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856、杀妻证道(二十一)

正文 856、杀妻证道(二十一)

 热门推荐:
    听多了夸奖和鼓励的话,变得更奋进不是坏事,但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并以牺牲无辜之人的性命来为自己博前程,这就是陈天佑的错了。

    掌门也没叫他斩情丝啊,掌门还同意他将母亲养在天极宗呢,所以,到底还是陈天佑自己做错了事。

    陈天佑仗着自己是掌门真人的亲传弟子,还是将宗门规矩丢一边了,而在之前看不到未来的时候,掌门对他也是特别宠爱且忍让的。

    童心兰知道掌门并不是一个势利眼的坏人,他不会见自己的爱徒比不上他人就放弃他厌恶他,他看到陈天佑陷入困境之后,也一定会帮他想办法。

    所以,童心兰针对这些设下了局。

    掌门真人前两日拿了童心兰炼制好的6颗结婴丹回到清心殿,身后自然跟着各个山门的门主。

    掌门也不是想要独吞结婴丹,只是想为自己爱徒留一颗而已,所以在其余门主废了一点口舌之后,便将五颗结婴丹分给了他们,留下了一颗在剑门。

    这样的分配方式对于各门来说已经十分公平,没有人有意义。

    送走了目的达成的门主们,掌门真人单独叫来了越发不爱出门的陈天佑。

    天极宗近几年来乌云散去,后期之秀一茬茬儿的冒出来,对于陈天佑这个曾经的天才来说,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压力,掌门能够理解,虽然并不觉得其他人能够对他造成什么威胁,但是这个弟子向来顺风顺水惯了,一直都是骄傲的,可能有点接受不了自己非凡的地位遭到动摇吧。

    陈天佑的心思是越发的重了,这并不利于修行。

    掌门知道陈天佑的症结在哪里,所以才会舔着脸去抢人家药门炼制出的第一炉结婴丹,这也是爱才心切了。

    “徒儿拜见师父!”陈天佑规规矩矩的行礼之后,便待立在一边,待在自己院子里苦练也不愿出门的他并不知道师父叫来自己是为了什么。

    “天佑啊,你走近一点。”

    待得陈天佑靠近之后,掌门真人掏出水影瓶,说道,“为师知道你在苦恼什么,你看,这是什么?”

    几乎透明的瓶子里面装着一颗散发清光的三纹仙丹。

    “这是结婴丹?”

    “是的,为师看着你陷入迷茫中十分心痛,你看着同门一一到达金丹期甚至元婴期有点着急了,但是你和他们比起来,毕竟入门还是晚了几十上百年的,你没必要和他们比,你在为师的心里依旧是最有天赋的弟子,但是既然金丹后期已经成了你心中的障碍,为师便帮你破了,你金丹后期的修为现在已经十分稳固了,有了结婴丹推一把,相信你很快便能结成元婴,结婴丹虽说有点副作用,但是我们之后再慢慢调养,希望到达元婴期之后,你能看破。”掌门真人毫不留恋的将手中的水影瓶递给了陈天佑,足以看出在本门他最看重的就是陈天佑了。

    若是其他的滋补丹药,陈天佑也不会拒绝。

    但,这是结婴丹,让他觉得即便用它达到了元婴期,似乎也比不上其余自己进阶的同门。

    他才是天才,其他同门不过是几十上百年都无法突破的庸才,为什么他们能够靠自己,而他却要借助丹药?

    陈天佑的骄傲不允许他接受。

    但是他渴望再次远远的甩开同门的追赶的欲/望又是如此强烈。

    结婴丹在外面也是有价无市的稀缺仙丹了,多少人停滞在金丹期而升级无望?有了结婴丹那就不是梦了,至于唯一的副作用,对于不缺资源的人来说,多多滋补几年便好了,那不是多么大的问题。

    而且修为到达元婴期,他们也能放心的离开门派亦或者家,真正的进入修真世界去探上古遗迹、去参加修真界排的上名号的比试活动之类的,能够参加到这些活动,机缘才能更多。如果只是金丹期,那他们就真的什么都没有盼头了。

    陷入天人交战的陈天佑让掌门真人叹了一口气,这个弟子的孤傲也是他欣赏的,不想靠这些丹药升级的坚持是好样的,若是将这结婴丹给门内其他弟子,说不定早就欢呼雀跃的感谢他了,可是陈天佑的心结就在金丹期,若不给他结婴丹,恐怕真的会登上几十上百年才能想通了吧。

    门派越多人进步,作为掌门应该越开心,可是他也知道是因为这个原因,让一直鹤立鸡群的弟子停止不前了,虽说他应该批评他,但是这是他看中的徒弟,土地变成这样也有他太爱护他的原因,自然舍不得骂他,只希望用自己的方式帮助他度过难关。

    “长者赐不可辞,你先拿着吧,为师也不是逼你用,你能自己悟明白的话,为师自然更加开心。结婴丹并不是一个害人的东西,这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将它的严重性放大也是心魔了,你走吧,回去多想想。”

    师父都这么说了,陈天佑自然将接过了结婴丹,回到院子里,陈天佑立马就将结婴丹锁进了密室,他现在还是不想服用结婴丹,这样会让他产生自己还不如其他同门的感觉。

    至于关淑琼,也在陈天佑闭关三年却未成功升级出关之后送下山了,他原本就为此心烦,关淑琼还整日的在他耳边唠叨说被禁止出院落不自由,这宗门怎么如此对待天才弟子的母亲……

    陈天佑的骄傲让他无法说出自己失败了,也觉得没必要和不懂修真的母亲说,可是他不说,关淑琼哪里知道他早就不复当初那般鹤立鸡群了呢?

    其余的同门都不敢在陈天佑面前提,就关淑琼无知无畏的天天把自己儿子最厉害的话挂在嘴边上以此炫耀、以此要挟剑门低级弟子服侍她、吹嘘她,这一切都让陈天佑觉得脸疼不已。

    看着清净的小院,陈天佑无比庆幸早就送走了母亲,果然斩情丝是对的,若是许心岚还在,两个女人恐怕更烦吧。

    陈天佑又在院子里修炼起来。

    而这个时候,当上了代理门主的童心兰,穿着代表到达了元婴期的仙袍趾高气扬的飘然而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