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814、冤有头债有主(四)

正文 814、冤有头债有主(四)

 热门推荐:
    “看来宗大法官还颇具有革命前辈的精神啊,那我们换一个玩法,插针如何?我想宗大法官一定是精通历史的,古代的囚犯就会被行刑者让手指甲里面插针,而十指连心,那样的痛苦一定十分酸爽。”

    柯大军扔下棍子,又从那个收纳箱里面拿了一盒经过处理的铁签出来,铁签不粗,仅仅比银针粗五倍而已,一端已经被磨尖了。

    “你看我对你还是不错的,没有用竹签,如果竹签上有碎屑没有卸干净残留在皮肉里,那你就更痛苦了,会发炎,严重的还必须刮开患处清理干净,不过我觉得虽然是古刑罚,但是我们还是文明社会嘛,所以,用铁丝就好了。”

    “这个刑法可真是简单、准备工具也不费事,我以前坐牢的时候,睡不着就想着怎么折腾你了,最好是满清十大酷刑都上个遍,不过有些东西现在的确不好弄啊,就这个方便,不过小东西有大用处,一会儿保准你疼得嗷嗷叫。”

    柯大军弹了弹钢针,对老三、老四说道,“戴上手套,把他抓紧了,一会儿串签子,莫让他乱动。”

    两个小弟上前将宗旭宏翻了个身,踩在他后背上,将被绑着的手臂扯了几下,然后将宗旭宏右手的中指给捏紧了。

    “那我来了,宗法官弱势受不了就告诉我,我们还有其他的解决方法嘛,这都是你比我这样做的。”柯大军装模作样的无奈一叹,上前对着宗旭宏的中指和指甲盖中间的缝隙,一个用力,就推了进去。

    所谓十指连心很痛,并不是说真的会心脏痛,而是因为手指的神经末梢比其他地方多,更敏感,所以钢针刺入宗旭宏的手指,他疼得大叫起来,“啊~!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些混蛋。”

    宗旭宏大叫着,本能的摇晃着脑袋,似乎是企图甩掉这样让自己头皮发麻的痛苦,但是痛苦哪里甩得掉。

    不过他却发现因为扭动,身上铁丝上的刺儿不断的扎着自己的痛苦,似乎能够分散一点指尖上传来的痛苦。

    所以他不怕疼的扭动起来,但是,柯大军又对着他右手的食指刺了进去。

    接二连三的穿刺,宗旭宏觉得就连刚才让他受不了的铁丝刺耳造成的痛苦都成了隔靴搔痒似得小打小闹了。

    宗旭宏疼得大脑发晕,双眼充血,他加大力度的扭动着,真希望铁丝上的刺耳能够刺穿自己的动脉,让自己死了算了。

    然而柯大军在缠铁丝的时候,还是很有分寸的,脖子上挨着动脉那里的刺耳,其实并不密集,被他剪掉磨平了好多,柯大军怎么可能让宗旭宏这么轻松就死去呢?

    柯大军觉得肉体上的折磨,还是不如狠狠的将宗旭宏的尊严踩在地上来得过瘾。

    童心兰之前在末世任务里面也将铁丝插在自己手臂里过,插手臂已经很痛苦了,插手指,童心兰还没经历过,但是用脚趾头猜,也知道很痛。

    童心兰经历了好多世界,意志力自然是比和平时期的宗旭宏强大一些的。

    而宗旭宏到底也不是抗日时期有着鉴定信仰的革命前辈,此刻他已经隐隐有了屈服的念头。

    不过,他还不是在这里投降的。

    柯大军等人见他还不愿意屈服,便脱了他裤子,用棒子准备****后面。

    不管是男人女人都没法接受自己被强/暴的,对于宗旭宏来说,这也是让他精神崩溃的一点。

    记忆里,宗旭宏就是被棍子捅了两次之后,又在柯大军他们说干脆自己提枪上阵的时候,哭着求饶的。

    上一世宗旭宏侵犯了叶欣蓝,之前童心兰也是准备看他屈服之后再动手的,但是,现场看到这里,童心兰觉得就算自己一会儿在宗旭宏被侵犯之后动手,宗旭宏恐怕也会留下心理阴影,如果她到时候再以救命恩人亦或者“受害者”的态度强行要求宗旭宏当一个好法官似乎也太搞笑了。

    事实上,对于宗旭宏来说,这就是无妄之灾。

    就像上一世,童心兰还活着时候,首都有一个法官被出狱的犯罪分子枪杀报复的事情,法官依法判处罪犯应有的罪名,哪里有错呢?如果一个个出狱的犯罪分子都去报复抓他的警察、判决他的法官,那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警察、法官是他们的工作,能够谨记工作守则、能够贯彻实施正义公正虽然是必须遵守的,但是能够在各种诱惑以及威胁下坚持下去,也值得大家尊重了,且不能成为被报复的原因。

    算了吧,反正叶欣蓝也原谅了宗旭宏了,宗旭宏现在受到的折磨也已经足够了。

    童心兰就在柯大军要捅棒子的时候,挣脱了绳子,飞快的上前连点三人穴道,柯大军、老三老四就被定住了。

    宗旭宏感觉到对自己的报复迟迟不来,疑惑的抬起头,却看到之前被绑在对面的女学生正蹲在他面前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童心兰小声的说道,“嘘,我先去把外面的人解决了。”

    宗旭宏看到动也不动的三人,脑海里自然浮现了武打片里面的点穴,他心里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以示自己知道了,还小声提醒童心兰道,“你小心点。”

    童心兰从玻璃不全的窗户跳了出去,将站外面的三个小弟也点了穴,将他们搬到墙边靠着,看上去就是在聊天的样子,便回到了室内。

    童心兰回来之后,并未帮宗旭宏松绑,而是走到了柯大军面前,一把脱了他的裤子,拿起刚才他准备爆宗旭宏菊的棒子,就要朝他后面捅去。

    “住手,你这样报复他们是犯法的。”宗旭宏可以说被童心兰的做法吓到了,联想到刚才他也是差点就被那棍子插了,又有点心有余悸。

    “你刚才被他们折磨,还差点被他们爆/菊,现在竟然指责我?”童心兰不开心的说道。

    “不是的,他们已经被你制服了,失去了伤害我们的能力,如果,你现在再对付他们,就是故意伤害了,连正当防卫过度都算不上,我不是指责你,我是觉得,你没必要为了这样的人渣而脏了自己的手,法律会惩罚他们的。”宗旭宏怎么可能会帮柯大军?他又不是受虐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