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985、忠君之臣不易做(十六)

正文 985、忠君之臣不易做(十六)

 热门推荐:
    童心兰自然不会什么也没安排。

    坐一宿的马,武凌湘这样的身体肯定受不住。

    离开皇宫,去找其他世子的时候,童心兰就拜托和自己交好的陈世子让他那个有伯乐之称的家仆为她去京外军中马场挑选两匹好马,并买个外观一般、内部还不错的车厢一起给他送到京外九里汤怀驿站。

    对于童心兰的请求,陈世子只觉得他又在故布疑阵了,出门一趟搞得像是捉迷藏一般,似乎是为了甩掉什么麻烦。

    但是陈世子也没多问什么,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安排下人立刻就去办了,那马场他父王管着,要两匹马也不会如何。

    这也是童心兰为什么现在才动手敲晕人,而不是更早一点,因为在往前面一点,就是岔路了,童心兰不想多走冤枉路,也不想太早动手,害得武凌湘多受那么一会儿骑马的罪。

    驿站都是官家的办的,能够住进去的都是官家人,里面的人也是为朝廷办事。

    驿站的工作人员也面对过奇奇怪怪的人,为朝廷办事的好多人、有的喜欢显摆排场大、有的则是藏头遮脸。

    京中的人太多,驿站的工作人员不看人,只看身份文牒办事。

    不该问的事情,他们也不会问,只要文牒对的上,他们就做了。

    所以,对于军中马场送来的马车,驿站的工作人员看到又一个遮着脸的家伙拿出对牌和身份文牒的时候,啥也没问,就让童心兰将马车牵走了。

    坐在驿站门前凳子上也被裹得严严实实看不到脸的武凌湘,看到楠儿真的牵出来一辆马车的时候,都惊呆了。

    待得再次坐进了马车里面,离开驿站有点距离了,武凌湘才问道,“楠儿,驿站的马车被你带走,会被留下踪迹吧?”

    “你说的那是一般的官家办事手段,我走的陈世子那边军中的路子,而且,我们已经有了新的身份了,他早就已经在军中没有话语权,他若是来查,有得他受的,越权的事情,他不敢做的,即便他委托关系查过来,也找不到我们,我们的新身份可不止一个,还多亏了太子殿下帮忙。”

    上一世,武凌楠和太子当了那么多年夫妻,武凌楠还为他生儿育女,虽说武凌楠不恨皇帝,但是童心兰使唤现在还没那么多心眼的太子也是一点愧疚也没有,太子也不亏,得到了急需的属于他自己的店铺和庄子。

    “楠儿的兄弟朋友各个都好厉害、够义气,他一个都不敢惹,可惜楠儿不想嫁给他们其中任何的一个呢。”对于还天真浪漫、有着古代女性思维的湘儿来说,她真的觉得和楠儿称兄道弟的那些皇亲贵族二代是很可靠的人,嫁给他们中的一个,父亲也不敢欺负他们的吧。

    “哎,没办法,我想过娶他们的姐妹,比如静蕾公主、芷璇郡主、娉婷县主,实在没想过嫁给他们,你说我嫁过去,看着我心爱的女人叫我嫂子,恐怕我还得作为嫂子送她们出嫁呢,到时候我得以什么心情面对她们呢?”童心兰为情所困的说话模样,逗得武凌湘乐不可支,离别的悲伤也被冲淡了许多。

    从小,楠儿都像真的哥哥那样,作怪逗她笑呢。

    湘儿说了会儿话还是睡了过去。

    毕竟刚才也是被童心兰强行叫醒让她等在外面的,湘儿能强打精神坚持到现在也不容易。

    现在马车里面毯子、枕头什么都有,虽说条件还是差了些,却比骑马舒服很多。

    夜里,童心兰一个人赶着马车,速度不快不慢,朝江南那边驶去。

    而被童心兰敲晕了扔在路边的人终于还是被冷风吹醒了。

    先醒过来的是赶马车的车夫,他看着就剩了个车架、马儿痊放走了马车,欲哭无泪。

    “老妈子,快醒醒,小姐被二少爷带走了。”车夫着急之下,忘记扔掉手里的马鞭,直接一鞭子朝老嬷嬷脸上抽了上去。

    “哎哟,二少爷别打我!”老妈子在地上滚了一圈,梦中的画面就是那可怕的二少爷为了带走小姐,要打她。

    “二少爷已经走了,小姐也不见了,这么怎么办啊?我们回去怎么交差啊?”

    老嬷嬷看着光秃秃的车架,吓得都忘记追究刚才那一鞭子,连脚踹醒了还躺在地上的丫环,“臭丫头,大难临头了,还睡觉,我们快点想办法去追二少爷啊。”

    车夫夜里赶马车的时间很多,经验还算丰富,看了看天色,依据月亮和星星的位置来判断了一下,说道,“二少爷至少已经离开一个时辰了,还是骑马离开的,我们往哪里去追啊,前面好几个离京的分叉口,谁知道他走的哪一个?”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之前只想着出府到了庄子上自己就是最大那一个,可现在小姐跑了,老爷和夫人一定会追究她没有看紧小姐的罪,老嬷嬷一时心慌,竟也没有了主意。

    “我们赶快回京告诉老爷,让老爷派人去追少爷和小姐,若是能够早点把小姐和少爷追回来,夫人恐怕不会太过责怪我们。”丫环还算知道亡羊补牢的典故。

    “也只能这么做了,二少爷真是害苦了我啊,我们快回京。”

    这么大半夜的,没有马车、没有马匹,连灯笼都被童心兰给烧了,一行三人只能连走带跑的往京城跑。

    离京坐马车都走了许久,到了天亮时分,才走了一半的路程,想要搭便车,身上的钱也找不到了,若是只有一个人,好心人愿意和他凑合一下还能走,可是三个人,谁愿意带呢?

    到了大中午,三人可算是走到了京门口。

    三人狼狈的模样差点被守门的士兵当成了乞丐阻拦在京门口,费了一番口舌可算是回到了府里,禀告到了王氏那里。

    老嬷嬷领着丫环和车夫跪在偏厅,见到王氏进了屋,老嬷嬷哭泣着膝盖跪行到王氏面前哀嚎道,“夫人,不好了,不好了。”

    王氏昨晚和武文锋因为将来的美好畅想,好不容激情四射了一回,一大早也没看到武凌楠出门,还想着下午去宽慰宽慰这个新鲜出炉的女儿,拉拢了感情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