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991、忠君之臣不易做(二十二)

正文 991、忠君之臣不易做(二十二)

 热门推荐:
    邢成志下一次来找童心兰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看来他为了取得家人的信任,让家人将皇后娘娘的情况交到他手里还是颇费了一番功夫,不知道皇后娘家人是死马当活马医还是真的相信这小子的嘴皮子?

    他们还真的把皇后的用药情况以及病历都抄写了一份给童心兰。

    当然,这也是因为童心兰有武凌楠的记忆,不然也没那么容易猜到是皇后娘娘的病例。

    童心兰拿到了皇后的病历,大概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如果真的如自己猜测的那般,这么狗血的事情让自己在任务之外遇到了,还真的有点不好办呢。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猜错了。

    童心兰看出来了,皇后不孕不育应该不是自身的问题。

    因为这些药,看起来也都是治疗不孕不育的、也能够调养好身体,这些药是真的没有问题,没有人能够在皇后娘娘的药里面做手脚。

    不过,不能在皇后的药里面下毒,却也治不好皇后娘娘的“不孕不育症”。

    童心兰注意到,配药的人都很小心的将几味药分开了,因为那些药合在一起恐怕会治好皇后的病。

    当然,这只是猜测,如果这些药里面没有毛病,那是能够给皇后下药的就只能是皇帝了。

    有武凌楠的记忆,童心兰自然知道太子娶太子妃是政治需要,两人没什么感情。

    当然也不能说太子因为喜欢武凌楠就不喜欢后来当上皇后的太子妃了,只是因为武凌楠的侧妃让皇帝觉得比较熟悉、后期培养出来了感情罢了,不然这个太子其实对哪个女人都差不多。

    太子宠爱武凌楠多一点也是因为武凌楠的娘家身份比较低,而太子妃的身份,在太子当上皇帝之前是是很有用的,在太子当上皇帝之后,皇帝就忌惮皇后家族做大了。

    也不能说皇帝这么做就错了,其实从上一世的结果来看,皇后没有生孩子让她死了心,她很少参与宫廷斗争,其他宫妃也不会把她当作劲敌,最后虽说武凌雅母凭子贵的当上了太后,但是在皇帝死前,皇后就因为无子被废,虽说不再是皇后,却也在宫里当了个太妃,结局反而是不错的。

    有时候,是福是祸,还真的不一定。

    这种情况在一些狗血影视剧里面出现过,童心兰也以为以后自己可能会接到这样的委托人,可没想到,这一次是任务之外遇到了。

    要不要帮皇后呢?

    帮她怀上孩子,是帮她还是害了她呢?

    帮了她,对自己的任务会有不利的影响么?皇帝会因此追究自己责任么?

    童心兰想了一宿,第二日找到了邢成志。

    “宋大夫,怎么样?”被童心兰邀约出来,邢成志充满了期待,他本事不大,若是想永远混得好,就必须仰仗皇后娘娘屹立不倒才行。

    “昨晚通宵研究了一下那位夫人的病历,从病历上来看,夫人用的药都是极其讲究的,夫人的身体情况也很健康。”

    “你是说看不出问题咯?”大夫这么说,就是说皇后是自己不能生了?邢成志慌得吼了起来?

    “小将军不要着急,其实只看病历很难看出问题,如果有机会面诊的话,我倒是更有把握一点。”童心兰说的也是实话,再来,也因为童心兰已经决定帮皇后了,如果现在直接给邢成志方子,皇后生了孩子,皇后这家人不一定会记得他,但是皇帝追查到了他还是会怪罪的吧。

    这和任务有关联,童心兰就不能够做一个无名英雄了,如果真的要卖皇后一个人情,那就当面卖她人情。

    这样,不仅能够和四王爷搭上线,还能和皇后搭上线。

    “当面面诊?这恐怕不妥。”宋大夫又不是御医,根本没有入宫的资格,一个白身入宫?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带他进去,恐怕下一秒就成了皇后的把柄,带皇后出宫?也不容易啊。

    “有何不妥?”童心兰装作不懂的问道。

    “这,我这朋友的家人现在将他夫人看得极紧,想要抓她把柄,而且他们也不再相信有大夫能够治好她了,男人进不去他们家的。”邢成志都不知道,这样说,差不多都快泄漏皇后身份了。

    “哦,这样啊,如果只是我的身份问题,邢将军就不必担心了。”

    “啊?难不成你还有官身?”

    “那倒不是。”

    “那是什么?别告诉我,你是女的。”

    “我有一个同门师姐,她在妇科千金一道上比我更有研究,如果能够将她请出山的话,那不就能够去帮那位夫人看病了么?”到时候就是易个容的问题罢了,而且就算皇帝怪罪,也是怪那个师姐,怪不到他头上,即便皇帝迁怒他莫须有的同门,四王爷他们应该会保宋鑫的命。

    反正,童心兰不会轻易放弃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宋鑫身份。

    “女医?这挺好的,那就麻烦宋大夫给你师姐写个信,让她到京城好么?我朋友会派人来接她的。”虽说不看好女人,但宋大夫都夸赞的女医,应该还是有保证的。

    为了给自己弄一个师姐师弟不能同时出现的借口,童心兰为难的说道,“虽说我很想帮你,但是,写信没用的,因为我师姐不能出山,她得留在山里照顾师父,我们两个,轮流出山游历,这不,今年轮到我出山,我在外面,她就不能出来了。”

    “照顾师父?那你把地址给我,我让人去照顾你师父,这样你师姐就有空了。”

    “如果外人能够帮忙的话,我和师姐早就请人来照顾师父了,你看我的医术这么精湛,都是因为师父他老人家刻苦钻研出来的,他学神农尝百草,中过许多毒。他还在自己身上扎针,导致晕厥亦或者抽搐。年轻的时候,他自己还能给自己压制一下,老了之后,他就没法自己扎针配药了,必须得让了解他病情的我或者师姐照顾,不然,师父恐怕就……,哎。”

    “那,我派人去把你师姐和师父都一起请出来,那你师姐就不用离开师父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