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832、冤有头债有主(二十二)

正文 832、冤有头债有主(二十二)

 热门推荐:
    832、冤有头债有主(二十二)

    宗旭宏连忙否认道,“不,我不是指责你,我是担心你。”

    “希望维护受害者正义的那一个我,希望你能够安全,也觉得你的做法弥补了法律的震慑不足的一点。”

    “作为正经伤害过你的那一个我,衷心希望你能隐藏好自己,惩罚更多的罪恶。”

    追求光明的人,在感受到黑暗如此可怕之后,却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黑暗对黑暗的压制上。

    看着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宗旭宏,童心兰心如绞痛,不是因为宗旭宏,而是为那些因为正义而倍感迷惑的灵魂。

    或许,这种一心追求光明的人在经历失望后,更容易黑化吧。

    “哼,我要做什么由不得你指手画脚,你自己做好一个法官该做的事情、维护好法律的公正就好了。”童心兰不需要水表忠心也不需要谁帮忙,宗旭宏的帮助更是不需要,对他的惩罚就是做好工作,在他知道好些犯罪分子死不悔改的事情之后,对他也是一种煎熬吧。

    宗旭宏并未执着的让童心兰表态,他只是忍不住来提醒童心兰而已,能够看到那些残忍的连环杀手亦或者杀人犯得到应有的惩罚,而不用无辜的人付出代价,宗旭宏感到十分开心,法律的存在就是震慑,而不是给人复仇的,但是,杀害了无辜者的凶手坐十来年的牢就出去,对于死者以及死者的家属就真的公平么?

    在宗旭宏自己也差点成为了受害者之后,他的心明显已经偏了,偏向于受害者了,而不是像以前一样,死板的将自己当做一个维护法律的机器。

    或许他已经不合格了,但是他会继续当法官的,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他会多给受害者家属一点安慰,他能做的似乎也只有这么微小的事情了。

    其他的事情,或许,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这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叶欣蓝身上了。

    宗旭宏吃了饭才离开,此后,整个暑假都没来过童心兰家里了。

    对于高考完的孩子了说,暑假还好长好长。

    有足够的闲暇时间给童心兰安排了。

    所以,大伙儿发现走上街头去自杀的在逃杀人犯越来越多。

    那些在逃杀人犯们都会找一个有摄像头的标志性的地方自杀,有可能是大半夜、也有可能是大中午,时间上是真的没有一点点的规律。

    虽然连环杀手并不如想象中的多,但是还是有许多用残忍方式杀了人的单个儿在逃杀人犯冥顽不灵的企图不接受法律的惩罚,以为能够躲一辈子,躲过风口浪尖。

    不接受法律制裁,那就接受怨灵的制裁吧。

    不管这些个在逃的杀人犯当初是见财起意杀了人、见色起意奸/杀了人,只要是杀人手段特别残忍且他们自己没有半点悔过之心的在,都成为了童心兰的目标。

    他们自杀的方法有割喉、捅心脏、跳楼、跳河、亦或者上吊……。

    当然,怎么死,也并不是童心兰决定的,而是取决于这些在逃杀人凶手自己的作案手法。

    童心兰只不过是催眠他们让他们以为死者回来找他们了而已。

    在他们的幻境里,他们只是想再用同一种方式再一次杀死对方罢了。

    只不过。

    这一次,死掉的人,是他们自己。

    或许,这群在逃杀人犯死前都觉得自己遭到了报应吧,以为自己遭遇了灵异事件唯一清醒的那一刻也是吓得屁滚尿流的,想想也是挺恐怖,不过这也是童心兰追求的效果。

    如果这些在逃杀人犯是勒死受害者的,那么,那一个在逃凶手就是上吊自杀、自己掐死自己,正常人是没法掐死自己,但是在催眠的状态下,这是能够做到的。

    如果他们是把受害者从高处推下去摔死的,那这种在逃人员就会死于跳楼。

    如果他们把受害者肢解了,那他们也会买来电锯把自己的腿卸掉,然后再锯自己脖子,即便是锯不掉脑袋,也是必死了,锯歪了,死的不痛快,那才是更痛苦。

    如果他们把人尸体煮熟吃掉亦或者扔掉了,那他们也会烧一锅热水,把自己的脑袋塞进锅里煮……

    为了催眠这些人,童心兰每天也是挺忙的,童心兰也是被他们的作案方式吓到了,童心兰毕竟也只是看了一点点警方的侦察笔记而已,哪里能想到他们做得那么可怕?

    真的是没有做不到的,只有变态想不到的,变态想到了,那就能够死出新花样。

    童心兰这么做,还是起到了作用的,国内谋杀案件虽然说不可能一下子就全部没有了,但是也是越来越少。

    跑现场的警察觉非常开心杀人事件变少了,自己终于能够休息一下了,也不用去看各种糟心的现场和各种死亡尸体了。

    而专研刑事案件律师则是觉得日子不好过了起来,不过好多擅长刑事案件的律师也开始打其他的官司,这其中有一些律师想转行也不行了,因为他们以前专门为肯出钱摆脱罪名的杀人凶手打官司。

    当然,出于法律的看法,即便是杀人狂魔在发个还没剥夺他政治权利的时候,他也是应该有律师为他辩护的,这也是为了避免有一些冤假错案的发生。

    但是,有些律师却为了钱,帮助自己的辩护人做假证,教他们如何对付法官以及如何面对媒体,将自己树造成可怜人,亦或者无辜者。

    这种律师还能称之为律师么?

    所以,有一些律师也被童心兰催眠,小小的报复了一下,让他们体验了一把被他们的辩护人杀害的感觉,过几日,又让他们过一把被受害者的鬼魂纠缠的瘾,直到他们去警局承认自己犯过错,童心兰才会放过他们,至于哪种觉得自己扛得住而死不认错的律师,童心兰也没办法啊,他们最后神经衰弱的去自杀了,童心兰也只能呵呵了。

    因为他们这样的律师,让警察审不出正确的答案,让法官被迷惑,让多少受害者的家属更加憋屈?让杀人犯得不到应得的惩罚?

    随着各地在逃犯罪分子离奇死亡的事件越来越多,律师界的变动,都引起了国家高层的高度重视,甚至是引起了外国多国媒体、法律人士、国家领导的关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