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045、调教姜子牙(八)

正文 1045、调教姜子牙(八)

 热门推荐:
    姜子牙这个负责人甩开一群不会说话的牛马牲口跑了,这么一堆牛马自然就被看守城门的官差给收缴了,难不成官差不看门了,帮姜子牙管理着牛羊马等他这个“失主”回来领取失物

    撒欢跑的姜子牙哪里敢回去找官差要牛羊马呢

    他心下只觉得毫无办法,便回了家。

    宋异人看到姜子牙慌慌张张的,面如土色,连忙问他道,“贤弟这是怎么了”

    姜子牙长吁短叹一番,道,“多次承蒙仁兄不计得失的帮忙,可是我件件生意都做不成功,导致你亏本。”

    “今天去贩卖猪羊牛,又因为我没有去打点,不知道天子今天要祈雨,所以禁止今天屠杀牲口、喝酒,而我违反了禁令赶着牲畜进城,现在,那些猪、羊、牛、马都被官差没收了。”

    姜子牙此话说得好生无奈,就像都是别人故意找他麻烦,而不是他首先没有遵守规定似得,难不成官差还得提前亲口找到他告诉他禁令不成他之所以不知道禁令,是因为没有打点官差让他们告诉他

    “所有的本钱都赔进去了,子牙觉得十分愧对仁兄,没有脸面见你了。”

    姜子牙着急得连声感叹,“怎么办怎么办”

    宋异人微笑着安慰道,“几两银子被官府没收而已,何必为此生气一会儿煮一壶酒给你散散心中闷气,跟我到后花园去。”

    亏得宋异人真的心胸宽广,也不缺这么点银子,如果是一般常人遇到这样的朋友,能心有不怨的到底没有几个人是宋异人这么不所谓的。

    而就在姜子牙甩下猪马牛羊跑了之后,童心兰向正在驱赶牛羊准备将牲畜们抓回去的官差们走了过去。

    不过童心兰先找上了被宋异人叫来协助姜子牙赶牛羊的后生,这孩子是宋异人的孙子辈,叫做孙辉。

    因为宋异人知道姜子牙的脾气,所以不会叫一个懂行的人来指指点点,免得姜子牙生气,只叫了这孩子来搭把手赶牲畜。

    宋辉年纪还不大,见姜子牙跑了,也六神无主的准备跟着跑,可是毕竟他赶着牛羊,逃跑不方便,也没姜子牙跑得快,就落后了一点点。

    便被一直跟着两人的童心兰拉住了,“后生,别跑”

    “姑奶”宋辉惊讶的看着马氏。

    “我们快走吧,一会儿会被抓的吧。”宋辉人小,还没太多做生意的经验,不然宋异人也不会让他来帮姜子牙,他是以姜子牙的命令来行事的,看到姜子牙跑了,他自然也以为事态严重。

    “怕什么,我们去找那些官差打点一下就好了。”姜子牙看到官差就跑,还说是修仙的胆子也太小了。

    童心兰之所以非要叫上宋辉,那是因为官差看到了宋辉赶羊,如果童心兰自己上去说那些猪牛羊是自己的,官差为什么要信呢所以得找上一个官差面前漏了脸的才行的。

    但是,童心兰做这些是为了证明姜子牙不行,也是为了证明马氏不是扫把星,所以不会在姜子牙面前露面,都是先自己做,不然,若是每一次姜子牙卖不出东西的时候,她都出来帮忙经营,让姜子牙能够渡过难关,恐怕就没有后面姜子牙像上一世那样一次次出错的机会了。

    马氏的希望不是和姜子牙和和美美的经营婚姻生活,而是让姜子牙知道他错了,那这些他必定会犯的错事蠢事,童心兰不会阻止。

    姜子牙和宋辉一跑,那猪牛羊堵了城门口,官差和行人都被影响了自己的事情。

    童心兰带着宋辉走到了正在赶猪牛羊的官差面前,陪着笑脸道,“几位差爷,实在对不起,我家奴仆胆子小,被你们的威仪震慑到了,吓得就跑,这孩子找上我,我来向你们道个歉”

    说着这些,童心兰拉了拉宋辉,道,“快帮差爷们把牲畜赶到边上,免得影响了行人进出城门,我们小民的私事哪里重要,肯定是差爷们的公职更重要啊。”

    “几位差爷,旁边说话吧,在这城门中间说话,影响大家了,一会儿若是有战报信差急着进出,恐怕就不妥了。”童心兰的话一出,让被姜子牙的行为惹怒、以及被牛羊马臭气熏了一会儿导致心情不佳,想要找一下童心兰麻烦的几个守门官差顿时想起这是朝歌的城门门口。

    若是一会儿有大官、报信的路过,说他们看门的事情都做不好的话,恐怕他们的工作也做不长久了。

    人的怒气是再而衰、三而竭的,被童心兰打断了一次,怒火已经消了一些。

    再说,从童心兰的话里,他们也感觉到童心兰是一个明事理的人,也感觉到她是在为她们着想。

    官差倒也没有因为童心兰是一个老妇人就看不起她,也没怀疑她这个女流来经商,因为殷商时期,女子做生意当官的也不少。

    宋辉帮着几个官差将牛羊控制好,邀到了城门边上。

    童心兰又让宋辉将刚才这些牲畜拉的粪便也打扫了一下,这一下,大家进城门就没有影响了。

    这些举动,都让看门的官差心里舒服了很多,毕竟若是童心兰不让手下做,一会儿他们还得打扫粪便,他们即便只是看门的官差,打扫粪便还是让他们觉得不能接受的事情。

    走到了一边,童心兰对隐隐有着领头人架势的官差说道,“刚才我有点事离开了,我家奴仆胆小又不懂事,以为差爷叫他是要抓他,他也不懂法,让各位见笑了。”

    “今日大王和万民都要求雨,不能宰杀牲畜,我们家自然也不会违令宰杀牛羊,之所以买了牛羊马进城,也不是今日就要宰杀,王令也并非禁止牲畜买卖、亦或者禁止牲畜进城啊,哎,奴仆就是奴仆,什么法律都不懂。”

    “不仅闹了笑话,还给各位差爷添麻烦了,这是一点小意思,虽说不多,聊表歉意。”童心兰能够拿出来的钱并不多,就是前两天卖了笊篱和面粉的钱罢了。

    再说还得分给看门的四个官差,看起来就更少了,但是童心兰再次说道,“今日出门去购买牛羊,花光了钱,剩下不多,不过,各位差爷若是不嫌弃,待得大王禁令过了,我请你们上我家酒楼吃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