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014、宁采臣是我姐夫(十五)4更

正文 1014、宁采臣是我姐夫(十五)4更

 热门推荐:
    不过不怕,童心兰向来不是只有一个计划的人,随机应变能力也是0561当初挑上她的原因。

    到了今晚,那聂小倩一定会找上宁采臣,到时候就能知道聂小倩的选择了。

    现在大白天的,童心兰也没办法干涉什么。

    又到了日落时分,燕赤霞回来了,童心兰为两人介绍了一番,三人都是有见识有文化的人,自然能够谈到一块儿去。

    为了避免宁采臣叫自己说自己一路的见闻,童心兰说自己的见闻也不过是普通的家长里短,怂恿燕赤霞这个剑客说他的见闻。

    果然,宁采臣对剑客的见闻更加感兴趣,就不再问童心兰了。

    燕赤霞说了下他见过的不平事,引得宁采臣连连称奇。

    从燕赤霞的言谈中,童心兰猜测燕赤霞出生书香门第,因为他谈吐朴实、也有文化,一般人家庭不会出钱让孩子读书的,商户人家的孩子也不是这样的气质。

    不然燕赤霞也不会穿书生的衣服,借宿兰若寺了。

    燕赤霞自称剑客,那他的家族除了注重孩子的文化教育,也重视功夫的传承,亦或者他有了什么奇遇走上了剑修的道路。

    从燕赤霞浑身的气势、灵力来看,他是练剑多年,不过身上没什么修为,却又知道一些普通人不知道的东西,却也不全面。

    童心兰觉得这个燕赤霞可能是有什么奇遇,得到了剑仙的法宝和传承,从此开始修炼。

    不过又因为传承有缺陷不完整、且没人亲自指导,亦或者他能够请教的人只能是他自己圈子里能够找到的普通江湖剑客,所以他的修为进展很慢,燕赤霞应该是想打算走以武入道走上剑修的道路去追寻那剑仙的步伐。

    童心兰觉得,这个猜测能很好的解释为什么燕赤霞住在兰若寺,又身怀能够驱魔降鬼的仙剑,却一直没有主动去抓鬼了,因为他就是个半吊子,所以在鬼惹上门,他也没去抓。

    三人谈到半夜,也各自回房。

    童心兰侧耳倾听,燕赤霞白日应该是找了一处地方练剑去了,所以夜里挺累,躺下床就睡着了。

    而宁采臣第一夜夜宿荒庙,心里有些不踏实还没那么容易睡得着,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宁采臣才安静了下来,应该要进入梦乡了。

    就在此刻,童心兰听到从宁采臣屋里传来了木门被打开的“嘎吱”声音。

    然后听到了宁采臣质问聂小倩进他屋子想干什么。

    聂小倩和原著一样,先是用美人计,不过宁采臣拒绝了她,用昨日童心兰借用过的话骂了聂小倩一顿将她赶走了。

    聂小倩惊疑怎的这两日遇到的书生都不好/色,连骂她的用词都差不多,但是她也没多想。

    只觉得正直的书生恐怕都是将孔老夫子的话牢牢记在心里的圣贤,说的话差不多也不奇怪。

    临出门的时候,聂小倩还是想起了自己的任务,也如同原著一般折返了回来,将金锭放在了宁采臣的被子上。

    之后,童心兰就听到了宁采臣将金锭扔出门外、气急败坏的骂声,“不义之财,脏了我的口袋!”

    发展和原著一模一样!

    这两人的初次见面真的没有电影电视剧那么唯美、浪漫、美人救书生的画面。

    紧接着,童心兰还听到聂小倩走远之后嘟囔了一句,“奇了怪了,接连几日住进了一个不能招惹的剑客和两个铁石心肠的汉子。”

    “不过,近日马上就是岁试了,路过的书生会越来越多,我就不信其他书生也是这般。”

    到底见的世面多,这两个只是列外罢了,又不是每一个男人都经得住美/色钱财的双重诱/惑,以前死在她计谋下的男人太多了,这两个男人对聂小倩还造不成什么打击,她对完成任务还是挺有信心的。

    不过,想起这两个正直不受她计谋诱骗的书生,聂小倩心下还是有了对比。

    两个书生都很正直、看上去都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但是第一日见面的童生还是给聂小倩留下的印象更深刻一点。

    是人都知道,第一次遇到的才新鲜,第二次遇到的感觉总是差一点,还总能让人想起第一个。

    再说了,童心兰变作男性书生童心的时候,样貌可是比着以前好几个世界里面见过的最帅气的书生变化的,女人对男/色的审美其实也差不多,身材、面貌,样样童心兰都按照女性的最高要求变作了。

    不过,聂小倩也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控的鬼物罢了,不可能嫁人的,心中一叹,她便化作一阵青烟遁走了。

    第二日烈日当头的时候,童心兰突然对宁采臣说道,“宁生,昨夜我似乎听到你在骂人?”

    宁采臣一阵尴尬,昨夜被那女子接连用美/色、金钱诱惑,他只觉得备受侮辱,心下愤怒忘了隔壁的室友。

    猜到宁采臣不愿意主动说什么,毕竟不管他做没做,仅仅是被勾/引,对于他来说都挺有辱斯文,说出去,他也害怕污了那姑娘以及他自己的名声。

    童心兰抢在他开口之前说道,“实不相瞒,宁生的叫骂我听到了,你说不义之财什么的,我还听到砖头还是什么落地的声音,那声音我有点太熟悉了,前日夜里,有个姿容秀丽的姑娘拿着一枚金锭进了我屋子,问我是不是我掉落的,不义之财,我怎么会收呢?那不是有辱孔圣人的教导么?”

    童心兰这么做算不得给人上眼药,只不过是揭露聂小倩做过的事情罢了,不是黑聂小倩,这的确是她做过的事情。

    “难道,昨日她也来你屋里找你,问是不是掉落的金锭了?”

    原本听到童心兰说听到他的话了,宁采臣脸色有些僵硬,不过听到后面的话,宁采臣就惊讶了,“你是说,她也找过你?只是还金锭而已?”

    童心兰有点尴尬的笑了笑,“自然不是,她还说觉得小生我俊朗不凡、又不贪钱财,想和我,和我……”

    “和你欢/好。”宁采臣甚是生气的补充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