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042、调教姜子牙(五)

正文 1042、调教姜子牙(五)

 热门推荐:
    磨了一担的干面,童心兰看着天时尚早,对宋异人的子孙说道,“要不,麻烦你磨一担干面吧,反正也不止卖一天吧,这些小麦放着也浪费了,卖不完,放在家里也能吃。”

    这话是童心兰自己说的,上一世马氏没有这么干。

    磨面对于年轻人来说也算不得多大的事情,再说了宋异人都没意义,他家后生敢有什么意见呢

    姜子牙更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了,如果干面好卖,以后还是要继续卖的。

    那后生又帮着磨了一旦面,童心兰为了感谢后生,做了一顿口味鲜美的饭菜犒劳了一番。

    是夜,童心兰和姜子牙依旧是分房睡,童心兰照样没意见,姜子牙是个合格的修道者,童心兰也不想破坏他修行。

    第二天一早,姜子牙挑着那一担面粉心致勃勃的朝朝歌出发去卖货了。

    这干面可是大家都吃的,肯定好卖,看今日回家让马氏无话可说

    可是,姜子牙卖面的情况和卖笊篱差不多,挑着担子到处走,朝歌城的四个大门都被他一一踏过了,但,依旧没有卖出一点点的面粉。

    姜子牙肚子里面唱起了空城计,又觉得担子越来越重,昨日来贩卖的一担笊篱轻巧一点,今日的一担面粉那是真的好重好重,压得挑着担子都没休息过的姜子牙喘不过气了。

    之后,姜子牙挑着担子出了南门,因为肩膀太痛了,姜子牙终于放下了担子,靠在城墙边坐下休息起来,自己左思右想,总觉得生意不顺是因为时运不好,命运不佳,还作了一首诗。

    诗曰:四入昆仑访道玄,岂知缘浅不能全

    红尘黯黯难睁眼;浮世纷纷怎脱肩。

    借得一枝栖止处,金枷玉锁又来缠。

    何时得遂平生志,静坐溪头学老禅。

    跟着姜子牙进城来的童心兰已经将昨天姜子牙没有卖出去的笊篱都卖完跟过来了。

    听到姜子牙的诗,只觉得姜子牙诗做得不错,言简意赅的表明了他上昆仑却被元始天尊告知没有修仙的福分,只能回到红尘之中,找到宋异人投靠,却又被马氏这又是可亲的妻子却也是包袱的人连累锁住。什么时候才能一展抱负让他的志向能够实现呢

    既然接受了婚姻这种甜蜜又是累赘的负担,姜子牙也还是想承担下来,不然他不会答应马氏来做生意,只是他做生意不得法罢了。

    他的心还在修道念禅上面。

    既然不喜欢,当初就不该答应宋异人的要求结婚啊,现在在一边烦恼抱怨,又有什么用

    童心兰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不过还是在一边看着。

    姜子牙休息够了,刚站起身,就听身后一个人叫道,“卖面的站着”

    姜子牙说,“第一笔生意终于来了。”

    卸下担子,那人走到姜子牙面前,姜子牙问道,“你要买多少面”

    那个人也没准备买多少,只说,“买一文钱的。”

    一文钱的面也太少了,可是生意上门也不好不卖,姜子牙用小撮cuo箕将面聚成一堆,准备铲起来。

    不过,姜子牙不是经常挑担子的人,竟然把萝兜的绳子抛在一边,撒在地下,而不是围拢在萝兜里面。

    这个时候,因为纣王无道,东南四百镇诸侯都反了,情况太紧急,武成王每天都在操练人马。

    今日,因为放散营炮响,吓惊了一匹马。

    那马儿脱了缰绳,跑得特别快的朝着姜子牙这边冲来。

    而子牙正弯着腰撮面,一点提防也没有。

    忽然听到后边有人大声叫道:“卖面的,有马来了”

    子牙赶紧侧过身,而这时候,惊马也已经到了。

    萝兜上的绳子铺在地下,马来的太急,绳子缠到了马蹄上,马儿一跑,就带得两萝兜的面拖了五六丈远。

    所有的面粉都泼在地上。

    这时候,一阵狂风吹来,将地面上的面粉都刮走了。

    子牙之前还想着能够挽救一点是一点,所以现在搞得浑身裹了一层面粉,好不狼狈。

    买面的人见变成这样,就离开了。

    面都没了,还呆在朝歌做什么呢

    姜子牙只得回家了。

    一路叹息,回到了庄前。

    加快速度提前回家的童心兰装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依着马氏的做法,看着姜子牙的空萝兜,高兴的说道:“朝歌城的干面这么好卖啊。”

    马氏当时是真的以为姜子牙卖完了,所以很开心。而童心兰还这么说,就是往姜子牙挫败的心上捅刀子了,被人弄撒就老实说呗,承认了也不会怎么样,可是这老姜为了他的自尊心和玻璃心,当时也是像一个幼儿园的小孩子一样将毫无知内情的马氏骂了一顿。

    那,童心兰干嘛照顾他的大男人玻璃心啊

    姜子牙果然还和上一世一样,恼怒的走到童心兰面前,再一次把箩担一丢,骂道:“都是你这贱人多事”

    谁都有失败的时候,反复失败并不可耻,可耻的是自己不承认自己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而是将错误推在别人身上,这也是童心兰能够接受马氏的任务原因之一,马氏这里被骂得太冤了。

    童心兰也如同马氏那般不解的问道:“干面卖完了是好事啊,你为什么要骂我呢”

    姜子牙说道:“一担面挑到朝歌城,哪里卖得完,到下午才卖出一文钱。”

    看来那没有收到的一文钱,姜子牙还算在盈利里面了

    继续如马氏那般说道:“空箩兜回来,肯定卖完了,你只拿了一文钱回来,想必其他都是被赊账了”

    姜子牙气冲冲的说道:“因为被一匹脱缰的马被箩兜绳子绊住了脚,把一担面带泼了一地;天又吹来一阵狂风,把面都吹走了。这还不是你这贱人惹的事”

    看来姜子牙是把自己做生意的无能、以及他自己因为不小心、没经验造成的损失都怪在马氏身上了,此刻他已经觉得马氏是为他带来霉运的扫把星了吧

    难道姜子牙不娶马氏,他做生意就能成功了他就能注意到各种细节,将箩兜的绳子收拢到自己这边而不是撒在外街上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