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928、吃我一记洛阳铲(六)

正文 928、吃我一记洛阳铲(六)

 热门推荐:
    不过一旦有外人入侵公主墓就一定会碰到机关,到时候尉迟岚就会被放出来保护公主了。

    为了未出阁的公主的清誉和安全,设计者以及皇帝也是费劲了心思。

    不过这也害得尉迟岚没能更早的出来。

    如果皇帝他们不多此一举的话,尉迟岚就能提前出来,说不定还能掌握先机杀了这些人。

    不过,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就是没有如果。

    所以才有童心兰的到来。

    虽说想明白了这些,但是童心兰也比较难办。

    因为她尝试了一下,结果发现自己也落入了和尉迟岚一样的境地,那就是只能干着急。

    童心兰灵魂附着于尉迟岚尸身上,而尸身外面的陶土上绘制着限制尸身动弹的禁制,因此,尸身动惮不得。

    童心兰也只能乖乖的等待那些人触碰到机关,她才能够出的来。

    “以前都是我抓鬼,这一次自己成了类似僵尸的东西,反而会会被皇帝老儿设下的法术以及方无庸的玄术克制,这可真是糟糕啊。”童心兰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也知道自己没法修炼比较擅长的正统修道方式去锻炼灵力法术了。

    虽说童心兰以前修炼过离体的方法,可是那是应对自己依附的是活人身体的情况,现在童心兰是自己的灵魂都被禁制封印了,即便她能够离开尉迟岚的尸身,也没法离开外面那一层陶罐。

    尉迟岚和公主在地底的生活,也不过是类似精神共鸣而已,皇帝防的那时真叫严,一点也不给尉迟岚破坏皇家尊严的机会。

    太被动了。

    尉迟岚上一世也只能像她现在这样毫无办法的默默地听着那些人破坏公主的家,想来比她更痛苦吧。

    “怪不得尉迟岚之前不太相信我的承诺呢,果然话不能说得太满啊,我也没料到那皇帝派来的国师在裹住尉迟岚的陶土上绘制的禁制连我都能够困住啊。”以前没有扮演过类僵尸生物,童心兰觉得自己失策了。

    所以,得重新规划这一次的行动了。

    童心兰闭上眼,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眼睛。

    以前在修真世界还得小心自己的幽冥鬼眼被人发现,而现在自己已经是僵尸,还害怕个毛!正大光明的修炼眼睛,反正也得和修炼正统玄术却不走正途的方无庸对上。

    看了尉迟岚的记忆,对童心兰最大的帮助那就是清楚了墓室的地图,那可是比那富二代带来的草图清晰了。

    知道自己在墓室的外室,也就是进入存放公主棺椁的内室、以及三个假的内室的最外面,也算是比较靠内了。

    童心兰侧耳倾听了一番,确定了盗墓贼一会儿人还在墓室断龙石进来不远的甬道里面艰难前行。

    这三公主候萱然既然是皇帝最宠爱的女儿,她的墓里面存放了那么多的宝物,在防盗措施上,皇帝自然也是很花心思的。

    再加上,那一群盗墓贼里面有两个“盗墓专家”,各持己见之下,他们前进得就更慢了。

    对此,童心兰就更放心了,也确定了那群人现在的进度和上一世差不多,他们想推进到内室还得花费三个多小时清理甬道上的各种机关才行。

    虽说因为方无庸的专业能力强,导致他们一直能够成功避开陷阱、以及拆除一些机关,但是他们在三小时之后应该还是会触碰到上一世那一个机关的,除非他们里面有人重生……

    当然,就算他们有人重生了,童心兰也不怕,她只要抓紧时间修炼一下幽冥鬼眼,她就不信了,有了幽冥鬼眼的加持,她还冲破不了那破国师设下的禁制!

    童心兰心里有了底,正好这也是方便修炼幽冥鬼眼的地下墓室,灵气什么的不多,但是阴气绝对充足。

    如果诱人能够看到陶俑人内部的话,绝对会吓一跳。

    只见一个双眼几近空洞的眼眶里面,两簇绿幽幽的火苗噗噗的燃烧了起来。

    绘制在陶俑外层的朱红色符文,就像是熔化的红色岩浆一样在守墓大将军陶俑上扭动起来。

    一丝丝和墓中的黑暗融为一体的黑色烟雾不断的浸入陶俑的皮肤,而那红色的符文扭动着、抵抗着,和那黑色的雾气搅成一团,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黑色的雾气从墓室中各个角落窜来,越来越浓郁,那岩浆似的符文发出的光芒越发暗淡。

    同一时间,在目中前行的方无庸突然停下脚步,抬起右手,并摊开手掌,似乎是在感受风的动向。

    “哎哟,老古董,你怎么不挪动啊,你想害死我们啊?”颜清泽戴着防毒面具,在这光线并不好的阴暗狭窄的甬道视觉效果更加不好了,他又操作着手上的东西,又没料到方无庸会突然停下,一头撞到了方无庸后背上。

    方无庸并没有戴防毒面具,这对于颜清泽来说,那就是看不起他的高科技。

    方无庸抽了抽鼻子,“不对。”

    这么风马牛不相及的回答,让颜清泽觉得自己被方无庸忽视了,“什么不对?你是说你停下的行为不对么。”

    “风不对。”方无庸的回答永远是那么的言简意赅。

    “你又在故弄玄虚,什么风不对啊,用到里面能够有什么风?空气明明就没有问题。”为了证实自己的言论,颜清泽将手中的仪器递到了方无庸眼前。

    骄傲的说道,“你看看,空气湿度、风、土壤情况,这个都能测出来,计算机是不会说谎的。”

    方无庸瞟了一眼淡蓝色的屏幕,犹如看跳梁小丑一般对颜清泽讽刺道,“既然这个仪器上的数据都正常,那你还戴着防毒面具干什么?是不相信自己的空气测量仪器的数据,还是觉得戴着你的防毒面具能够装/逼?”

    “你!”颜清泽嘴角一抽,心事被说中,他气恼的摘下了装/逼利器。

    戴着面具就是为了装逼啊,这防毒面具可贵了,一个就是4万美金呢,这些土老帽肯定都听都没听过,戴着就能显示自己科技盗墓新贵的地位一般,他就是喜欢在墓里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