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831、冤有头债有主(二十一)小吝啬和氏璧加更

正文 831、冤有头债有主(二十一)小吝啬和氏璧加更

 热门推荐:
    听到二蛋这么说,大龙和小辉也不干了,什么叫做他们指使的,明明是三人一拍即合一起干的啊,把责任推到他们身上,难道是想他们替他在地狱受折磨么?

    大龙小辉纷纷跪倒在地,祈求、磕头、互相推卸责任。

    三人可怜兮兮求饶的模样,一点也不复当初在法庭上勇于承担自己的责任,坦白自己杀了几个人、绘声绘色描述自己如何虐杀人时候的愉悦、嚣张模样。

    看来,有时候,人的心里对鬼神有点敬畏心也是不错的。

    鬼神的可怕,在这三人心里已然超过了法律,这也是法律没有了震慑力之后的悲哀。

    三人在童心兰的催眠下算是被激发出来的强大的求生意志和生命力,可是他们的血流的太多了,头上也嵌入了太多的玻璃碎片。

    最后,三人一脸惊恐的死在了原地。

    这一行三人的连环杀人团伙留给世人最后的画面,也就是表情惊恐的望着天,双手在空气里扭曲成爪探上上方,似乎是在往上挖掘着离开地狱的通道。

    身为黑暗、夺走他人生命和快乐的恶魔,却不想失去属于自己的生命、乐趣并且向往着天堂。

    这是何其可笑的事情。

    可是,他们已经抛弃了光明,光明给了他们机会,他们却从未反省,那,光明自然会离他们而去。

    童心兰十分满意这三人最后求饶的画面,相信,对于那些在逃杀人犯、不悔改的杀人犯多多少少能够起到一点作用吧。

    这一次的事情,相当于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发生,好多路过的行人也是拍摄了第一手的视频发送到了网络上。

    这就和之前的两次不一样了,因为之前只有童心兰制作好的和谐版本“自杀视频”给网友看,而这次都是原汁原味的了。

    不过还好,这一次的视频若是不听说话的内容、不去联想的话,看上去和一般的街头混混打群架也没太大区别,没有割肉什么的、肉体还算完整、就是你捅我我捅你的单调玩法,没有特别恶心的画面,除了烧毛……

    现场的警察连忙将现场拉起了警戒线,并且将大排档老板也带去了警察局协助调查。

    这下子,就连不太玩网络的叶妈妈也知道最近发生了多么可怕的事情了,她觉得这样在外面旅游还是不太安全,便哄着女儿回家。

    现在已经有了更好的杀人方式,童心兰自然不必再全国旅游了,其实一开始她也没想着让叶妈妈陪她走完整个毕业的暑假的,因为中年人的体力还是会跟不上,他会找机会哄妈妈回去。

    看着叶妈妈担心的模样,童心兰答应了回家,只是说好等叶爸爸请的年假生效的时候,再一家人出来游玩。

    两天后,童心兰回到了家里。

    回到家的时候,叶妈妈非常意外的看到宗旭宏等在自家门外。

    对于这一世的叶妈妈来说,宗旭宏和她女儿一样是被柯大军他们绑架的受害者,而不是奸/杀了她女儿的凶手。

    所以叶妈妈对着宗旭宏这一个法官还是挺怜惜的,立马招呼他进了门。

    “阿姨,这是送给你的保健品,这段时间你们在外面旅游,肯定需要补充一下营养。”宗旭宏因为已经知道自己做过什么,面对着叶欣蓝母亲的时候,其实还是挺心虚的,不过面上还是表现得很有风度。

    送点保健品也是可以接受的,叶妈妈开心的收过礼物,对宗旭宏说道,“今天小宗来我们家,怎么也得尝尝阿姨的手艺,保健品能够补营养,食补恐怕更得年轻人喜欢,我这就去做好吃的,小宗别走了,欣蓝帮我招呼着,妈妈给你们做好吃的去了。”

    中年妈妈都喜欢做好吃的给年轻人吃,那时母亲的心意,童心兰并未阻拦她。

    看着叶妈妈进了厨房掩上了门,童心兰和宗旭宏脸上的笑容都消失了。

    宗旭宏一脸担忧的审问道,“是不是你做的?我查过了,徐顺案件发生的时候,你就在当地,你们就在同一个城市,你住的宾馆离他家也没有超过6里地。厉安案件发生的时候,你也在当地,住的酒店离他家也不远。”

    “这是我的家,不是你的法庭,我也不是等待被你判罪的犯人,宗大法官。”童心兰寸步不让的看着宗旭宏。

    童心兰的眼神总是让宗旭宏觉得不敢直视,首先败下阵的,还是他。

    宗旭宏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是你,一定是你。”

    “原来法官也可以不用证据就下结论呢,证据呢?”童心兰死鸭子嘴硬的质问道,是她做的又如何?那些人原本就该死,若是她来的时间晚一点,是在宗旭宏碰过叶欣蓝之后正在杀叶欣蓝的时候的话,童心兰也会弄死他的。

    宗旭宏有什么资格在她面前装好人?

    “你不要激动,我没有怪你,虽然法律上来说,你犯罪了,但是,在我没有揭发你伤害柯大军他们的事情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不是一个合格的法官了,我看到了法律的缺点,我无能为力,因为,我似乎也不是为了维护受害者的权益而存在,我只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的工具。”

    “当然,法律的尊严必须维护,不然,他将被更多的犯罪分子践踏和利用,如果法律完善一点,那我也能做到维护法律尊严的同时,维护好受害者的权益了。”

    “可是,法律需要的就是稳定,朝令夕改也不是好事,或许会造成更大的不公平,然而法律的滞后又跟不上社会的变化,我也十分痛苦。”

    “我觉得我似乎分裂成了两种人格,一种想要维护法律的尊严,一种想要维护受害者的权益,维护道德上的正义,我好痛苦。”宗旭宏苦笑着揉了揉头,作为法官,他应该坚信法律,不该困惑的。

    可是,看到了上一世自己死后发生的事情,罪恶并未得到审判,无辜的少女才会从地狱爬回来自讨公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