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940、吃我一记洛阳铲(十八)

正文 940、吃我一记洛阳铲(十八)

 热门推荐:
    所以,当方无庸和颜清泽赶到下一条通道接应被千足泥虫找到的两个人的时候,他们看到的又是两个被童心兰炮制得和任潮一模一样的废人。

    不过十多秒没有通话而已,他他他们就变成这样了!颜清泽看着被割了舌头挑断四肢经脉和白色骨头都刺破了皮肤漏出来的两人的惨烈模样,吓得嘴巴都有点不利索了。

    两人没有了舌头,只能发出唔吟声求救。

    方无庸蹲在地上,查看了他们的情况,遗憾的说道,除非我们能够立刻到医院,不然救不了。

    还没见到敌人的模样,颜清泽已经打起了退堂鼓,再多钱,没命花也没意思不是么?再说,他也不是完全放弃,要不,我们先离开?下次准备充分了再来?

    恐怕,走不了,那东西竟然还帮他们止血了,就说明那个东西不想立刻杀了我们剩下这几个人,它想玩死我们。方无庸站起身,不再看受伤的两个废物,还对颜清泽说道,你的枪呢?

    你要干嘛?

    帮他们解脱啊,他们这么活着也是痛苦。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方无庸不会费力气去救援。

    哦,给你。颜清泽也不是良善之辈,将另一把还装有普通子弹的手枪递给了方无庸。

    方无庸对露出绝望怨恨眼神的两人说道,别恨我,我是在帮你们。

    砰砰两声枪响,两人的额头被方无庸精准的击中。

    你,玩过枪?颜清泽还以为在国内禁枪的环境下面以及方无庸那样的本事,不会花心思去搞枪呢。

    没有。方无庸将手枪还给了颜清泽,再一次蹲下摸上两具尸体。

    你开玩笑吧,没用过枪还能这么准,第一次用枪再近除非是抵在额头上,不然不可能这么准的。颜清泽一开始以为方无庸是在缅怀死去的人,倒也没太注意方无庸的动作。

    方无庸将手上的火把递给颜清泽之后,又从背包里面掏出一个红色的瓶子,放在其中一具尸体的额头上,也就是被他射出的子弹击中那里,另一只手做了一个抓东西的动作,嘴上还念念有词。

    接着颜清泽便看到一团白色的雾气被灌入了红色玻璃瓶子里面,他惊讶的问道,难道,你在拘魂?

    是的。

    方无庸只抓了一个魂魄,因为法术需要一点时间,而灵魂在这种有主人的古墓中消失得会很快,被墓室主人当作营养吸收掉,所以方无庸便没有再抓另一个人的魂魄。

    将魂魄关在瓶子中,方无庸盯着瞧了几秒,突然说道,电视上看到过别人用枪。

    看?

    好吧,对于能够抓人灵魂的人来说,颜清泽现在突然觉得方无庸会无师自通百发百中也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也许别人有什么集中精力的方法呢。

    咳咳,你抓他干嘛?制作傀儡么?颜清泽以为方无庸是在帮他们制造帮手。

    不,我想问他关于那个东西的一些问题。制作傀儡哪有那么容易,他方无庸只是一个会点法术的摸金校尉后人而已,学的那些术法都是祖上流传下来的小本本上记载的,摸金盗墓的人会记载的术自然是对盗墓有帮助的术呗,他会其他厉害的在地面上能用的术的话,他还用得着当摸金校尉么?他祖宗当年也可以在古代搞个国师当当了。

    他活着的时候,你怎么不问?

    舌头断了怎么问?

    手断了,也能在地上画两下吧?再说了,不是说死前什么样子,死后就是什么样子么?他死前舌头断了,难道死后还能长出舌头来?

    当然可以,不然你以为那些死于灾难残缺不全的尸体为什么要在殡仪馆做修复化妆呢?

    不是为了死者的尊严,为了生者亲人看着不那么恐怖伤心么?

    当然不是,尸身残缺不全,缝合后我们看着实体是残破的,然而他们四分五裂的灵魂是可以拼凑起来的,灵魂真真意义上的魂飞魄散并不是来自物理攻击。

    那,你,你把舌头给他缝上了?我怎么没看到。颜清泽回忆了一下,还真的没有想起来有那样的画面。

    刚才我把他舌头捡起来放在他嘴里了,用术把舌头缝合上了。方无庸指了指地上另一截舌头,旁边还有一个另一个舌头形状的血印呢。

    颜清泽觉得有点恶心,吞了吞口水,道,你,万一放错舌头怎么办?

    对于灵魂来说,不是自己的东西自然会影响下一世,不过它在这个古墓里面也不可能被放出去投胎,所以你不用担心他下辈子怎么办,我们只是问两个问题,不是他自己的舌头,短时间内,没什么影响。方无庸一副不在意的模样的说道。

    颜清泽算是第一次见识了方无庸的冷酷无情,别人的冷酷只是针对生人,而方无庸这样的,惹了他的话,他会让对手死无葬生之地死得都不安生吧。

    哦,那,那我们问问题吧。颜清泽打定了注意,一定不要惹方无庸,一定要和他把关系搞好,这样的人成为敌人就太可怕了,若是成为战友,那他们的共同敌人才是会更加胆战心惊吧。

    稍等。方无庸就像是摇晃着实验室里面装着等待化学反应溶液的试管一样顺时针摇了八圈。

    啵

    红色玻璃瓶的瓶塞被揭开了,一股绿色的烟飘了出来,飘荡在两人面前。

    现行!

    随着方无庸一声令下,那一股涣散的烟渐渐凝出实体,颜清泽都能看出这是跟着方无庸的人的脸。

    那鬼魂看到方无庸,满脸狰狞的挣扎着朝方无庸扑了过去,我忠心耿耿的跟你这么久,你就这么对我!

    方无庸气定神闲的对那新鬼举起手掌,定。

    我有办法杀了你,手办法将你炼制成新鬼,自然就有办法治你,你告诉我废了你的那个东西是什么样子,能力如何。

    面对方无庸的询问,那新鬼并不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