到了中黑秀外之,这个男人现在也已经52岁了。

    70年代,霓虹规定男人的退休年龄为55岁,所以中黑秀外之现在正任职自卫队卫生学校校长,可谓是春风得意时。

    自卫队卫生学校是为霓虹陆上自卫队培训军医和卫生兵的学校,该校成立于1952年10月,对于没有军队的霓虹来说,自卫队也相当于是军队了,中黑秀外之也相当于是军医大的校长。

    这个职位不可谓不风光。

    中黑秀外之是现在也已经老了,不过精神还不错,在学校是衣冠楚楚模样,学生和老师都尊重他,大家不知道他是731部队的研究员,只知道他是二战时候参过军,跟随军队去华夏参加过战争的军医。

    所以大家对于中黑秀外之十分尊重。

    霓虹的教育就是篡改历史,美化侵略,这样的目的自然不是简简单单的为了在后代的眼里将自己树立成一个光明正大的政府,而是为了将自己树立成一个受害者,霓虹的教育里面,他们遭受了两次原子弹的袭击的事情是记录得清清楚楚的,而对于他们为什么会被袭击,米国方面的原因就是太平洋战争,而对于东亚各个国家犯下的过错,却是提也不提,亦或者依旧是为了大东亚共荣。

    这也造成了童心兰所在的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一提到二战,大部分的霓虹年轻人都会说他们是受害者,说东亚各个国家指责他们侵略的事情是捏造。

    因为他们不知道,所以就会显得牢记自己祖国被侵略过的各个国家斤斤计较,显得他们霓虹人越发的无辜。

    这样隐瞒式的教育,智慧让世界人民更加看不起霓虹。

    依旧是犯下了战争错误的德意志就不一样了,他们的历届总理都承认了曾经的过错,有一个总理也在受害者纪念碑前流下过忏悔的眼泪,代表国家承认错误,并改过自新。

    没有人揪着德意志不放,即便是被纳粹伤害最深的犹太人仇恨的也不是现在的德意志,而是纳、粹德/国。

    所以,对于中黑秀外之,他身边的人都很尊敬这一个老兵,对于他们来说中黑秀外之是他们的英雄,就像那些被安放在靖国神社里面的战犯一样,对于整个亚洲东亚都是战犯,但是被霓虹扭曲的历史课本教导出来的人都觉得他们是英雄。

    童心兰隐形跟着中黑秀外之,直到他下课了,童心兰跟着他回了家。

    在家里,中黑秀外之依旧是拥有崇高的地位的,子女孙子孙女对他也十分尊重。

    这样的画面是多么温馨啊,温馨得让人不忍破坏,就像破坏这样的画面就是罪过。

    被中黑秀外之虐杀的亡魂在童心兰脑海里嘶吼,他们引而不发也能拥有这么其乐融融的生活,和妻子儿女在一起,伺候着年老的父母,含饴弄孙。

    可是,他们没有机会了,反而是杀人者一点惩罚也没有受到,过上了这样美好的生活。

    太刺眼了……

    公道何在?

    天理何在?

    法律何在?

    法律在各国之间的对弈中就是一个笑话,强权要包庇杀人者,一个弱小的国家能说什么?

    既然自诩正义的国际法庭不作为,甚至是包庇这些战犯,那只能是童心兰来替天行道了。

    童心兰等到中黑秀外之洗了澡睡下之后,潜入了他的房间里,在他额头点上了一滴血液,那血液幻化成曼珠沙华深深的浸入了他的额头。

    梦中,中黑秀外之回到了731里面。

    他疑惑的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军服和医袍,疑惑的看着镜子里年轻了不少的脸。

    “又做梦了?”看来中黑秀外之也不是第一次梦见这样的画面了,他倒也不是特别惊慌,反而无比怀念的看着731那高大的烟囱,感叹道,“真怀念啊,以前从来没有缺过马路大,哦,实验素材,现在的社会可不允许用活体做实验了,等待自愿捐出遗体给孩子们做实验的都艰难,更别说用活人做实验了。”

    “哎,还是活人做实验拿到的数据更真实啊,死人做实验一点反应也不给,怎么能够记录下正确的数据呢?”

    因为知道是做梦,中黑秀外之闲庭散步的走上了过道,似乎是为了再次过一把用活人做实验的瘾,他径直朝着研究室走去。

    里面的人都是熟人,中黑秀外之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这次竟然能够看清大家的样貌了。”中黑秀外之嘟囔了一句,戴上了手套,拿起了手术刀。

    “这一次是做什么课题啊?”中黑秀外之对旁边的研究员问道。

    旁边带着口罩的另一个霓虹研究员说道,“研究心脏吧。”

    其余几个研究员点了点头,似乎对这个课题十分满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