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016、宁采臣是我姐夫(十七)5更

正文 1016、宁采臣是我姐夫(十七)5更

 热门推荐:
    童心兰又给宁采臣和董书生互相介绍了一番,到了下午,大家就各自回房看书了。

    毕竟离开温馨安逸的家借宿兰若,又不是为了交朋友聊天的,这些书生还是挺用功的,或许说是十年寒窗下来养成的读书习惯吧。

    童心兰也回到屋子,拿出之前买来做门面的书看了起来,其实也不算做样子,而是童心兰对于每一个世界的文化都有学习了解的习惯。

    又到了太阳下山的时候,燕赤霞练完剑又回来了。

    以武入道是很难的,燕赤霞每天都很刻苦的练剑,童心兰觉得,这可能是他没时间去管闲事、去抓鬼的又一个原因了。

    抓鬼的话,算是道士的工作。

    那些修仙的倒不一定抓鬼,毕竟还有鬼修、妖修,正邪并不分明,只要利益没有牵扯,这些修仙的也懒得动手。

    但是,现在以燕赤霞这样的进度和心境觉悟,想以剑入道,还有点距离。

    童心兰看在心里,并不说破,毕竟他现在伪装的童生可不懂修真的事情,只是一个普通的书生罢了。

    现在寺庙中包括兰溪来的书生的仆人,总计就有5个人了,比以前热闹了好多。

    大家凑在一起吃了晚饭,聊了一会儿,就回屋了。

    整个过程,因为有外人在,以及童心兰的故意耽误,宁采臣一直也没找到机会单独和燕赤霞聊晚上的计划。

    待得所有人都回了自己房间,宁采臣拿着书准备去找童心兰商量对策。

    童心兰不会让他开口的,白日的时候将聂小倩做的事情说出来,也是乘着烈日当头鬼怪不敢出来的时候说的,现在大半夜,谁知道那些鬼会不会顺风耳听到他们谈论聂小倩啊。

    虽说还没揭破聂小倩是鬼的事情,但是也会影响那些鬼的行事手段。

    赶在宁采臣出门前,童心兰首先敲响了宁采臣的房门。

    “宁生,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咦,你拿着书也准备出门?”童心兰明知故问道。

    “好巧,我也有一个问题想请教童生,进来说话。”

    童心兰进了屋子之后,像是谍战片里面的地下工作者一般,沾了茶水在桌面上写道,“别说骗子的事情,小心隔墙有耳。”

    宁采臣点了点头,有样学样的沾了水在旁边写道,“怎么告诉燕生?”

    童心兰写道,“不必,到时我们大声唤他,他会来帮忙的。”

    虽说也才相识两日,宁采臣还是挺相信燕赤霞为人侠胆仁心、不会见死不救,他点了点头,放弃了去找燕赤霞商量的打算。

    “我们先谈论诗书,一会儿偷偷去东厢房。”

    “好。”

    因此两人开始讨论书中的东西。

    聂小倩这个时候也出来了,她此刻已经知道庙里来了新的书生。

    她路过童心兰屋子的时候,发现童心兰不在,找了过去发现童心兰和宁采臣在讨论学术问题。

    聂小倩以前只是堪堪看过一点书,还学得不全,有些不大听得懂两人在讨论什么,不过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怪不得这两个人都那么正直,原来都那么拼的读书啊,真的是把书读到心里了,这么晚不睡觉还在讨论问题。

    虽然这两人讨论问题还没睡觉,也不影响聂小倩继续她的工作。

    毕竟那董书生住在东厢房,离这边有点距离,只要那书生不是这两个的性子大声骂她的话,不怕这里面讨论得如痴如醉的两人发现什么。

    而且聂小倩也不相信现在的书生都改吃素了。

    童心兰感觉到了属于聂小倩的阴气朝东厢房而去,知道自己得快点行动了。

    因此故意说道,“哎,学海无涯,我们一时半刻也讨论不出什么结论,明日继续讨论吧,我又怕现在的思路断了,干脆,我们熄了灯,躺在床上继续讨论吧。”

    “和童生讨论经史,小生受益匪浅,也着实不想打断现在思路,就这么办吧。”宁采臣拱了手,看着童心兰,不知道她打算怎么做。

    窗棂上透出的影子都放下书,童心兰吹了灯。

    之后,童心兰做了一个嘘声让宁采臣别说话,拉着拉宁采臣袖子,示意他跟着她走。

    就在童心兰拉上宁采臣的时候,在他身后贴上了一张之前画好的隐身符,她自己的身上,也贴上了隐身符。

    这样两人出门的话,不管鬼怪还是人类,都看不到他们、也感觉不到他们的气息。

    两人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门并关上,走出了屋子朝东厢房走去。

    离得并不远,不到两分钟两人就走到了董书生门外,透过纸张破损的窗棂,果然,看到聂小倩已经进了董书生的屋子,在他面前开始说话了。

    宁采臣有点冲动,想要进去提醒这个“冤大头”书生。

    童心兰扯了他一下,阻止了他的冲动。

    为了避开可能出现的“仙人跳团伙”,童心兰又带着宁采臣走到了屋子侧面,将耳朵贴上了侧墙的窗棂。

    童心兰的听力自然不需要这么故意的动作,这么做,只是想提醒宁采臣凑近点罢了,贴近了窗子也能看得更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

    因为自觉是来救人的,宁采臣不觉得自己在做坏事,不然他决计不会听人墙根,为了及时的救人,他有样学样的凑近了窗子,将里面聂小倩勾引董书生的媚态看得明明白白,把聂小倩用哄骗他差不多的用词说给了董书生也听了个清清楚楚。

    童心兰观察着宁采臣的表情,知道他已经对聂小倩产生厌恶情绪了。

    上一世的宁采臣虽说听到聂小倩在今日之后的第二日找上他、坦白了她是个被胁迫做坏事的女鬼,还坦白了她以前为了完成姥姥的任务,不得不诱骗这些男人行欢好之事,但是那时候,聂小倩的借口可是为了提醒宁采臣免得他被姥姥伤害,这就淡化了宁采臣对她之前的事情产生厌恶之感,反而觉得她冒着生命危险救他是大义。

    再说了,耳朵听到的,和自己亲眼看到的,给人造成的心灵冲击程度肯定不一样。

    所以,童心兰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一半了。

    聂小倩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被窥探了,还在继续她的任务。

    虽说聂小倩被姥姥威胁做杀人的事情也是不得已,也是可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