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949、吃我一记洛阳铲(二十七)

正文 949、吃我一记洛阳铲(二十七)

 热门推荐:
    泥人有婴儿手掌大小,童心兰手工不错,因此在极少的时间里,捏出来的泥人竟是活灵活现的,有鼻子有眼有四肢。

    用指甲在泥人额头戳了个洞,就像朱砂痣一般。

    童心兰又拿出刚才去公主的陪葬品里面找出来的六根绣花针,以及从陷阱里面取来的绿糊糊的被酝酿了千年的陈年毒黏液。

    将绣花针放入黏液里面滚了几下,然后,童心兰就把绣花针的针屁股插入了泥巴人的左右两只手掌上,针被没入三分之二,童心兰就不再往里面推了。

    紧接着,童心兰兜着三个泥人,钻入暗道窜去了地宫。

    童心兰也不怕毒针会扎到自己,毕竟尉迟岚自身也携带尸毒,死过的人是不可能被毒药毒死的了,所以她还是跑的蛮快的。

    颜清泽很想问问方无庸,为什么那个粽子还没来,莫不是知道他们设计了陷阱?

    因此,他抓着方无庸的手掌,在上面写出了疑问。

    方无庸安抚的写道,再等等。

    然而方无庸心里也十分焦虑。

    他看了一眼生无可恋的靠在墙上的霍易彬,有点后悔刚才叫颜清泽开了两枪。

    或许开一枪就够了,现在两边一起流血,万一那狡猾的粽子还没来霍易彬就死了怎么办?

    霍易彬心态挺好的,也并不像方无庸想得那么绝望得生无可恋,他虽说觉得自己死了也活该,但是也希望粽子的到来能够救他一命,所以霍易彬没有做戏的挣扎喊叫什么的,节约体力。

    童心兰到了地宫前,从暗道里面爬了下来,在三个通往地宫的甬道口分别放下了泥人。

    避开了童心兰也搞不清楚用处的羽毛挡住了入口的甬道口。

    然后,童心兰再一次躲到了头上的暗道里,掐诀控制着站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泥人动了起来。

    泥人扭了扭腰,蹒跚着走出了第一步。

    第四步开始,童心兰同时操控三个傀儡泥人就上手了。

    三个泥人进了地宫之后,贴墙潜行。

    方无庸设置陷阱之后,自然不敢继续燃烧火把,不过为了看清楚地宫里面发生了什么,他还是在诱饵霍易彬面前扔了一个荧光棒。

    荧光棒因为用了一些时间了,光芒已经微弱下来,比不上火把的亮度,因此,想要完全看清楚地宫的每一个细节并不容易。

    原本,方无庸觉得,那个粽子应该是成人模样的,即便可视度不高,即便它速度很快,只要它一来,那么大个黑影,他没可能发现不了。

    可是,童心兰就偏不按照一般套路来,谁说粽子就只会无脑肉搏了?她就要玩一把阴的。

    因此,小小的泥人贴着墙角阴影处潜行,导致方无庸以及颜清泽都没及时发现,没有人能够注意到黑暗中那么小的东西。

    因为绕开了方无庸他们设置的所有陷阱,所以泥人的潜行毫无阻拦,它们顺利的绕到了躲在三根柱子阴影中间的方无庸以及颜清泽。

    有柱子挡着,大一点的东西的确也是钻不进来,可是泥人却能从柱子中间比较窄小的空隙钻进去。

    对着颜清泽和方无庸的屁股挥出了手臂。

    然而,方无庸身上却闪现出一道金黄色的光芒,将攻击他的那个泥人击飞了出去。

    这道光芒普通人是看不到的,只有童心兰才能看得到。

    方无庸身上果然还有保命的法宝,那东西救了他一次,虽说方无庸看不到金光,但是那法宝明显用某一种方式提醒了他有危险出现,因此方无庸回过了头,往后一看,却并没看到被击飞得散了架的那一个泥人,透过荧光棒微弱的光芒,他只知道粗略的看到了地上有一辆块泥巴,古墓里面有泥巴并不奇怪。

    方无庸就忽视了,只以为祖上留下的法宝是提醒他危险已经临近,至于这个临近是多么近,他就不得而知了。

    因此,方无庸更加用心的死盯着甬道。

    有法宝救方无庸,却没法宝救颜清泽,他感觉屁股上突然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

    颜清泽反手一摸,却没有摸到什么,难道是蹲久了抽经产生的错觉?

    虽说那么安慰自己,可是古墓珍藏千年的毒药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不过两秒之后,颜清泽就觉得屁股上火辣辣的痛了起来。

    他再反手摸了一下,似乎刚才觉得被扎了一下的那里肿了起来。

    那种又痒又痛又有点火烧的感觉,有点像被乡下的牛蚊子咬了的感觉。

    难道,这个古墓里面有蚊子?

    颜清泽挠了挠屁股,却发现刚才还干爽一片的地方,现在滑腻腻的。

    他心里有点不安,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方无庸感觉到了颜清泽的不对劲,拍上他的手臂,拉过颜清泽的手掌,准备安慰他一下,也叫他冷静,那个粽子就要来了,叫他别出声。

    可是,方无庸写字的食指一触摸到颜清泽的手掌,也感觉到了滑腻腻的一片。

    那种感觉有点像小时候不懂事时期玩过的自己的鼻涕的感觉,难道刚才颜清泽等的无聊就挖鼻子玩鼻涕打发时间?

    方无庸恶心得一把扔掉了颜清泽的手臂。

    通过方无庸的反应,让原本就紧张害怕又痛苦的颜清泽害怕的叫了起来。

    啊~

    颜清泽不仅叫嚷,还剧烈的抽搐了起来。

    你发什么疯?方无庸以为颜清泽等得神经崩溃了,而且颜清泽已经大吵大闹起来,他不说话似乎也没意义了。

    方无庸一开口,颜清泽正好喷了一口绿油油的黏液出来。

    方无庸终于意识到了不对,不敢再躲在柱子形成的夹角里面了,连滚带爬的冲了出来。

    救我,救我,好痛苦啊!颜清泽的嗓子似乎已经受到了腐蚀,所以他的声音就像破铜锣一样粗哑难听。

    方无庸连忙拿出手机准备点燃自己带进来的火把,然而童心兰会让他点燃火把么?

    一股阴风吹了过去,将打火机吹灭了。

    没有光让方无庸视线不好,这让他十分不安,他看到霍易彬面前的荧光棒,潜意识就冲了过去,希望借助这个东西的光,看看颜清泽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