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017、宁采臣是我姐夫(十八)

正文 1017、宁采臣是我姐夫(十八)

 热门推荐:
    即便不是每一个人亦或者鬼都能在恶势力面前宁死不屈,但是聂小倩到底也没反抗,而且帮姥姥杀人了,还杀了很多,手段也不光彩且下/流。

    所以,童心兰觉得电视电影把她洗白得太厉害,不能因为聂小倩没有杀宁采臣就觉得她善良,为什么遇到其他书生、行人的时候她没善良一下呢?

    大抵还是聂小倩觉得宁采臣正直,她帮了他然后提出要求的话,宁采臣只要承诺救她,最后去施行的可能性更大。

    这当然不能算真善良,而是经过左右权衡之后觉得能够做的一种交易罢了,因为她也是能够享受益处的。

    童心兰以前看原著的时候,就考虑过聂小倩为什么不是在勾/引宁采臣失败的第二天找他坦白并寻求帮助,而是在第二日第三日又杀了两个人之后,才找宁采臣,那已经能够说明她不是真善良了,如果被宁采臣感化的话,为什么后面还要杀两个人,而不是在之前坦白?

    虽说童心兰想弄明白,但是也不知道自己的干涉会不会影响聂小倩的想法。

    此刻,被聂小倩迷得七荤八素的董书生已经搂着聂小倩倒在了厢房简陋的床上。

    聂小倩露出银铃般的浅笑,似是乐在其中。

    董书生扒了聂小倩的衣服,就亲吻了上去,聂小倩配合的和董书生翻/云覆/雨。

    看到这里,宁采臣已经不敢继续看了,他的眼神露出疑惑,童心兰知道他肯定在想“这仙人跳的骗子牺牲也太大了,竟然来真的!”

    不管是不是骗子,这种男/欢女/爱的画面,都是非礼勿视的。

    童心兰指了指前门,意思是一会儿那女骗子的团伙肯定会来捉/奸敲诈的,叫宁采臣再等等。

    听着屋里的动静,宁采臣脸色不好的点了点头,蹲在墙角下,着急的等待骗子的团伙朝这边来。

    而屋中的战局没有多久就停止了,那男子舒爽之后躺在床上回味刚才的美好,聂小倩从董书生身上慢慢往下抚摸,董书生只以为女子在和他玩情/趣,便随了她去。

    聂小倩爬到董书生脚边,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个锥子。

    童心兰知道,聂小倩一会儿就会像书上写的那般用锥子刺男子的脚板心,待得男子昏迷之后,就取男子的血送去给姥姥饮用。

    这个害人的关键画面,得让宁采臣亲眼看到才是。

    所以,童心兰连忙拍了拍宁采臣的肩膀,一脸惊恐的指着窗子里面。

    宁采臣原本不打算看里面的污秽画面,但是见童心兰这般作态,以为里面已经出事了,遂转身直起腰朝窗棂里面瞧去。

    聂小倩熟练的用锥子在董书生脚板心扎了一下,原本还被聂小倩伺候得嗯嗯啊啊的男子突然就没了声音,看上去是昏迷过去了。

    被童心兰忽悠的宁采臣以为这些骗子终于要动手了,双眼不错的在聂小倩和房门之间游离,就等着仙人跳团伙出现。

    然而接下来的画面,让他二十年来的世界观都碎裂了。

    只见刚才还美丽非常的女子突然就变作了可怕的夜叉,面若芙蓉的脸蛋变作了青面獠牙,白皙娇嫩的手指变作了细长尖锐的鬼爪。

    那夜叉伏在董书生身上,一股鲜红的液体从董书生心脏处飞了出来,原是那夜叉开始摄取董书生的血液。

    原本是打算来抓仙人跳骗子的,没想到却撞了鬼!宁采臣一时间吓得没有了反应,回过味的时候,若不是童心兰扯着他捂着他的嘴,宁采臣差点就尖叫着瘫软在地了。

    吓得浑身发抖的宁采臣这才知道,原来世界上还真的有鬼!

    那鬼就在里面害人。

    而且,那鬼曾经还想害他!

    童心兰反省了一下,直接带宁采臣看这么可怕的鬼害人画面,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

    可是她也不知道摄取鲜血,会变成夜叉的模样啊!

    是啊,害过人的鬼都会变成夜叉的,那是她们洗不掉的罪孽,是地府判刑的一个标准,地狱图上面那些受刑罚的、没有人形的鬼怪都是夜叉模样,好鬼自然不会下地狱受罚。

    童心兰才明白过来,她自己还是被电影上唯美的吸食人血画面给诱导了……

    不过,童心兰相信,这种后怕的感觉,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这种虎口脱险的战栗感,绝对不会被已经被宁采臣当作蛇蝎的聂小倩哄两句就觉得她是好鬼的。

    之后一定要好好开导一下宁采臣才行,免得吓出毛病了,那姐姐的幸福就没了。

    童心兰右手扶着宁采臣的时候,左手从袖中掏出一枚铜钱反手对着窗棂就是一个弹射。

    正在摄取人血的聂小倩被带着灵气的铜钱砸中,以为是住在附近的燕生来了,吓得不敢继续逗留摄取鲜血,一溜烟就从窗棂缝隙中逃走了。

    这时候,童心兰坏心眼的又把宁采臣扶来对着窗棂,让他看到了聂小倩逃跑的画面。

    聂小倩逃了就不可能回来窥探,附近那些鬼也没在,童心兰这才开口小声对宁采臣说道,“那东西怎么跑了?”

    宁采臣只是摇了摇头,话都说出来。

    “不知道董书生怎么样了,看上去,似乎还在呼吸,但是现在进去查看的话,我有点害怕,我们去找燕生一起来看看吧。”童心兰说过只是让董书生受点教训,那就不会让他真的被害死,所以在他被摄取了一些血的时候就出手了,失去少量血和元气,他最多大病一场,反正死不了。

    好/色就得受点教训,看这个董书生以后还敢不敢在外面采野花,童心兰觉得自己也算是为董书生的妻子做了点好事了。

    宁采臣此刻已经没了主意,这也不能说宁采臣胆子小什么的,任谁看到鬼害人还不得吓尿啊,这是正常人的反应。

    听童心兰这么说,宁采臣也觉得人多力量大,而且燕赤霞是剑客,他觉得在他身边更有安全感。

    在宁采臣点头之后,童心兰在没有撤销隐身符的情况下,扶着瘫软的朝燕赤霞住的厢房而去。

    敲门的时候,童心兰才撤销了隐身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