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806、从地狱爬出去(四十)

正文 806、从地狱爬出去(四十)

 热门推荐:
    木村廉的死亡太过迅速,其余几人都被溅了一身的血,纷纷吓的尖叫起来。

    中黑秀外之睁开眼,发现自己睡在家里,正要松一口气,却发现自己的睡衣上面都是血迹。

    同一时间,其余几个地方,园口忠雄,吉村寿人冈本耕造也醒了过来。

    难道不是梦?看着身上的血迹,中黑秀外之心有余悸,尤其是想起那死去的增田美保最后说在地下等着他们。

    不行,我得先确定一下增田美保和木村廉是不是还活着,对了,也可以问一下园口忠雄冈本耕造今晚是不是真的见到了我。

    这般想着,中黑秀外之也睡不着了,脱掉沾满了血迹的衣服,便给副校长园口忠雄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园口忠雄正在疑惑中,便接到了中黑秀外之的电话,两人一番谈论之后,确定今晚他们的确相聚在了731。

    中黑秀外之刚挂断了电话,便接到了冈本耕造打来的电话。

    你怎么不接电话?为了确定刚才的梦境,冈本耕造一回来就利用自己的权限去查了一下资料,后又找出中黑秀外之的电话,打了过来,可是电话占线,这让冈本耕造语气一点也不好。

    你是?

    我是冈本耕造。虽然时改名换姓之后的名字,但是大家都是从医的人,他也经常会在出现在医学论坛上,冈本耕造也就不必说在731时候的名字了,其实大家对各自新的名字还是心知肚明的。

    您给我打电话,所以说,今晚发生的事情都是真的么?中黑秀外之心中忐忑的问道。

    是的,刚才我打电话让警察去确认过了,增田美保木村廉死在了家里,木村廉的胸膛被人剖开心脏不知去处,而增田美保的胸膛也被剖开,里面虽然有一颗心脏,但是却被割除了,所以,我们刚才经历的事情,不是梦。

    这件事情,你们不许说出去,我已经让警察封锁了他们的死讯,我们,我们的秘密不能被人知道。冈本耕造说话的时候,咬牙切齿。

    封锁消息?那,那就不会有警察来保护我们了,我,我们怎么办?增田美保说过,他会在下面等我们,是不是那些人来找我们复仇了?中黑秀外之能够理解冈本耕造的做法,毕竟他也害怕自己身败名裂,同时也害怕自己的安全得不到保障。

    毕竟之前被人当作英雄,因为大家以为他是去战场上当军医的,即便是霓虹已经对国民进行了愚民教育,可是,若他们作为731的研究员的事情若是被暴露了出来,731部队的里面各种**实验的资料那可是在欧美都有大量的报纸照片留底的。

    若是将他们曾经是为731服务的事情爆料出来的话,周围的人如何也没法接受他们的吧,虽然中黑秀外之一直麻痹自己以前都是用原木做实验,不是人,但是他心里清楚,那只是自欺欺人罢了,一般人都接受不了他们部队做过的事情。

    尊重他们的同事下属家人,今后可能都没法像以前那么尊敬爱戴他了吧。

    冈本耕造听出了中黑秀外之的忧虑,说道,当初我们731暴露得莫名其妙,当年我们得到的情报也不全,从华夏那边弄到的消息也是越发的模糊,并不确定是谁将我们的基地和秘密爆出来的,最了解情况的石井部长也已经被判绞刑了,现在华夏对我国更是全面封锁消息,我在想,是不是华夏那边派人来报复我们?

    米国爸爸带头经济制裁华夏,他们哪里有能力来布置这样的事情?我觉得,肯定是那些马路大,回来找我们复仇。

    你是个军人,这种怪力乱神的事情怎么好意思挂在嘴上?若是有怨鬼能够复仇,那你觉得我们还能活着回到霓虹么?这一定是华夏的阴谋,一个布置了十多年的阴谋。冈本耕造以前只是731部队病理课课长,负责的也就是他们科室的研究,对于石井四郎其他的研究并不知情,所以他并不知道其实还有一个分部在搞生化结合鬼神的杀器。

    我一会儿给吉村寿人打一个电话,他现在是京都府立医科大学校长,你叫上园口忠雄,我们明天在京都府立医科大学见面。

    好的。挂了电话,中黑秀外之已经不敢睡觉了,开着灯,坐到了天亮时刻。

    啊!就在中黑秀外之看到天亮,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便听到了女儿惊慌失措的叫声。

    他朝着声音跑了过去,看到女儿站在厕所门口哭的撕心裂肺,他朝门口看去,原来门口被人丢了一只剖了胸膛扒了一半皮的白色兔子尸体。

    若说以前的话,中黑秀外之看着这样的画面其实没多么大的感觉,但是经过了昨晚的事情,他就疑神疑鬼了。

    而且中黑秀外之的女儿毕竟不是医生见这样血腥的画面还是比较少的,所以她吓得有点厉害。

    被吸引来的不仅仅只有中黑秀外之,还有家里其他的人。

    是谁往我们家扔的?这么残忍。

    小兔兔好可怜啊,呜呜。

    把孩子带下去。

    你们都下去吧,可能是我的一个学生因为我让她挂科了,所以来搞恶作剧吧,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中黑秀外之编了一通谎话哄走了家人,便上前将兔子尸体收了起来,接着他又将地上的血液都拖干净。

    之后,中黑秀外之草草的吃了饭就出门了,他想早点解决这个问题。

    其余人的家里,所有的人也出门了。

    在中黑秀外之离开家的时候,他的妻子帮他收拾房间,却在他屋子里找到了带血了睡衣,以及一个牛皮袋子。

    打开袋子,里面是两张照片,照片里,是中黑秀外之正在给一个表情痛苦的男人剖开胸膛的照。

    从照片上看来,那个手术台上的人被剖开胸膛的时候,似乎还活着。

    而第二张照片,中黑秀外之从那个表情更加狰狞的人的胸膛里,掏出了心脏。

    中黑秀外之的妻子,联想起早上那一只被剖开了胸膛的兔子,以及被中黑秀外之藏起来的血衣,吓得晕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