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805、从地狱爬出去(三十九)

正文 805、从地狱爬出去(三十九)

 热门推荐:
    中黑秀外之也十分满意,毕竟心脏是一个人体内十分奇特的地方,以前年轻的时候,他在731也做过好几次心脏研究了。

    从活生生的人的胸膛里,将还在跳动的心脏取出来,那种感觉太让人着迷了,这远远不是现在用死人的心脏做研究能够感受到的温暖和刺激。

    马路大被士兵押送了进来绑在了手术台上。

    中黑秀外之看着叫嚷着的马路大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只有在梦里,才能再次享受这样的快感啊。如此想着,中黑秀外之拿出剪刀将马路大的衣服剪开了,旁边的研究员配合的在马路大胸膛上擦上了消毒用的酒精。

    开始吧。

    虽然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中黑秀外之还是十分激动,他熟练的往马路大的胸膛上划了两刀,划出一个y字型的口子,这样是最好将心脏挖出来的形状。

    马路大痛苦的在手术台上叫嚷着,然而研究员们脸上都带着兴奋的表情,一个个将那心脏捧在手里仔细的看了起来,最后才将那心脏放进了装满了福尔马林溶液的玻璃瓶里面。

    大家的技术越发的娴熟了,现在,我们观察一下娶走了心脏,还能活多久吧,仔细的记录一下人体的各项数据。中黑秀外之旁边的一个研究员拿出了本子,开始观测起来。

    中黑秀外之也不想放过,即便是梦里,这也是比现实里面用死尸做实验真实很多,说不定还能回忆起来以前做过的所有**解剖实验呢。

    中黑秀外之以及其余的731研究员都感到遗憾的事情,那便是基地的资料竟然全部丢失了,不然的话,他们为霓虹的医学事业做出的贡献就更大了,现在的好多实验也就没有在做的必要了。

    中黑秀外之十分珍惜观察的机会,他看向手术台上的马路大,那人的脸开始扭曲起来,变成了他的妻子惠子的脸。

    阿娜达,救我,你为什么把我的心剖了出来?没有心,我还怎么爱你?惠子挣扎着从手术台上爬了起来,揪着吓傻了的中黑秀外之就要撕开他的衣服。

    其余的研究员一瞬间都消失了似得,整个空间里面就只有中黑秀外之和胸膛大开露着脏器的惠子对他哭泣。

    这是梦,这是梦,醒来就好了。中黑秀外之推开惠子的双手,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解剖马路大的时候,他是激动的,但是看着马路大变成了持家又娴熟的妻子,他还是不淡定了。

    惠子见中黑秀外之掰开自己的手就想往外跑去,她整个人都扭曲的缠在中黑秀外之身上,就是不放手。

    中黑秀外之熊手术台上拿起了手术刀,对着惠子就捅了下去,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梦醒了就好了。

    同一时间,做这个梦的人并不仅仅只有中黑秀外之一个人。

    童心兰移形换影缩地成寸在霓虹跑了好几个地方。

    毕竟霓虹也就是一个弹丸之地,和华夏的土地大小是没法比的,童心兰夺取几个地方也花费不了多少法术和符咒。

    刚才,中黑秀外之在梦里见到的那些研究员,还真的不是他梦境里面虚假的回忆,而是真的被童心兰拉入幻境的731研究员。

    这一次,童心兰也没把所有的人拉进来,仅仅拉了6个人而已。

    中黑秀外之摆脱了惠子,朝外跑去,遇上了同样急匆匆逃命的另外四个人。

    他们此刻都恢复了现在的模样,不再年轻。

    中黑秀外之校长!园口忠雄战后成为陆上自卫队卫生学校副校长,自然认识校长中黑秀外之。

    园口忠雄,你怎么在这里?中黑秀外之惊讶的看着对方。

    吉村寿人?

    冈本耕造!冈本耕造战后任职京都大学医学部部长,京都大学名誉教授第59届日本病理学会总会会长,自然更加赫赫有名了。

    木村廉。名古屋市立大学校长。

    大家怎么都在这里?这不是梦么?平时大家其实都不来往的,因为为了保密,即便是看到了照片知道那人以前是731的谁谁谁,大家也不会上前相认,除非是一个单位的。

    照理来说见到以前的战友也该高兴的,但是现在大家显然已经发现了不对劲。

    木村廉说道,我也以为是梦,可是,并不是,刚才在里面做手术的也是大家么?是我们一起在做手术么?

    是,我刚才在里面做手术了。冈本耕造回答道。

    如果这不是梦,那,那刚才的手术,我们真的做了?那个手术台上的人是谁?难道真的是我妻子惠子?中黑秀外之回忆着刚才那心脏真实的触感,愣神的说道。

    惠子?不,刚才我看到手术台上的马路大变成了我爸爸。吉村寿人有套否定道。

    我见到的是儿子。

    那我们见到的都是自己最重要的人,可是,我们做得是同一台手术,一个人不可能变成这么多人的,我们看到的都是假象么?木村廉自我安慰的说道。

    可是我们都是真实的,那,那个马路大的触感也是真实的,即便我们看到的脸是不同的人,可是那个马路大一定是真实存在的,他到底是谁?冈本耕造混得最好,也不外乎能够快速的冷静下来思考。

    好痛苦,好痛苦啊,你们为什么要杀我?我不是马路大啊。一个胸膛大开,身上插满了手术刀和止血钳的男人蹒跚的朝站在走廊上的几个男人走来。

    增田美保!大家认出了这个浑身血淋淋的人,正是731部队航空班班长,战时负责空投细菌弹,造成了华夏土地上江浙一代20来万老百姓遭受了鼠疫霍乱折磨的飞投弹者之一,现在他是防卫大学陆上防卫学教授。

    难道,我们刚才做实验用的那个人就是增田美保?

    这真的不是梦么?我们根本就不在一个地方,可是却在一起回到了731,还同台做了手术?这一定是梦。木村廉再一次自我安慰,不过增田美保并未给他机会了。

    增田美保扑上前来,一爪子插进了木村廉的胸膛将他的心脏活生生的挖了出来,往自己的胸膛塞了进去,并狰狞的对着剩余的四个人笑道,今天就取一个心脏吧,你们都会死的,我在下面等着你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