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998、忠君之臣不易做(二十九)

正文 998、忠君之臣不易做(二十九)

 热门推荐:
    至于那些庶子庶女,庶女早就出嫁了,不会被武家牵连砍头。

    那些庶子,童心兰这些年除了行医之外,也有扮作其他人和武家那些庶子来往过,那些庶子不知道武家的计划,在武文锋发现他们不值得培养之后就放弃了,所以那些人就是一般的纨绔子弟罢了,考虑到武凌楠没有明确的要报复他们的要求,童心兰便使了一些计谋,让他们和王氏的矛盾日益加深,最后闹得分了家。

    所以庶子庶女倒也没有被武家人牵连砍头,而且在武文锋眼里,没有用的庶子也没有存在感,即便也在大牢里面,他恐怕也不会救。

    武家唯一的希望都死掉了,武文锋和王氏心如死灰的被送上了流放的路,因为武文锋腿脚不便,朝廷还是给他安排了一个槛车,就是古装片上面看到的那种押送犯人的栅栏车子,犯人的头颅被架在中间,让他虽说不用遭受长途跋涉之苦,也不会多好受。

    王氏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她戴着小一点的枷锁,跟在武文锋乘坐的槛车后面一步步走出天牢。

    曾经,武府还是显耀一时,是京中许多权贵人家都攀附的对象,武文锋和王氏也很享受走在大街上的时候行人们对他们的羡慕目光。

    而现在,街上的老百姓都朝他们扔烂鸡蛋和菜叶子,因为他们竟然想谋朝篡位,谁都知道这种事情一个弄不好,好端端的国家就毁掉了,这种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陷全国老百姓于不顾的家族,自然是人人喊打。

    武文锋和王氏觉得短短的长安大道竟好像走了一年那么漫长,待到终于走出京城之后,终于没有认识他们的人了,两口子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也打定主意,以后不再回京,这个地方充满了不美好的回忆,到比京城差一点的地方,有楠儿的关系在,隐姓埋名重新开始生活也是不错的。

    没想到,最后救他出天牢的竟然是楠儿……

    武文锋有点后悔以前对她不闻不问了,但是也更恨她当初的逃跑。

    若是当初武凌楠不逃跑、乖乖的当太子侧妃的话,依靠她和太子的感情、以及她对太子的了解,她一定能够为武家更快的争取到该得的利益并且做得滴水不漏吧,毕竟楠儿还是比雅儿沉稳得多。

    如果楠儿当初不跑,现在武家的后代已经当上皇位继承人了吧,怎么可能被抄家呢?

    武文锋想着一会儿见到武凌楠的时候,该是骂她还是该哄她,不管如何,皇帝现在都能被楠儿说服赦免他的死罪,已经表明皇帝对楠儿还是有兄弟情的吧,宋大夫说了,表面上皇帝判了他流放,但是到了半路上,楠儿就回来接他,至于官方就会说他们两口子病死在路上就行了。

    武文锋期待着自由的时刻快点到来,被畜生一般的所在槛车里面,让他颜面全失。

    武文锋再难受也比王氏舒服一些,王氏从小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嫁人之后虽说要出门应酬,也大多是坐轿子,这么娇贵的身子被卫兵们押着赶路,让她苦不堪言。

    保养得娇嫩白皙的脚丫子都磨破了、水泡碎开之后,鞋子都变得黏黏糊糊的了,不知道是脓水还是血水,让王氏总想将鞋子踢掉。

    王氏觉得这腿都不是她的腿了,如果活下来要受这样的罪,她还宁愿早点砍头算了,那只是一刀子的事情而已。

    两人都期待着早日见到武凌楠,这样就能轻松了。

    直到第七日,王氏觉得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双腿的时候,一个头戴斗笠遮住了脸的女人终于出现了。

    押送两口子的士兵看到童心兰出示了令牌和皇帝的手谕之后,什么也没问,将钥匙给了童心兰就离开了。

    看到士兵离开,王氏一点形象也不要的躺倒在地上休息了起来,看着已经在帮武文锋打开槛车的蒙面女人,身形上挺熟悉的,觉得一定是武凌楠,“楠儿,是你么?你可终于来了,快来帮娘解开枷锁吧,真的好重啊,我脖子都被磨破皮了。”

    “楠儿,见到爹爹怎么也不打招呼啊,难道,你还在怪爹当年要你当女人的事情?爹也是为你好啊。”武文锋从槛车上爬了下来,探头探脑的想要透过斗笠上的黑色帷幔看清楚救他的女人的脸。

    童心兰确定那些士兵没有留在附近偷看、已经离开,这才掀开了帷幔。

    “抱歉,我不是你女儿。”

    “你,你是谁?楠儿呢?是楠儿叫你来接我的么?她怎么不亲自来接我们?”见到是陌生的女人,武文锋觉得有点尴尬。

    童心兰走到王氏身边,将她身上的枷锁也解开了,对两人说道,“楠儿和湘儿已经死了,怎么可能来接你们呢?”

    “什么?宋大夫不是说,楠儿还活着么?如果楠儿死了,那,又是谁救我们出来的?”

    “救你们出来?太好笑了,你们犯了死罪,怎么可能免于一死?你以为陛下真的能够饶了你们?陛下只是答应给你们换一种死法罢了。”

    说完话,童心兰就把两个已经没有力气的人点了穴道,绑好了了装在麻袋里面,让马儿分别驮着他们往山上走。

    爬了一刻钟的山,总算是到了悬崖边上,童心兰将两人提溜出来,分别再用一根长绳子拴紧了之前绑着他们的绳索。

    然后把他们放在悬崖边上,这才解开了两人的穴道。

    两人悠悠转醒,正想问童心兰为什么这么做,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躺在悬崖边上。

    两人想要往里面滚,但是被捆绑起来的他们就像是乌龟王八一样翻不了身。

    武文锋看了一眼眼前飘荡着白云的悬崖,就觉得大脑一片晕眩,他根本不敢去想下面得有多高,摔下去恐怕会粉身碎骨吧。

    “这是什么地方,你为什么要把我们弄到这里来?这是陛下的意思?”

    “姑娘,你和我们有什么仇么?为什么要这么吓唬我们,我们原本就是要死的人,你们为什么多此一举的救我们出来又要弄到悬崖边上来?难不成,是想摔死我们?”王氏到底年轻很多,所以考虑到的问题还是比武文锋想的多一点。

    “夫人真聪明,我就是想摔死你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