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008、宁采臣是我姐夫(九)

正文 1008、宁采臣是我姐夫(九)

 热门推荐:
    ???59?&?}3:?nF,_4?H?n&?.U?_?42??kN??H@????3???爷家中仆人办事还是挺快的,童心兰写下单子没有有一盏茶的时间,他家下人分批就去集市上买回来了童心兰需要的朱砂、黄符、冥币、公鸡等等东西。\r

    抓那恶鬼的事情还得等到晚上,现在白天乘着那恶鬼无法出现,童心兰正好能把鬼胎打掉。\r

    打鬼胎的方法和正常途径的人流是不一样的,那东西并没有婴儿那般的实体,只是有男鬼的鬼精和这可怜女子的精血罢了。\r

    所以这崔老爷之前给女儿下药,并没办法将那鬼胎打下来。\r

    童心兰划破手指,将包含有灵力的自己的血液融入了朱砂中,用毛笔在黄符上写下了驱灵符文。\r

    这些做法和其他道士也没有什么区别,崔老爷在一旁擦着汗水,崔夫人则是拦着他,单独陪着童心兰进了那女孩儿的屋子。\r

    “夫人,将你女儿的上衣撩起来,露出肚子。”童心兰之所以会答应崔夫人陪着进来,也是因为她需要人打下手。\r

    崔夫人有点为难的看了一眼道士打扮的童心兰。\r

    虽说这个女孩子已经被男鬼糟蹋了,但是崔夫人还是不希望自己女儿还被其他男人看,即便是男童。\r

    童心兰理解这些母亲心疼闺女的想法,解释道,“我是道姑。”\r

    “啊!哦。”崔夫人又喜又有点担忧,因为在她看来,还是男道士更厉害一点,不过她还是听指挥的上前按照童心兰的要求,上前将躲在床后的女儿拉了出来,耐心的哄她躺上床。\r

    “我不要,不要。”那女孩儿看到床就一脸惊恐的推开了崔夫人,哭得好不伤心。\r

    “闺女啊,娘马上就能治好你了,你听话好么?”\r

    “夫人,不必上床坐在凳子上也可以,你叫她配合我撩起上衣就好了。”\r

    听到童心兰这么说,那憔悴不安的少女才配合了崔夫人的规劝,坐到了凳子上,并将上衣撩起。\r

    那少女的肚子看起来真的已经有六个月那么大了,即便不用幽冥鬼眼,只是寻常人,也能看到她的肚皮不是正常的肤色,而是紫黑色的一团,还有蚯蚓一般到处蠕动的青筋。\r

    少女不敢看自己的肚子,捂着眼睛,无声哭泣,那崔夫人想来也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了,不然也会吓到的,现在的她只是心疼得不得了,搂着女儿,温柔的拍着她的背部。\r

    “夫人、小姐姐,不必担忧,按照我说的做,马上就能还你们正常生活了。”童心兰蕴含着灵力的嗓音听上去正气凌然,吹走了崔夫人和少女心中的烦闷。\r

    “真的么?真的能够让我闺女恢复以前的样子么?自从这个东西来了,我女儿就和夜间的鬼怪差不多了,害怕见到阳光,脸色越发可怕,那恶鬼到底为什么要害我的孩子啊。”崔夫人实在是想不明白。\r

    “人有百样人,鬼有百样鬼,恶鬼做恶事,哪里有原因呢,讲道理的鬼就不会做恶事了。”晚上倒是能够审一审那恶鬼,不过童心兰害怕这家人承受不了那恶鬼说出来的真相。\r

    童心兰不想耽误时间和这崔夫人谈心,她的时间太紧巴巴,必须速战速决。\r

    “夫人,我们得快点,在午时之前将鬼婴取出来,正午的阳气最旺盛。”\r

    崔夫人也知道时间紧迫,不再浪费时间悲情,让少女直接将衣服脱掉了。\r

    这也太配合了……\r

    “小姐姐,你若害怕就抓紧你母亲的手,现在,你闭上眼,别害怕,你母亲和我都在这里了,一会儿或许有点疼,不过千万别睁开眼睛,当我叫你睁开眼睛的时候,你再睁开眼,那时候,一切就都结束了,乖,听话。”童心兰的话就像是催眠一般。\r

    那少女看了母亲一眼,抓紧了母亲的手,就闭上了眼睛。\r

    童心兰上前,用沾满了朱砂的毛笔在少女抓着母亲的双手上画了两根类似绳索红线,还打了一个死结。\r

    再在少女的两只眼睛眼缝处画了两条红线,看着有点像红色的眼线。\r

    之后,童心兰再在少女耳朵耳坠那里画了两个符号。\r

    这是为了封住少女的听觉和视觉,免得她吓到了。\r

    回过身,童心兰从桌上那起酒壶,倒了一碗酒,抽出之前画好的符纸在空中挥舞了两下,符纸就燃烧了起来。\r

    符纸快要燃尽的时候,童心兰将它丢入了碗里,碗里的酒面上立刻就燃起了淡蓝色的火焰。\r

    将燃烧着的酒碗放在一旁不管,童心兰又在少女的肚皮上画了一只简笔涂鸦的小鸡仔,最后又用串满了铜币的朱砂线将少女的肚子缠绕了八圈。\r

    做完了这些,少女的肚子就开始剧烈的蠕动了,那肚子就像是正在充气的气球,忽大忽小。\r

    不仅如此,少女肚皮表面上突然冒起了一个类似手掌的东西在肚皮上游走,并不断的敲打着肚皮,似乎是想透过肚子那层皮将外面的红绳挣断一样。\r

    少女立刻疼得发出了难耐的呻/吟声。\r

    “小道长,这,我女儿她很疼啊,之前她想锤死肚子里面的东西,那手掌也是不断捶打她的肚子,疼得她连拿锤子的力气都没有,闺女叫我们敲,那手掌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我们敲在哪里,它就能拦在哪里,女儿的肚皮被我们砸红肿了,锤子也敲不到肚子里面的那鬼东西,后来我们就不敢动女儿的肚子了,小道长,怎么办啊?我闺女太疼了。”\r

    崔夫人这小半个月经历的事情看来也很丰富,见到这些虽说担忧害怕却也没有崩溃得什么都不敢做。\r

    “夫人,帮我掰开你女儿的嘴,这一碗灵水灌下去,她就不会疼了。”其实之前画的那些东西,也能止疼,不然这少女早就受不了那鬼胎的兴风作浪疼死过去了。\r

    而且,这鬼胎已经感觉到童心兰的厉害了。\r

    以前它乱动是为了阻止这家人人流它,而现在它挣扎乱动,则是想破洞而出。\r

    如果童心兰之前没有在少女的肚皮上画符和绑朱砂线的话,它恐怕已经冒着早早出世发育不良的危险撕开少女的肚子跳出来了。\r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