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077、我的哥哥不是人(十一)

正文 1077、我的哥哥不是人(十一)

 热门推荐:
    “六尾同九尾一样稀少,而且大多也是不会离开狐族的,所以,我想,会不会就是你父亲呢?”童心兰希望引着秦臻去思考,如果她什么都说清楚了,后面却帮不上忙了,秦臻或许会怪她。

    “那,小九知道是谁捉了我父亲么?我父亲现在被关在哪里?”秦臻也知道六尾不是遍地存在的,小九说的很可能就是他的父亲。

    “我听说,貌似是祁阳县里面一个大户人家委托了叶氏一系的捉妖师捉了一只六尾,至于其他的,我就不清楚的,毕竟我也只是偷听,而且在外办事的族人也不敢深入打探捉妖师的事情,不过,想来那捉妖师的家离祁阳县也不远吧。”自己动不了,只能让小狐狸自己出去找寻自己的爹爹了,如果他爹爹死了,童心兰也能更好的布置将来的计划,避免悲剧的加深。

    “祁阳县?我知道了,谢谢小九。”能够得到疑似父亲的消息,秦臻已经很满足了。

    “我得回去了,如果被爹爹发现我的神魂又逃出来玩,恐怕会被锁魂了,好了,我得走了。”

    “等等,下次你什么时候能来?”

    “恩,如果你想见我,你就找个安全的地方睡觉,我如果感觉到了,又能出来的话,就会来找你的,不过,我也不能次次都来。”如果秦臻能够主动每天睡上一时半刻的,也不用童心兰给他催眠了。

    “好的,我记得了。”

    已经将小九当作小伙伴的秦臻自然希望能够天天见到她,但是他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以前爹爹在的时候,爹爹也不会允许他跑到外界玩。

    不是很放心秦臻的童心兰又说道,“小狐狸,如果你要出去找你的爹爹,一定要好好修炼,不过依照你现在的能耐,那捉妖师连你的父亲都能捉住,捉你肯定也会很轻松,我还真不放心呢,这样吧,你准备去找你爹的话,到梦里和我说一声,我可以暂时借住在你妹妹身上,帮你出谋划策。”

    “上我妹妹的身?那,对她身体会不会不太好?”在关键时刻,秦臻也还是没有忘记妹妹的安全。

    “不会的,你看我入你的梦,对你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了么?我可是九尾,我的修为挺高的,我可是要等着飞升当狐仙的九尾哟,我怎么可能会去伤害人呢?我可不想到时候的雷劫将我劈成烤狐狸呢。”童心兰充满自信的仰起头,看着秦臻说道。

    “好的,我准备去找爹爹的话,就来梦里找你。”在秦臻心里,九尾真的是非常厉害的存在了,再加上童心兰教他功法修真,小九说什么他都会信。

    童心兰从秦臻的梦境里面出来,就察觉到秦臻再一次离开床,继续去修炼去了。

    童心兰松了一口气,后面加上的那句话,她就能名正言顺的跟着秦臻出门去找秦玄冰了,到时候即便她说了话、表现出不符合婴儿的思维和表情,秦臻也就不会怀疑了。

    而且,带着叶兰心的话,即便小狐狸在查探的时候不小心被捉妖师捉到了,她这叶凡之女的身份还是能够保秦臻一命的,相信叶凡也会因为她的出现、以及秦臻的一些话开始怀疑当初的事情。

    只要叶凡开始怀疑,去调查,后面的悲剧就不会发生。

    即便秦玄冰死了,秦臻也不能全怪在叶凡一人身上。

    吕诗芸会好好开导秦臻的。

    哎,这一次委托者的年龄太小,事情又太复杂,童心兰觉得自己为了秦臻小狐狸真是操碎了心。

    到了白日,秦臻帮着吕诗芸带妹妹的时候,突然对在晒草药的吕诗芸问道,“娘,你嫁给爹之前,也是住在大县城里面的么?”

    这孩子听了昨晚的一番话,就游乐自己的思考了,现在是在验证吧。

    童心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婴儿模样,傻兮兮的玩着秦臻的尾巴。

    吕诗芸没想到儿子是在试探自己,毫无戒备的回答道,“怎么,臻儿想去县城逛逛么?”

    “臻儿偷听村里小孩儿说大县城里面的人可多了,好友好多好多好玩的、好吃的东西,听着怪诱人的,不过臻儿听娘的话,不会去县城的,但是臻儿想听娘亲说得具体一点,那些村里的孩子说得也不清楚呢,臻儿好生好奇,娘就给臻儿说说以前的县城吧。”吕诗芸和秦玄冰在一起的时候过得蛮幸福的,也不会整天聊以前家族的事情,但是秦臻记得娘亲说过她以前是祁阳县人士。

    昨晚听了小九说是祁阳县的大户人家派人来捉爹爹,秦臻就怀疑会不会是娘亲的家人来捉的,毕竟他偷偷去村里玩,也知道村里人的媳妇也是会带着丈夫回家探望岳父岳母的,但是爹娘似乎从来都没有过。

    他以前没有仔细想过为什么,现在却觉得有点可疑了。

    狐狸的天性里面的狡猾让秦臻没有直接问吕诗芸,而是拐弯抹角。

    怪不得以前叶兰心总觉得哥哥蠢笨不开窍,总是问奇怪的问题,童心兰现在向来,其实还是叶兰心天真了,秦臻没有直接问出来不代表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反而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叶兰心天真了,所以才会错判了秦臻,不过秦臻对妹妹那是好的没话说的,只是关于父母的事情,哥哥也不会时常挂在嘴边以免惹得妹妹伤心。

    吕诗芸只觉得孩子长大了对外界好奇罢了,臻儿都说了他不会出去,只是想听听外面的事情解解馋。

    说说外面的事情就能让孩子满足,吕诗芸心里有些伤感,总觉得自己委屈了孩子。

    孩子这样微小的要求,吕诗芸自然会满足他,便放下了手里的活计,回身坐到秦臻身边抱着两个孩子开始讲县城的事情,“娘的家风甚严,所以也不能经常去县里逛,但是和姐妹们一起,倒也在县里逛过两次,……”

    吕诗芸虽说避免讲到自家的事情,但是秦臻已经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那就是娘的确是祁阳县的人,而且家里也是大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