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962、吃我一记洛阳铲(四十)4更

正文 962、吃我一记洛阳铲(四十)4更

 热门推荐:
    古埃及金字塔里面的陪葬品也是弗雷德?莫尔斯的最爱。

    古埃及金字塔来自法老王的诅咒也是世界著名的,弗雷德?莫尔斯可不想像自己的家俱乐部那些老朋友一样遭受被藏品诅咒的厄运。

    所以,弗雷德?莫尔斯和各个宗教里面法力比较高的人都有一点关系,就是为了请他们陪葬品开光,驱除邪物。

    那些人一来,尉迟岚就得躲起来,躲进能够屏蔽他的气息的宝石里面。

    若不是那样,尉迟岚也早就被那些神职人员除掉了,哪里还能积攒够力量将自己的怨气释放出去找到系统接手他的委托任务呢?

    所以,那些有本事驱魔的人到底什么模样什么名字,尉迟岚并不清楚,他不敢多停留一刻去窥探他们,对于有本事的人来说,或许只是远远的看他们一眼,他们就能感觉到亡灵的气息从而找过来。

    已经吃过莽撞的亏的尉迟岚,现在已经不缺耐心了。

    尉迟岚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因此,童心兰想要通过网络查一查弗雷德?莫尔斯在现实生活中,和哪些宗教的哪些有灵力的人士走得近。

    给赃物开光,若是神职人员,童心兰觉得应该送他们去见他们信得那一个宗教的老大接受一下再教育才行。

    如果只是收钱办事的有点灵力就指望着给赃物开光赚钱的人,童心兰觉得应该收回他们的天赋,让他们穷困潦倒终身之类的。

    那些人在弗雷德?莫尔斯的家里也是留下过一些法器的,不过由于那些东西只是被一般人的灵力加持过的法器,而不是真的圣物,所以尉迟岚虽说偶尔冒头有点危险,但是不接近那些法器,也没有什么危险。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尉迟岚也很少去出去乱逛弗雷德?莫尔斯的家,走的都是他知道明确没有危险的地方。

    那个时候的尉迟岚是灵体状态,他能走那些路,而现在的童心兰是有粽子实体存在的,就不能走那些地方,而不走那些地方,就可能遇到法器。

    所以,怎么对付弗雷德?莫尔斯,在外面,在家里?童心兰都得好好查一查资料再决定。

    如果她现在是人类,说不定还方便杀弗雷德?莫尔斯呢,可是作为更厉害一点的粽子,反倒束手束脚的。

    所以,力量真的不代表一切,做任务还是得靠脑子结合力量才更有保障。

    霍易彬不知道,自己的手机流量在快速的消耗着。

    没有流量了,童心兰就直接买流量,霍易彬所剩不多的银行存款也被童心兰用了。

    没办法,童心兰赤条条的来,尉迟岚又是个古人,没有现代的任何东西,只能用霍易彬了。

    以后再给他补上工资就是了。

    童心兰这么翌,继续查看资料和关于弗雷德?莫尔斯以及他的朋友的视频。

    弗雷德?莫尔斯交友广泛,甚至和红衣主教都有往来。

    不过那个红衣主教有没有帮忙给赃物开光,童心兰也不能确定,只是将那个主教纳入了怀疑人名单中。

    泰国养小鬼的法师很多,弗雷德?莫尔斯竟然也和其中一个大师有往来。

    即便是华裔的自称祖上是什么天师后人的道士也和弗雷德?莫尔斯有往来。

    还有修女

    嘛,只能查一查这些人在经济上和弗雷德?莫尔斯有没有往来了,不然还真的不能凭借网络上的东西判断他们有没有见不得人的交易。

    童心兰跟着0561混了那么久的时间,也懂得一点点的骇客技术,不过现在靠着一个手机,这荒郊野外信号还不好,童心兰也没办法深入调查。

    不过大致已经清楚明面上和弗雷德?莫尔斯有来往的有可能有灵力的人有哪些了,童心兰心里也有底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童心兰都是看关于和弗雷德?莫尔斯来往那些人,在网络上被传出来的驱魔镇邪养小鬼的论坛帖子亦或者视频。

    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有本事。

    那个华裔的倒是可以排除了,他七星步都踩错了,懂得口语的童心兰也看出他做法的时候嘴里胡乱念叨的不是经文,而是乱七八糟的胡言乱语,这样的骗子和气功大师王林差不多,偏偏还能骗到那么多有钱人,真是高笑死了。

    弗雷德?莫尔斯身边又不是没有能人,竟然都没看出那个是假道士?

    还是说,那个假道士是明面上的,真的在帮弗雷德?莫尔斯的赃物开光的人是那个假道士身后的人?

    童心兰约查,疑惑越多,也越想念0561

    0561在的话,查这些东西就快多了,小一不再,查资料真的好难。

    如果是古代的话,任务者的关系网也不至于遍布全世界亦或者其他星球,童心兰查起来也不会那么困难。

    霍易彬并没怀疑之前童心兰提醒他不要疲劳驾驶的话,以为是粽子看了视频现学现卖的,看过那部电影好几遍的霍易彬记得,那电影里面的确有那样的台词。

    所以毫无怀疑的霍易彬听话的在自己犯困的时候,停下车在路旁空地上窝在车里睡觉。

    这种偏僻的破路,基本也不会有人来,免得上了县道在休息就比较麻烦了。

    休息够了,霍易彬吃了车里准备的面包,又开始前进。

    按照童心兰的吩咐,在到达旅馆之前,他都没有打搅她。

    下午四点的时候,霍易彬把车开到了来时住过的旅馆。

    这种路边旅馆也是饭馆,都是照顾不愿意走高速去绕道节约钱的卡车司机的。

    停车场也就是旅馆外面宽敞的水泥坝子,因为被大卡车压得太多,都开裂了。

    老板看到霍易彬,这可是熟客,热络的迎了上来,大兄弟,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你朋友他们呢?

    霍易彬早就想好了应对的台词,抽出一根烟颇老道的递了上去,他们啊,觉得山里好玩,还想再玩几天,就欺负我小,叫我先把打得山猪山鸡运回去,市里酒店还催着要呢,老板你可别说出去啊,这个季节,打山猪也不犯法嘛。

    年轻人,多跑跑腿也不错。山里好玩?大山里长大的老板可不那么觉得,不过,老板也理解,那些人恐怕是还想在山里多打一些野味弄回去卖钱吧,看破不说破的老板,接过烟,将霍易彬迎了进去。

    听了两人对话的童心兰知道霍易彬果然带她来了之前他们住过的旅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