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875、杀妻证道(三十九)

正文 875、杀妻证道(三十九)

 热门推荐:
    童心兰含泪,状似幸福的笑道,有你这句话我就很满足了。

    童心兰这句话,让陈天佑乐开了怀;

    让掌门满意的抚须;

    让不满陈天佑的天极宗弟子捏紧了拳头;

    也让药门熟悉童心兰平日性格的人蹙紧了眉头。

    童心兰放开了陈天佑的手,继续说道,陈师兄,你知道,我之前多么期待听到这句话么?

    当时我就想着,如果能够留在你身边,我是真的愿意付出一切。

    为了追逐你的脚步,为了上天极宗,为了你能看到我,为了你眼里有我,我付出了所有。

    不过我明白,你为了修仙并不像接触儿女情长,所以我并不打搅你,默默的看着你,我看你修炼那么辛苦,我也一直想帮你,我就想着努力修炼,能够帮得上你的忙,希望你能看到我,哪怕一眼都好。许心岚为了报仇的确付出了一切,虽然童心兰现在也不知道主系统接这些委托者的任务会让他们付出什么代价,根据主系统抠门的性子,他们付出的一定很多。

    从前的许心岚也为陈天佑付出了她所有的热情所有的爱所有的妥协所有的迁就所有的青春,甚至是命,为的不就是那一句天长地久么?

    陈天佑实在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痴迷自己。

    看来,婚后都不用驯服她,她就会全心全意的为自己付出一切了。

    陈天佑搓了搓手指,缓解了难耐的激动心情,轻声呵护道,别说了,我都看到了,你为我做的一切,我都知道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别哭了,好么?

    童心兰向陈天佑靠近,陈天佑自然而然的张开了双臂。

    然而,陈天佑期待的软弱女人对他的投怀入抱并未发生,童心兰靠近他只是顺着他张开的手,将手里的水影瓶放在了他的手里,并将他的手掌合上,你拿着吧,原本也是专门给你炼制的丹药。

    这,童师妹,我向你求婚,应该我给你聘礼的,你给我这个,这也太陈天佑并未想到是这样的发展,有点接不上话。

    童心兰嘴角扯出一丝苦涩,这不是送给你的礼物,这只是一个妻子在做一件应该做的事情而已,为夫君准备好一切需要的东西,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妻子!旁观的天极宗的弟子们纷纷抽气!

    他们觉得有点跟点不上大乘期老祖的思路了。

    她身为一个大乘期老祖的威严和自尊呢?

    难道她就那么期待做陈师兄的妻子么?

    陈师兄才求婚,她就自称妻子了,还那么急不可耐的将她炼制出的稀有丹药交给陈师兄,是多怕陈师兄不要她啊?

    陈师兄撩妹技术那么厉害?

    陈天佑对童心兰以及天极宗众弟子的反应都很满意,嘴角翘起,你一定会是一个最贤惠的妻子。

    童心兰毫不谦虚的微笑着点了点头,是啊,我曾经是一个特别贤惠的妻子。

    咦!

    曾经?

    什么意思?

    老祖嫁过人了?

    天极宗众人哗然!

    陈天佑的脸色也是为之一变,你已经嫁人了?。

    童心兰粲然一笑,显得释然了很多,道,是啊,我和他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后顺其自然的就结了亲,过上了男耕女织的幸福生活,不过他为了前程,离家了,从此,我一个人独挑家中大梁,任劳任怨的独自照顾瘫痪的婆婆下地干活,男人女人的工作一个人都做全了,为了也是为了让他没有后顾之忧,我不怕苦不怕累,就希望有朝一日他回来的时候,能够看到家里很好,让他不要担心的继续追求他的前程。

    听到这里,陈天佑忽而觉得这说辞怎么有点熟悉呢?

    似乎和他家庭状况差不多。

    可是,他为了他的前程,不要我了,他要杀我。

    童心兰指了指胸膛,还在我心脏上,刺了一刀,那一刀好疼,我流了好多血。

    陈天佑惊得连退两步,看向童心兰,可是这个女人和他妻子一点也不像啊,难道仅仅只是故事相似?

    我的血就要将我淹没,我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都没做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你知道么?陈师兄?

    童心兰并未用上威压,只是盯着陈天佑的眼睛质问。

    仅仅这样,陈天佑也已经吓得背心都是冷汗。

    虽然陈天佑确定童心绝对不是他的妻子,但是这样相似的故事,总会让畜生相惜渣男为渣男开脱,他或许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吧。

    陈师兄是这么觉得的么?好巧,我也是那么觉得的。童心兰虽然在笑,却让陈天佑觉得浑身都毛毛的。

    幸好上天有好生之德,一个上山采药的老大夫路过,看到了躺在血泊中的我,便把我救了。

    虽然一开始我也怨恨,但是,我更想知道他为什么要杀我。

    所以,我上了天极宗,我想看看,他追求的道,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不是真的那么吸引人,能够让人疯狂得连妻子都不要,更做下杀妻证道这样的事情!我想看看这样的道是不是邪魔外道?

    话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陈天佑已经不再奢望是巧合了,他心里清楚被一个大乘期老祖视作仇人会是什么下场,即便他是出窍期,也不可能拼得过大乘期。

    天极宗弟子从童心兰的说辞中,也想起了陈天佑的母亲似乎当初也是因为瘫痪了,他才会带上来治疗,然后一住就赖着不走了,去村里招徒的人也想起陈天佑当时似乎是和一个年轻的女子一起测试的灵根,所有的一切联系起来,天极宗的人都震惊的看向童心兰以及已经抖成了筛子的陈天佑。

    我求那老大夫帮我改变了容貌,我也成功的上了天极宗。

    一开始我满腹委屈和怨恨,可是你是天极宗最有希望的弟子,我只是一个炼丹还总是炸鼎的废物,你哪里是说见就能见的呢?为了见到你,为了问一句为什么,我也得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