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163、这是个游戏(二十二)

正文 1163、这是个游戏(二十二)

 热门推荐:
    李柔以前在文武学校练武,老师都教育大家不要利用武术去打架,所以她不懂阴邪招式。

    即便在学校和同学过招,也是光明正大的比武。

    向育博这个男人,每一次都出阴招,让正直的李柔防不胜防。

    李柔再次扑倒在地,她意识到了自己和这等小人实在不易再有怜悯之心,这些人为了活下去早就已经开始杀人,阴招不断,如果她继续妇人之仁,孩子和她肯定会被害死。

    想通这些的李柔学着自家女儿的模样,抱住了向育博另一条腿。

    左手掌握成拳头、食指弯曲勾起形成一个锥状的凸起,往向育博膝盖后面那个腘窝狠狠的敲了下去。

    李柔现在没有时间去瞄准腘窝哪里的穴位,但是腘窝处的神经十分复杂、还有腘动脉和腘静脉,只要力量够大,总能敲击到一处重要的地方。

    向育博的腘窝刚被敲击,他就腿部一软,往前面跪了下来。

    “晓兰,快离开!”

    童心兰不再当向育博的腿部挂件,迅速松开手,跑到了旁边,变身十万个为什么开始烦人的问道,“妈妈,你也快点过来,那个叔叔好可怕的,他为什么要伤害我们啊,他是想杀了我们么?他为什么要杀了我们呢?”

    孩子都知道这个人想杀了自己了,李柔很是为自己的优柔寡断感到内疚。

    看清了现在的形式,李柔也不再心软,她迅速的爬将起来,一脚踢向跪在地上的向育博的脑袋。

    一般人打架那真是乱打,懂得武术的人,都是知道致命穴位的。

    所以,李柔的这一脚和向育博刚才只想靠着力量把人踢受伤的那几脚不一样,眼前已经清明的李柔,这一次就是对着向育博太阳穴踢的。

    向育博哪里躲得过李柔下了狠心的一脚,他只觉得太阳穴被踢了一脚之后,还来不及觉得疼呢,他就已经头晕得想吐了。

    这种被打得想吐的感觉,和一般想吐不一样,平时想吐是肠胃不舒服,而现在想吐,是因为被踢得轻微脑震荡了。

    向育博就像喝醉酒似得,晃晃悠悠的摇了摇脑袋,可是还是觉得耳边一阵轰鸣,晕眩的感觉似乎没有得到多大缓解。

    童心兰刚才也没想到李柔突然爆发,会下手这么狠,但是正因为这一招将向育博打的毫无反击之力了,童心兰看出李柔又没有杀掉向育博的打算了。

    这可不行,这个向育博恐怕是剩下的杀戮这里面比较好解决的那种了,根据赵晓兰的记忆,其他剩下的杀戮者因为没有心灵寄托,已经成了有些神经质的亡命之徒。

    这个向育博因为手里有电击棒这种神器,杀人的时候,其实不会太血腥太麻烦,因为受到的刺激和反抗更少,所以向育博还算不是最变态那种。

    这种人,拿来给起步晚了两天的李柔练习杀人最好不过了,错过了这一村,下一次遇到其他杀戮者,万一李柔还是下不了杀手,那就糟糕了。

    童心兰并不觉得自己将眼前这个男人当作李柔练习杀人的对象的想法很残忍,她也不会说这个男人反正会被杀死为自己开脱。

    一开始,是这个男人先主动攻击了李柔。

    而且,李柔已经将男人打得在五分钟之内也不可能恢复,他暂时失去了反抗能力,这也是致命的。

    因为树林里跟着李柔过来的那个人还盯着这边的战斗呢。

    李柔带着她离开了,这个男人绝对会被那个尾随李柔的杀戮者杀掉。

    而且,那个杀戮者也会从刚才一系列的行动中,看出李柔还没准备好杀人的心态,到时候那个人对李柔和童心兰下手就会更加肆无忌惮。

    如果李柔现在杀了眼前这个男人,尾随而来的那个人起码会受到一些震慑。

    对待同样杀过人的人,这些杀戮者会谨慎一点,不会说上就上,起码能给李柔一点缓解的时间。

    毕竟,从刚才的打斗看来,李柔的体力其实并没有被消耗太多,那个在一旁躲着的杀戮者,会懂得权衡的。

    所以,现在这个时候,李柔必须杀了眼前这个男人。

    为了激起李柔杀人的狠心,童心兰决定在当一次猪队友。

    童心兰跑向还在纠结要不要杀人的李柔,跑到向育博身边的时候,还故意叫道,“妈妈,我们走吧。“

    即便向育博被踢得有点轻微脑震荡,但不代表被踢傻了,他听声辩位,伸手就抓住了故意朝他接近的童心兰。

    童心兰大声惊呼,“妈妈,救我,我不想死!”

    死这个字眼,狠狠的冲击着李柔的大脑。

    刚才,自己竟然又心软了!

    自己继续心软的话,孩子还会一次次陷入危险的吧!

    李柔恨死了自己。

    她看着又要被勒紧在坏人怀里的孩子,拼了命的挥出拳头,不断的砸在来不及躲开的向育博头上。

    向育博也是倒霉,他也害怕被杀,所以在听到孩子声音靠近自己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抓住孩子当人质。

    然而,威胁的话,还没说出来呢,就被担心孩子的李柔连环攻击了。

    大脑是个十分脆弱的地方,被懂得穴位的李柔一拳拳砸在百会穴上,向育博这个大男人最后禁不住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浑身抽搐起来。

    “呜呜~,妈妈,好可怕啊,坏人是不是死了?”童心兰从男人的怀里跳了出来,哭得撕心裂肺,其实她能够理解李柔一再的心软,她只是一个新手村的普通人罢了,其他人已经满级。

    不过,刚才李柔的表现还是让童心兰满意的,不管如何,开了杀戒,后面就好办了。

    李柔一把将孩子捞到了自己怀里,看着停止了抽搐看似已经死亡的男人,后怕的轻抚着孩子的后背,“没事了没事了,妈妈再也不会心软了,妈妈会保护好你的。”

    外面的观众看到这一幕,赌两母女撑不过第一次与其他杀戮者过招的那个观众十分郁闷,“哎,该死的母爱,这个小孩儿若是不犯蠢,我觉得李柔不会选择杀人的。”

    “不管是不是孩子犯蠢逼得李柔杀人,总归是母亲为了孩子杀了人,我赢了!”

    “输了就是输了嘛,这又不是最终赌局,你赢了又有什么了不起,这对母女不一定能活到最后啊,这一局我输了,大不了就是一杯酒的惩罚,最后你输了,就输掉一艘邮轮给我了,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