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018、宁采臣是我姐夫(十九)

正文 1018、宁采臣是我姐夫(十九)

 热门推荐:
    燕赤霞虽说睡得沉,但是很机警,听到敲门声就醒了。

    打开门,看着宁生和童生一副脸色苍白、受惊过度的模样,让他们进了屋,又让童心兰将宁采臣放在了床上坐好了,这才问道,“你们怎么了?”

    宁采臣哆嗦着说道,“鬼,有鬼,这里有鬼,董生……”

    童心兰这才将自己和宁采臣之前被聂小倩引诱、到后来两人以为那是仙人跳准备去戳破骗局结果遇到鬼害人的事情给简单的说了一遍。

    从原著上就知道,在宁采臣被聂小倩提醒找燕赤霞同住的话能够免于一死,而宁采臣去找燕赤霞,燕赤霞一开始并不乐意帮忙,不过原著里面没有说宁采臣是为了躲避鬼才找他合住,燕赤霞有可能是因为不想和一个才认识四五天的人同睡一屋也能理解,而且最后还是在宁采臣自顾自搬来被盖之后妥协了。

    所以,燕赤霞这个人虽说不是古道热肠,但是磨一磨还是会帮忙。

    因为有了燕赤霞可能不答应的心理准备,所以燕赤霞一开始不愿意去查看,童心兰并不担心。

    她软磨硬泡了一阵,燕赤霞才答应和他们两人一起去董生所住的东厢房查看。

    临走之前,燕赤霞想了想,还是当着两人的面打开了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被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东西,童心兰知道那是原著里面的法器仙剑。

    燕赤霞对两人坦白道,“原本我是不愿意去的,但是到底人命一条,既然我们交情已深,不能再隐瞒,我不是个普通的剑客,我曾遇仙人,那仙人是剑仙,见我有缘,便赠我宝剑,我学他以武入道,可是我资质愚钝总是不能参透,现在修为尚浅,只能说比一般的剑客多点悟性罢了。”

    “我住在这兰若,只是觉得这里阴气比别处重一点,倒也没多想,原来这里还真的有鬼怪,恐怕他们看出我身上有剑气环绕不敢接近我,那我们现在过去,还是带上宝剑吧,到底还是能安全一点。”

    此刻,宁采臣也缓过劲儿了,听到燕赤霞这么说,只觉得自己这两天的见闻太玄幻了,不仅遇到了鬼,还遇到了剑仙,虽说是一个才开始修炼的剑修,在宁采臣这样的普通人看来,也是厉害非凡了。

    宁采臣朝燕赤霞手中解开层层裹布的东西看去,里面的东西白光晶莹,有二寸来长,宽如一韭菜叶,的确是一把莹莹闪光的小剑,燕赤霞放在手掌中,感觉还没他手掌四分之一长。

    这仙剑和现代的牙签长短差不多的样子,都是6.6cm左右长。

    不知道能不能变大,若是能够变大的话,那这个东西还真的是仙剑了。

    聊斋聂小倩的故事里面看着宁采臣娶得娇美填房和纳得妾室,三个儿子也都当上了官,看上去是人生赢家的样子,然而那原本就是他的命运,没有聂小倩他照样能够享受这些。

    其实这个路人燕赤霞才是被上天眷顾的主角命吧,这么好的机缘都被他遇到了,不是谁都能得到剑修的传承的,也怪不得他不愿将仙剑示人,这么好的东西肯定害怕被居心叵测的人看上抢走啊。

    童心兰看了一眼,对燕赤霞说道,“这就更好了,我们快去看看董生吧。”

    三人这又往东厢房而去,打开房门,只见董书生还昏迷着,胸口还有些许起伏。

    宁采臣松了一口气,道,“幸好董生还活着,不然我得多愧疚。”

    宁采臣觉得刚才吓得落荒而逃没有挺身进来大声呵斥有点丢脸,如果因为他没有进来,那鬼害死了董生,他一辈子都会不安。

    “那不怪你,刚才我也吓坏了,而且即便我们两进来也不一定能够救下董生啊,我们不过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如果我们都能打得过鬼的话,还要道士仙人来干嘛?”童心兰宽慰着宁采臣,也一脚踩在了刚才扔聂小倩的铜钱上,这东西还是别让燕赤霞发现的好。

    “那,我们如何唤醒董生啊?”宁采臣焦急的问道。

    燕赤霞没有管两人的自我安慰,上前检查了一下童心兰刚才给他描述的被鬼用锥子扎了的脚板心,见那里有一个小洞,血还在细细的往外流。

    脚板心的血,妖物自然不会吸食,聂小倩是摄取的心脏处更有活力的鲜血。

    燕赤霞也知道这一点,这个洞只是鬼物用来迷晕人以及疑惑其他人的。

    “还在流血,我们先帮董生止血吧。”宁采臣出门在外,家人也给他备了金疮药,说着他就从怀里掏出药,准备给董生脚板心擦。

    燕赤霞将宁采臣的动作拦了下来,对不解的宁采臣解释道,“他和女鬼欢好,伤了元气,又被摄取了鲜血,但是可能你们不小心惊动了女鬼,那女鬼没能继续摄取心血,所以董书生暂无性命之忧,我放仙剑在他头顶驱散阴气,一会儿他就能醒来了,现在先别上药,不然也是白上。”

    宁采臣听得云里雾里,倒也没有坚持上药,这时候就得听专业人士的。

    燕赤霞将仙剑平置于董书生额头,那小剑感应到了阴气,发出强烈的犹如月光死的白光,忽而一团黑色的雾气从董书生脚板心的小洞那里钻了出来,消散于空气中。

    “好了,现在,你可以给董生上药了。”燕赤霞将自己的小剑捡了起来,放在鼻尖闻了闻,又用帕子擦了擦,珍而重之的用布裹了一下才放入了怀里的包包中。

    宁采臣给董生上了药,又去隔壁房间,将董生的仆人叫醒,让他好生照顾董生。

    之后,三人就在董生的屋子里面守着他,直到天亮太阳出来了,宁采臣才觉得危险离自己远去了。

    仆人知道主人逃过一死,对三人自是感激,为三人做了早饭。

    吃过早饭,董生才悠悠的醒来。

    明明之前还在和又香又软的美人欢好,而一睁眼却对上了四张男人的面孔出现在自己头顶,董生差点以为自己在做断袖什么的噩梦,吓得差点又晕了过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