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167、这是个游戏(二十六)

正文 1167、这是个游戏(二十六)

 热门推荐:
    李柔率先爬进了屋子,然后返身将童心兰提了进去。

    李柔捡起面包和水瓶,检查了一番是不是已经被人动过手脚,确认没有问题之后,这才拧开一瓶递给了童心兰,“晓兰先点喝水,在吃面包。”

    “妈妈,你也喝点水吧。”童心兰喝了一口水,就把矿泉水递给李柔。

    李柔拧开装着湖水的瓶子,喝了一口道,“妈妈身体素质比你好,喝这个就可以了。”

    “那你吃面包。”

    “妈妈还不饿,妈妈一会儿做鱼来吃。”

    “可是没有刀、没有锅、没有火,怎么做鱼来吃呢?妈妈还是先吃面包吧。”

    “你忘记老师教的钻木取火了么?一会儿妈妈下去找干柴上来做烤鱼,你看那边,是不是有个水泥搭建的炉子?一会儿我们就在那里烤鱼,也不用担心木屋被烧。”

    “妈妈不吃面包,那我也不吃了,我等着一会儿和妈妈一起吃烤鱼。”

    “早上吃的那么少,又跑了这么大半天了,现在恐怕已经下午两三点了,你先吃一点,不然妈妈心疼。”

    “妈妈不吃,我也心疼啊。”童心兰将面包递到李柔面前。

    怪不得别人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李柔最后还是吃了两口面包。

    李柔将背包放在树屋里面,又中木屋里面拿了一条绳子,叮嘱童心兰好好呆在书屋里面之后,就顺着绳梯下了树去捡枯枝了。

    童心兰没有一直看着李柔,而是放眼观察,会不会有人靠近这边。

    索性,整个过程还是挺安全的,没有人来打搅两母女。

    没有多久,李柔重新上了树,她的背上用绳子绑着一捆柴火。

    李柔上树之后,就开始抓紧时间处理鱼,毕竟她也不敢保证,这个地方不会再有其他人来。

    虽说没有刀,但是背包里面有自行车啊,李柔选了一个可以当刀的比较锋利的零件,拆了下来,用湖水稍稍清洗了一下,就开始刮鱼鳞。

    在家也打理过鱼,所以李柔的动作并不生疏,七条鱼的鳞片很快就被刮了个干净。

    然后,李柔又强行用自行车零件戳破了鱼本身就不强韧的肚子,将鱼肚子里面的东西都挖了出来扔在一边。

    这时候也没有多余的水清洗鱼,倒光四瓶水也不可能像在家里面那样将七条鱼都洗干净,反正一会儿都要用火烤,也相当于消毒了,倒光水是十分不划算的事情。

    所以,李柔就不管鱼了,挑选了两根她觉得比较合适的枯枝,开始钻木取火。

    童心兰则是全程装作吃惊的模样呆在李柔身边,夸着,“妈妈好厉害!”

    李柔很快就生起了火,然后将捡来的柴扔到了火炉里面,用木枝串着鱼开始烤。

    “妈妈,我也来帮忙。”

    “好的。”李柔把手里的棍子递给了童心兰,自己又串了两根拿着烤。

    看着监控的观众对这样其乐融融的母女相处画面实在没有兴趣,看得有些意兴阑珊。

    “我想看杀戮的画面,其他地方开始厮杀没有啊?”

    “现在的玩家越来越少,地图又那么大,不容易撞见啊。”

    “那些主动来参加的老玩家呢?还没找到猎物么?”

    “老玩家的数量也不多啊,其而且他们也已经很努力了,不是他们的话,我们的游戏一开始怎么玩得起来呢。”

    “是啊,没有老玩家,游戏一开始可不会那么劲爆,你不能说在游戏开场的时候,你看的不爽。”

    “我又没说游戏没意思,瞧你紧张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老板怕人投诉呢,难不成你和老板有猫腻?亦或者,你偷偷入股杀人游戏了?”

    “怎么可能?”

    “我只是说,这后面的杀戮都得有耐心才行,前面的是没有计谋的屠杀,后面是猫玩老鼠的你追我藏,各有各的乐趣。”

    “诶,你看那边,说曹操曹操到,那可不就是你千呼万唤的老玩家么?”

    “哪个屏幕。”

    “母女小树屋监控视频。”

    听到那人这么说,所有人都把头凑了过去。

    那老玩家的确经验丰富,这些树屋虽说在以前也有,但每次游戏的时候,树屋会挪动地方,所以老玩家也不会有这些秘密基地的具体方位。

    不过他们知道有秘密基地,所以会在林子里仔细查找。

    而且,他们玩了好多次了,跟踪脚印的技巧也不会输给侦察兵。

    这个老玩家原本是打算去湖边去收割的,哪想到过去的以后只看到两具男性尸体倒在湖边。

    来重复参加游戏的老玩家要么是缺钱,要么是真的喜欢上了杀戮的感觉。

    这个玩家正好就是爱上了杀戮那一类,在日常生活里,他也不敢乱杀人,到外面杀人还是会被法律制裁的。

    而且现在的天网布满了各个角落,想要在外面偷偷的杀人着实不容易。

    而这些权贵举行的杀人游戏,反而成为了他心心念念的地方。

    在这里,杀人无罪!这正是他需要的东西,而且逍遥法外的感觉让他也有了一种和这些操控着游戏的权贵一样的特权感。

    所以,当他看到自己看中并观察了几天的猎物竟然被其他人干掉了的时候,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对于他来说,一是觉得那是对他的挑战,另一方面,他又觉得也许对方会是他更好的猎物也说不定。

    尤其,在检查了另外一具尸体是死于中毒的时候,他更有兴趣了。

    作为游戏的老玩家,他知道游戏里面会给玩家发毒药作为武器。

    但是游戏举办方不会发重复的武器,毒药只会有一瓶,并且只会是氰化物。

    而刚才他检查的那具尸体呈现的中毒状态,明显不是氰化物中毒后的模样。

    这就是说,那个人会制毒咯?

    如果那个人只是用游戏举办方发的毒药毒死人的话,他不会这么兴奋,那种人在他看来只是废物罢了。

    因此,他跟随着案发现场的脚印,一路仔细辨别,跟了过来。

    现在,他离两母女的距离是越来越近了。

    “那对母女还在树上烤鱼呢,如果找过来的是新的游戏玩家,我该担心的是新人,如果是这个战功卓越的老玩家,这次,这对母女绝对会死吧!”

    “是啊,这个玩家可是有树屋战斗经验的老玩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