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004、宁采臣是我姐夫(五)

正文 1004、宁采臣是我姐夫(五)

 热门推荐:
    宁采臣的长相自然没有哥哥那么帅气,但是还算俊俏干净,姐姐丁香蓉的长相也是偏柔美的,两人在一起十分登对,再加上两人从小就认识,感情其实还是挺深的。

    聊斋原著里面就写到了,宁采臣最初把聂小倩带回家只是把她当做妹妹,没有想过纳她为妾,当然,男人的意志也不能去考验,老婆重病在床不能满足他的需求,身边又有一个善解人意的美丽女鬼,宁采臣虽说最后还是被聂小倩打动,但是在正妻去世之前,宁采臣是没有和聂小倩行苟且之事的。

    对于聊斋故事里面,那些动不动就和第一次见面的女鬼啪啪啪的书生来说,比如画壁的男主,宁采臣在古代还算清流了。

    如果能够治好姐姐丁香蓉的病,又能让聂小倩没法进宁家大门的话,依照宁采臣的君子作风,以及他们两人的感情,即便以后宁采臣和其他古代男人一样还是纳妾了,对于原本也是古人的姐姐来说,恐怕也不是难以接受的事情,毕竟她不是现代人。

    当然,童心兰会帮丁香兰盯着这个姐夫,不让其他莺莺燕燕有可乘之机的,宁采臣的性子,女色对他的诱惑还真的不大。

    记得聊斋聂小倩开篇,宁采臣就自我标榜了一番,“生平无二色。”

    意思就是“我才不寻花问柳,一生正正派派,始终如一”亦或者理解为“我终生不找第二个女人”。

    这句话,他不是对妻子做的承诺,而是其他书生带他出去寻花问柳的时候,他的拒绝之词。

    对于风流的古代人来说,上青楼这样的事情,男人在男人面前是没必要装的,所以,宁采臣这句话还是有可信度。

    所以,童心兰相信自己替丁香兰保卫姐姐婚姻的事情,解决了聂小倩,应该就不会太难了,因为宁采臣比较有自制力。

    童心兰心思婉转之间,对丁香蓉和宁采臣说道,“姐姐、姐夫,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呢?”

    “你这孩子!”脸色有点憔悴的丁香蓉娇羞的戳了戳童心兰的脸颊,岔开了话题道,“能说什么呢,我这不是叮嘱采臣在路上注意安全么?”

    “姐夫这么大个人了,又不是第一次出门,还有那么多话儿说?”童心兰故意逗着丁香蓉道。

    而宁采臣一开始就在一旁安静的听两姐妹说笑,听到这里,他才插话帮丁香蓉解围道,“可不是有那么多话叮嘱么?蓉儿叫我到了省城参加完岁试之后,记得给妹妹带你爱吃的莲蓉糕和板栗糕回来,如果我忘记了,蓉儿恐怕会三天不搭理我了,你说这样的话该是不该说呢?”

    “该,该说,姐夫你可说好了哦,一定要到省城给我带莲蓉糕和板栗糕回来,不然,我叫姐姐罚你跪搓衣板!”古代男人为尊,还是还是有剽悍的女人让弱势又不争气还在外面乱来的男人跪搓衣板,所以童心兰这么说也不算错,而且两人都把她当作孩子,自然也当她是在开玩笑。

    “我可舍不得……”丁香蓉胳膊肘往外拐的说了一句,不过看到妹妹幽怨的眼神,又对宁采臣说道,“听到啦,不是我叫你跪搓衣板的,做不到,就自己向妹妹赔罪。”

    “自然、自然,妹妹放心,蓉儿吩咐的东西,我都会带回来的,不然别说过不了妹妹和蓉儿这一关,我娘都不会放过我的。”宁采臣讨饶的向两姐妹摆了摆手。

    “时日也不早了,采臣,所有的东西我都装在你的书柜里面了,路上不要太苦了自己,该吃的别舍不得,如果你在累坏了身子,婆婆就更忙了。”丁香蓉透过窗棂看了一眼,依依不舍的催促道。

    一时间,原本欢快的气氛就充满了离别的愁绪。

    宁采臣苦涩一笑,上前目不转睛的看着丁香蓉,似乎是想将她的模样记在心里。

    “蓉儿,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得好好照顾自己,帮娘干活也别太累了,等我通过了岁试就是秀才了,也有资格参加科试了,到时候我也能领取朝廷每年发的四两银子了,还能免除家里很多的税赋,到时候我也有资格去私塾当先生了,家里的生活会越来越好,所以你,再苦也就这两年,以后我们就能享福了。”

    “采臣,你别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都是我身子不争气……”

    “你别这么说,科举原本就是我追求的道路,即便不是为了你,我也得去参加考试的。”

    童心兰见两人气氛不对,识趣的从屋子里退了出来,不留在里面当电灯泡吃狗粮。

    待得两人再次出来的时候,宁采臣已经背起了用粗布、油纸、木架做成的防雨防晒书架。

    丁香蓉的眼睛也红红的,一看就知道刚才还是忍不住哭了,眼泪么……

    童心兰看了一眼宁采臣胸前湿润的一片,心中已经会意。

    这两人的感情是真的好,只是可惜造化弄人。

    不过,她的到来不就是为了保护这一份美好的感情么?

    “姐姐,我们快出去吧,娘也给姐夫带来了好多吃的,还有肉干哦,姐夫在路上有口福了,我在家里想替你试一口,我娘还把我打了一顿呢,真是不知道谁才是她的孩子。”童心兰就像吃醋的孩子憋着嘴,其实是想让宁采臣知道他们丁家人待他犹如亲生孩子。

    虽然宁采臣是个记得恩情的人,但是有时候关心了对方,还是让对方知道的好,有时候矛盾和隔阂就是沟通不畅造成的。

    “那我分一点给你吃。”宁采臣倒也不贪嘴。

    “不要,我娘会撕了我的,这样吧,就当我拿肉干和你换糕点了,省城的糕点肯定比镇里飘香楼的糕点还香。”

    “我记得了,妹妹不用反复提醒我的。”

    被童心兰这么一打岔,离别的愁绪似乎也缓解了一点,至少姐姐丁香蓉的脸上又出现了笑容,看到蓉儿笑了,宁采臣的眼里也多了一丝光彩。

    到了堂屋里面,两个娘亲又是叮嘱了一番,牛氏也把自己做得肉干放在了宁采臣的书柜里面。

    毕氏憋着眼泪,将宁采臣送出来门,送孩子去参加考试,可不能流泪呢,那可是不吉利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