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971、忠君之臣不易做(二)

正文 971、忠君之臣不易做(二)

 热门推荐:
    童心兰心中有事,就怕一会儿在这委托人家人面前露馅,所以一路上也没心情观赏府里的亭台楼阁。

    走了差不多十来分钟,小胡子将童心兰带到了内宅处一座比较萧条的院落,之所以说萧条,也是因为位于内宅的这处院子甚至比外宅还少些姹紫嫣红。

    走进了一看,原来这处院落是祠堂所在地。

    武氏祠堂!

    怪不得如此清静。

    小胡子拉开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二少爷,请。”

    说完,他便背着手站在门外。

    父母和老祖宗都在祠堂等着委托人说话,看来要说的事情不一般吧?

    童心兰吐了一口气,埋头走了进去。

    屋内点着不太明亮的两根白蜡烛,三人……

    不。

    是四个人,在里面等着童心兰。

    童心兰看了那一个坐在椅子上的娇小人影,因为灯光实在不好,只是从衣服上,看出是一个年轻的姑娘,她也埋着头,单核童心兰的埋头比起来,她更像是将头埋在了胸口。

    童心兰看不清她的脸,却能感觉到委托者有一股辛酸的要哭的冲动。

    而另外三个长者,也就是小胡子说的老爷、夫人和老太太吧,却站着。

    在祠堂重地,的确不适合坐在椅子上,都是跪在地上,亦或者罚跪的时候跪累了,悄悄跪坐在地。

    那么,那个坐在椅子上的姑娘,难道是腿部有问题,所以才会坐着么?

    不管是因为什么,童心兰首当其冲的,还是先跪下拜了三个大礼见过了祖先,才站起身对三个长辈见礼。

    童心兰刚弯下腰,老太太就说话了,语气还算和蔼的说道,“楠儿,今日,无需对我们行礼。”

    旁边的女人说道,“你继续跪先祖就是了,今日的事情,我们得和先祖说清楚了,当年你娘不做那样的事情,现在我们也不会那么为难。”

    这话的意思,当年委托者的娘做错事了,什么事?

    难道又是狗血的为了争宠,就欺骗家人说自己生的女孩儿是男孩儿么?

    其他人没吭声,童心兰知道必定还是得跪下听训了。

    童心兰跪下之后,中年男人说道,“事情的缘由,你们姐妹都是清楚的,我这人一生都坦坦荡荡,所以我不屑暗着来,现在摆开了说,虽说残忍,但是,楠儿、湘儿,忠君之臣不易做,我不能欺瞒陛下啊,这事着实怨不得爹。”

    坐在椅子上的应该就是湘儿了。

    听到父亲这么说,湘儿依旧头也没抬,若不是童心兰能够听到她微弱的呼吸声,童心兰都快以为她是个假人了。

    所以,童心兰也不吭声。

    两人没说话,大家似乎也意料到了。

    下面的话似乎不适合男人本人说,因此是由扮演好人的那一个老太太说,“当年,你娘为了留住你爹的心,在生下你们双胞胎姐妹之后,便把身体强壮的你说是男孩儿,骗我们说,生了一对龙凤胎。”

    “当年我还在天龙寺陪太后吃斋,也没空回来,你爹他,哎,男人始终也不细心,也没发现这事情,不知道你娘怎么打点宫里来的公公的,竟然就这么将你的嫡长子的身份报了上去。”

    童心兰从老太太的三言两语里,听出了点意思。

    既然委托人是“嫡长子”,那她的娘亲就是原配夫人咯!

    说男人不细心……

    这话说得也太含蓄、包庇男人了。

    不就是这男人的心不在委托者娘亲的身上,所以即便她生了儿子,这当爹的也没来看一眼或者问一句话呗。

    男人说不出来的事情由老太太说完后,像是说相声似得,中年男人又接上了话口。

    “这些年,你很长进,功课、功夫样样出彩,在宫里做皇子们的伴读这些年,你的表现也很好,皇子们很看重你,四皇子说将来要带着你一起去边疆打战,太子也希望将你培养成他的人在朝廷里当他那一派的文官。”

    “这些,都足以说明你的优秀。”

    “你,的确做得很好,没有哪个女孩儿能够做到你这样,即便是京中其他男孩子,也很少能有做得像你这样好的,不少人都成了纨绔子弟。”

    先是说委托者母亲犯了错,现在又夸委托者,这套路太熟悉了,童心兰心里毫无波动,不过委托者恐怕会因为自责而接受所有的要求吧。

    接下来,应该就是说正事了。

    “前日,发现你是女孩儿,我们都快吓死了,姐姐糊涂啊,她这样做,我们武家将会面临多大的灾祸啊。”这话又是现在的太太说的了。

    童心兰想着说话这个太太是续弦还是小妾转正的?

    “太迟了,发现得太迟了,我们什么都做不了了,但是不能一错再错下去了,你大了,上门为你说亲的都把我们武府的门槛踏破了。”

    “而且,四皇子在陛下面前又闹腾的紧,想要去边疆,还求着陛下同意他带上你,这,你一个女孩儿,到了军营中,露馅了怎么办?那时候,我们武家就真的完了。”太太又是悲痛又是害怕的捂着胸口。

    瞒报继承人性别欺骗皇帝,事态的确很严重,他们害怕也正常,委托者的母亲这么做肯定是错的,委托者心里肯定也不好受,不过就看这家人会提出什么解决办法来弥补错误吧,不知道会不会太过分。

    童心兰扮作“我有罪”“我愧疚”“我害了你们没脸见人”那样的表情,也埋下了头。

    湘儿不会刚才也被他们说了什么,所以才这么埋着头吧?

    “楠儿,你恢复女儿身吧,这是你父亲的意思,也是我们的意思,你毕竟是女孩子,总得嫁人,一直扮作男孩子,会耽误了的。”老太太说得也挺像慈祥的老人关爱孙女婚姻,但童心兰听着有点阴谋的味道。

    恢复女儿身。

    这事儿简单啊,不过男孩儿的楠儿自然得消失了,家里也不可能凭空多出一个女儿啊,他们是让委托者楠儿隐姓埋名离开家还是要做什么?

    不过,童心兰觉得,如果仅仅只是这样,委托者应该不会觉怨恨得找上系统啊?

    “听凭父亲安排。”童心兰终于还是说了一句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