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143、这是个游戏(二)

正文 1143、这是个游戏(二)

 热门推荐:
    如果要让母亲活下去,不去参加那次游戏就可以了。

    不过吵着要出去玩的也是赵晓兰,如果突然就说不去玩了,会不会引起父亲的怀疑呢?

    亦或者,这次游戏,也并不会因为赵晓兰的不愿意去就不会发生。

    赵晓兰的记忆里面,有一个要杀她和母亲的青年,似乎就不是主动来参加这次游戏的,而是被绑来的。

    所以,一会儿吵着不去玩了,真的能顺利的避开这次游戏么?

    那个游戏,小姑娘是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然而母亲的一些异常行为,让童心兰确定那些人恐怕在她母亲身上安装了东西,能够发布命令。

    不然,为什么最后的时候,母亲突然就自杀了呢,那自然是她知道活下来的就她们两母女了,其他人都死光了才行啊。

    然而当时委托者什么都没听到,那就说明母亲通过什么渠道知道了。

    唯一的解释,那就是母亲身上有能够接受游戏组织方发布任务的通讯工具。

    委托者年龄太小,恐怕一开始没有被算入游戏参与者吧,所以没有给她那些通讯工具?

    那些参加游戏的人也不全是自愿参加的,母亲看起来也不可能是自愿参加的,为什么她们不逃呢?

    是被威胁了,还是因为体内像有些杀人游戏里面那样被种植了微型炸弹,所以没有人敢擅自逃离游戏场地。

    如果0561在身边就好了,立刻就能查出所有的资料,将那些幕后黑手牵出来,将他们的黑料爆出来。

    但是,童心兰两眼一抹黑,连自己的敌人是谁都不知道。

    不管了,还是试一试不去会如何吧。

    小孩子的记忆不可靠,童心兰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间到达那一处景点的,所以,就现在吧。

    童心兰装作做了噩梦的模样,在后面车座位上尖叫起来。

    “毅然,靠边停车,我去后面看看孩子怎么了。”赵晓兰从小都挺乖的,这还是李柔第一次看到孩子歇斯底里的尖叫,呆在副驾驶座位上怎么喊怎么安慰,都叫不醒孩子,这可吓坏了她。

    赵毅然看了一眼孩子,脸色不太好的将车停靠在路边。

    李柔只当丈夫也担心孩子,也没有多想,车刚停好,李柔就到了后排,将孩子抱到怀里,先是摸了摸额头,也没有发烧啊,这才轻轻的拍着孩子的后背哄了起来。

    “晓兰,晓兰,妈妈在身边,别怕啊,妈妈在,能够帮你打败怪兽的,梦里的怪兽一点也不厉害的。”李柔想着这段时间孩子似乎在看什么打怪兽的动画片,恐怕孩子是被这个吓到了。

    童心兰打定了注意,就是装疯卖傻,装得病了,希望能够躲过这次游戏。

    看着孩子还是没有醒来,闭着眼不断在怀里尖叫踢打,李柔担心的不行,红着眼睛对丈夫说道,“毅然,快打电话叫救护车。”

    赵毅然通过后视镜看了两母女一眼,道,“这已经很偏僻了,救护车过来很远,我看地图上前面不远处有个诊所,我们先去诊所看看,如果实在不行,再等救护车吧。”

    “也行。”李柔抱着孩子,心疼的上摸摸下揉揉,希望能够缓解孩子的痛苦。

    赵毅然再次启动了轿车,童心兰却有些信不过他。

    女儿叫的这么可怜,这个男人的反应却这么冷淡,李柔担心着孩子恐怕没有发现,或者以为丈夫不擅长表达关心吧。

    可是童心兰君德,这个男人还是依旧执意的要带她们两母女去参加游戏,前面的诊所真的存在么?

    “妈妈,我想回家。”童心兰张开眼,可怜兮兮的要求道。

    “晓兰,你醒了?刚才你是做噩梦了?”

    “恩,我不想出去玩了,我想回家,我梦见好多怪物想吃掉我们,吓死我了,回家吧妈妈。”

    开车的赵毅然看到孩子醒了,松了一口气,不过口气却不大好的说道,“以前吵着出来玩的是你,以前,你总是怪爸爸不带你出来玩,这次带你出来玩,你又闹,能不能懂事一点?”

    “别这么说孩子,她还小,做噩梦吓到了,她也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啊。”家里一直都是严父慈母教育孩子的,李柔这时候也护着女儿。

    “晓兰,别怕,真的有什么怪物的话,妈妈帮你解决掉,妈妈会功夫的。”

    “可是,可是怪物好多,我怕妈妈打不过。”

    “妈妈好伤心,以前晓兰都说妈妈是最厉害的了,今天却说妈妈打不过怪物,妈妈要哭了哦。”李柔装作伤心的模样,逗着童心兰。

    哎,谁让自己是孩子呢,真的被当作孩子来哄了。

    “我真是担心妈妈嘛,妈妈的确是最厉害的!”李柔中学的时候在武术学校上过课,所以会一些招式,这也是为什么在杀人游戏里面,她带着拖油瓶还能过五关斩六将的杀掉那些想要杀死两母女的人了。

    李柔的心态和功夫,可以说比参加了两三次任务的童心兰还厉害吧,童心兰还是挺佩服这个女人的。

    “看样子,晓兰也好了,我们就不去诊所了吧,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施行吧。”赵毅然看了一眼手表,说道,“如果不去的话,订的酒店一分钱都退不了的,晓兰也会错过亲近大自然的机会哦。”

    李柔听丈夫这么说,也觉得孩子错过这次机会比较可惜,那个景点并不经常开放的,而且订酒店的钱也的确挺贵的。

    “晓兰,听爸爸妈妈的吧,到了那里,你一定会喜欢的,要懂事哦,你看到的只是梦而已。“

    童心兰知道,大人不可能因为孩子做了噩梦就放弃计划,而且童心兰也不可能将游戏的事情说出来,谁知道这个父亲的身上有没有监听的工具呢?

    憋了挺久,童心兰终于将额头和身上都憋得发起了烧,“妈,我头疼。”

    听到孩子头痛,李柔潜意识的再次摸了摸童心兰额头,“怎么这么烫?”

    “毅然,还是把孩子送去诊所看看吧。”

    “好的,对了,你包包里面不是有退烧药么?拿出来先给孩子吃一点吧。”赵毅然的言辞,听起来似乎还是关心孩子的啊?

    “哦,对哦,太紧张,竟然忘记了。”赵柔拍了一下脑门,翻出包包,找出来退烧药。

    开车的赵毅然停下车,也配合的从水壶里面倒了一杯水递了过来。

    童心兰就着李柔的手喝水,刚一接触水,靠着童心兰多年的行医经验,就发现水里被下了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