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932、吃我一记洛阳铲(十)

正文 932、吃我一记洛阳铲(十)

 热门推荐:
    呵,风凉话谁都会说,是,我的对讲机用不了了找不到自己的人了,可是我还至少尝试着努力了一下吧,可是你呢?请问你这个摸金世家出生的人,现在又有什么办法联系你的人呢?你说我的时候,有没有想一想自己能不能办到呢?批评我批评得那么溜,就像你能联系上他们似得。颜清泽不服气,抛出了一番youcanyouup,nocannobb的说辞。

    你这番话不无道理,可是既然我敢批评你,自然也是因为我能够做到啊,你觉得我是那些键盘侠么?没有两把刷子,我们家族能够从西汉前传承到现在?我们先祖盗过的帝陵比这个公主墓更危险时间也更早。方无庸心中为家族的历史和手段都自得得不得了。

    西汉前?那不是差不多两千年?

    你还真是吹牛不上税,我听崔翔说过,你们摸金方家是唐朝后期才开始的。

    你别以为我刚进盗墓行业不久就驴我,历史课我也上过的,比这个公主墓更早的时期更早的帝陵,那还真的是西汉了,西汉帝陵被你们方家盗了?你把赤眉军放哪里?

    方无庸笑了笑,看来你也不算完全无知,连赤眉军盗墓的事情也知道,实话告诉你吧,我们方家原先可不姓方,我们古姓东方,当年赤眉军

    对于方无庸来说,家族的历史是值得炫耀的,虽说还是有点担心会被仇家后人找上来,但是方无庸也没打算最后留下颜清泽的小命,家族的光辉战绩憋在心里着实难受,说出来找找快感有何不可呢?

    因此,方无庸骄傲的将家族的历史简单的讲了一遍。

    颜清泽可不相信方无庸说的这些,呵,好吧,就当你说的是真的,那拜托你现在联系上其他人吧。

    看来你还是不信我。为了少说少错,方无庸二十多年来都少言寡语,今天遇到了和西汉时期接近的古墓,难免让他激动了起来,这古老的气息让方无庸觉得自己似是接近了先祖奋战的那个年代,和先祖肩并肩创造家族的辉煌。

    可是难免多话的说了实情,这蠢人竟是以为他在说谎。

    信,我信你,所以请你快点联系他们。嘴上说着相信,口气上也听得出颜清泽不信。

    看来,我得露一手了,拿着。

    方无庸将手上的火把递给了颜清泽,解开了腰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军绿色的水壶,并拧开了盖子,将里面的液体倒在了这个甬道中的泥土地表上。

    看着方无庸蹲在地上开始搅和刚才的液体和泥巴,颜清泽嘴角抽了抽,大哥,你不会精神崩溃了吧,玩泥巴做什么?

    别说话,等着看我的就好。方无庸手上并不停顿,没有一会儿地上的稀泥就越来越黏稠,而他则是掏起一坨泥巴开始用双手揉搓。

    泥巴在方无庸的手上被揉成了一根小拇指粗的面条样子。

    就在颜清泽等待着看方无庸还把那泥巴揉成什么花样的时候,方无庸就停下了动作,举起了一根手指对他说道,把我的手指戳个小口,能够流出血就好。

    颜清泽根本不想配合方无庸,但是他就是想看方无庸出丑,所以他还是拿出了小匕首,在方无庸举起那根手指划了一刀。

    方无庸将手指上的鲜血划了一道在那面条形状的泥巴上面,便念念有词的念叨了一段颜清泽听不懂的咒语。

    紧接着,那泥巴面条就像是一条蛇般的扭动了起来,还从方无庸手掌上滑落在了地面上,还像一条蛇似得抬起头来看了看颜清泽。

    颜清泽以为自己看错了,亦或者,那就是方无庸使用了什么障眼法在他看不到的角度碰触泥巴面条。

    方无庸十分享受颜清泽震惊的模样,弯腰从那泥巴面条上面揪了一坨泥巴下来,对那泥巴说道,千足泥虫,分为五路,去找其他人,黏上他们,知道了么?

    那断了一截的泥巴面条点了点头,然后碎成了五截,像是虫子一样爬上了墙壁,离开了。

    方无庸看着颜清泽,对他说道,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东方家的手段,下到墓地,自然得使用不一般的手段,它们离开了,一会儿它们找到了我们的人,我就会知道,只要它们黏上了那些人,我们就能通话了。

    骗人的吧!那只是泥巴而已。颜清泽惊呆了,已经开始怀疑之前二十多年来接受的教育了。

    是,没有我的血,那就是一坨泥巴,可是现在,它就是我的分身。方无庸的声音也有些颤抖,果然进入了皇室的陵墓,才能够使用这个术法,这个墓室,果真是公主墓不假,以前他下到其他墓,也没法使用这个术。

    所以,一会儿你好好跟着我,别走丢了,其他的人,我能救就救。不是自己的人都得死,可他们死完了谁还帮他搬运财宝?现在还是得救他们。

    哦。颜清泽看到了不能理解的力量,占时选择了乖乖听话,跟在了方无庸的身后亦步亦趋,就像害怕被抛弃似得。

    而这个时候,童心兰已经找上了四个落单的盗墓贼,什么都不说,直接用锋利的指甲,送他们直达地狱了。

    还会放分身?果然不容小觑。童心兰扔掉手上的尸体,并掏出刚才从墓中拿出来的那些人给尉迟岚准备的手帕擦干净手指甲上的血液。

    都是用过道术的人,童心兰知道这个术的缺点在哪里。

    离开尸体前,童心兰捡走了尸体携带的水壶。

    杀戮在墓室里静悄悄的发生着,盗墓贼的尸体越来越多,而其他在墓室小心翼翼前行的人也在拐角的时候遇到了同伴的尸体,他们吓得瑟瑟发抖,有的跪下祈求不知名的的鬼神饶命有的祈求漫天神佛来救他,方无庸带来的人就更冷静一点,他们检查了尸体,看到了被利器割开的喉咙被一爪子捅穿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