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169、这是个游戏(二十八)

正文 1169、这是个游戏(二十八)

 热门推荐:
    然而,老玩家不知道,在他靠近这棵树的时候,童心兰就听到了他自以为悄无声息的踩在落叶上的声音。

    这个世界,是不能外方精神力攻击人的科技视界,不过利用精神力增强自身的听力还是可以的。

    这种人想要来偷袭的话,那就来吧。

    童心兰装作没有发现的样子,在屋子里和李柔烤着鱼。

    李柔听力没有童心兰经过加强的好,自然听不到,也因为她对自己设置的陷阱有自信,所以也有些松懈。

    当然,也和童心兰故意在李柔耳边叽叽喳喳的说着话打扰李柔观测有关系。

    “晓兰,这个树屋你就这么喜欢么?之前的花田小屋也没见你这么兴奋,你要小声点,免得吓跑了林子里面的鸟儿和松鼠。”李柔试过叫晓兰玩哑巴游戏了,但是这次晓兰并不配合。

    玩游戏的事情,真的得看孩子兴致了。

    索性这里是树上,如果有危险,这个树屋能够给她应对的反应时间,那就让晓兰高兴高兴吧,但是她还是希望孩子能够配合的小声一点。

    “这又不是松树,怎么可能会有松鼠呢?妈妈别想骗我。”童心兰回答着李柔的话,又估摸着那个人现在距离树屋底部的门还有多远。

    “即便没有松鼠,你也不该这么吵闹啊,你在花田小屋的时候多乖啊。”李柔无奈的叹了口气。

    “花田小屋那是花仙子住的地方,花仙子很文静啊,我当然就会安安静静的了,这是树上,除了精灵,什么喜欢住在树上呢?”

    “像你这么叽叽喳喳的,只有猴子了。”李柔语气虽说是嫌弃,脸上却在为孩子的天马行空感到好笑。

    “对,果然最懂我的就是妈妈了。”

    “猴子就是吵闹个不停的,毛毛躁躁的,永远没法安静下来的样子,你看,就是这样吧,叽叽叽叽、喳喳喳喳。”

    童心兰学着猴子的样子将手里拿着的烤鱼扔在了火堆里,然后在身上四处挠痒痒。

    李柔看着孩子皮的样子,真是想打她,不过这个时候食物很重要,她分不出手拉孩子,只能去火堆里捡烤鱼。

    再不捞起来,烤鱼就就变焦炭了。

    就在李柔捡鱼的时候,童心兰踉踉跄跄的朝装着垃圾的袋子靠近。

    之前,李柔剖鱼的时候虽说把鱼肚子里面的东西和鱼鳞弄在地板上,但之后,她把所有的鱼都打理好串起来之后,就把所有垃圾装之前装了生鱼的袋子里面了。

    爬到树屋底部观察了一会儿的老玩家,听到这对母女毫无危机感的嬉闹着,只觉得杀她们会很容易,当他听到孩子蹦蹦跳跳的朝他这边跑过来的时候,他觉得时机到了。

    和上一个想干掉这对母女的人一样,都觉得孩子会是最好的突破口。

    爬到了树屋正下面,也就是绳梯的起始位置,这个位置的绳梯才延伸出去了一点点,即便晃动,幅度也不会很大,不会扯到下面的铁片。

    所以,老玩家双腿夹紧了绳梯,一把拉开了往下开的门,伸出大手就去抓小孩子的腿。

    童心兰并不是规规矩矩跑的,她一开始就是踉踉跄跄的在学猴子,有点打醉拳的味道。

    所以,老玩家听声辩位,按照小孩子的脚步幅度去抓童心兰,而童心兰恰巧就在那一瞬间一个扭身,一腿踢在了垃圾袋上。

    垃圾袋往前一飞,就砸在了老玩家的手上。

    袋子原本就每系,因为李柔考虑这一会儿还得吃鱼,吃了鱼就得吐鱼刺啊。

    把鱼刺吐在地板上,万一扎到脚怎么办?

    所以,袋子就敞开了放在一边了。

    这时候,敞开的袋子因为老玩家的手挡了一下,袋子又不是桶,它会扭曲,里面的东西因为地心引力,顺着袋子的口子落下出来。

    里面的鱼鳞、鱼内脏、鱼肠子纷纷带着腥气落在了往上瞧的老玩家脸上。

    老玩家还没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呢,因为鱼杂碎的攻击反射性闭上了眼睛。

    然而那些东西已经落入眼睛周围,他摇了摇头,但是鱼内脏黏性也大,哪里那么容易甩得掉?

    平时,他会知道不能这么摸眼睛的。

    但是,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暴露了,他必须干净恢复视力才能作出应对,不然踩踏错了一步,都能要了他的命。

    所以,老玩家伸手一抹,结果被黏液粘在眼角周围的鱼鳞就变成了一把把不算锋利却又磨人皮肤的刀,黏在眼皮周围的鱼鳞,则是顺着眼帘的缝隙滑了进去咯着眼皮。

    再摸眼角的话,说不定鱼鳞就会滑入眼球割着眼膜了。

    这时候,老玩家去摸也不是,不去摸也不是。

    他决定不抹了,他收回手,摸索的摸上绳子,打算先撤退再说。

    他相信即便自己闭着眼睛,因为之前的半军事化训练,也让他能够迅速顺着绳梯成功“绳降”。

    为了恐吓上面的人不追击他,老玩家喊道,“别管我,你们上,先把她的女儿抓到手。”

    老玩家这一系列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一母亲这时候也以为他有同伙,会首先去护着孩子,而不是先追击他。

    然而,他忘记了刚才的攻击来自哪里了。

    是孩子。

    他以为是意外,以为看到他这个活人之后,孩子就不敢在蹦跶,攻击他的一定是大人。

    然而,有一次“意外”,就能有两次“意外”。

    小孩儿看到树屋下面有个人吓坏了,她抓起被李柔拆分了的自行车的大件零件中那个横杠就往下面胡乱的戳。

    一杠子就戳在了老玩家后脑勺上,老玩家正要低头往下绳降呢,后脑勺被打了个正着,顿时眼前一花。

    童心兰可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又是两棍子敲了下去,“妈妈,坏蛋肯定是来抢我们的鱼的,你别怕,你护好我们的鱼。”

    老玩家在童心兰的闷锤下,抓着绳梯的手终于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松了开来,老玩家嘭的一声,就从十多米高的树上掉了下去。

    李柔从火堆里面捡了烫得不得了的烤鱼,正握着串着烤鱼的树枝吹气散热,没有反应过来呢。

    眼前一个杀戮者,就被熊孩子的玩闹干掉了?

    “呵呵,这就是你说的老玩家,前面是很精彩,不过,最后被战斗里为5小孩子杀掉了!”

    “我就说,叫你别奶,会翻车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