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220、六个夫君(一)

正文 1220、六个夫君(一)

 热门推荐:
    童心兰觉得浑身像是被车碾过了似得,嘴里也很渴,她舔了一下嘴唇,发现嘴唇已经爆裂起皮。

    “娘,娘你醒了!”好几个不同声线的稚龄孩童在童心兰耳边响起。

    童心兰艰难的睁开眼睛,看到了四个面黄肌瘦的小萝卜头,趴在床边,眨巴着眼睛担忧的看着自己。

    “娘醒了,呜呜,吓死我了,娘亲终于醒了。”看到童心兰睁开眼,一群孩子哭得稀里哗啦。

    好吧,看来这次自己喜当娘了,睁眼就有四个孩儿了。

    “水。”童心兰艰难的说了好几句,沉浸在哭闹中的孩子才听到她艰涩低哑的声音。

    其中一个小孩子从脚踏板上跳了下去,不一会儿端了一碗水进来。

    “文夏、文秋、文冬都不要哭了,娘亲要喝水,你们快让开哦。”

    “好的,姐姐。”

    看来端水的是姐姐,其余几个孩子纷纷退让开来,还有一个还不会走路的孩子,也被其中一个孩子抱到了一边。

    “娘,家里没有柴火了,没有热水,文春用嘴巴给你暖暖吧。”说完话,端水来的孩子就喝了一口冷水,在嘴里包了一会儿,这才小口小口的将水喂到童心兰嘴里。

    刚才童心兰也观察到了,这些孩子说话的时候,都起雾了,说明现在的确挺冷的,之所以自己感觉不到冷,那是因为这个身子都冻僵了。

    孩子担心生病的母亲喝冷水会加剧病情,便这样给她喂水。

    所谓乌鸦反哺说的就是这样的情形吧,童心兰鼻子一酸,眼角很快就湿润了。

    看到童心兰流眼泪,两个小一点能说话的孩子哭泣道,“娘,都是孩儿没用,没能带爹爹们来看你,不过,哥哥还在求大爹,说不定大爹一会儿就来看你了,娘亲不要哭……”

    原本处于感动中的童心兰,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爹爹们?

    什么情况?

    喝了一些水,童心兰嗓子也没那么难受了,她扭头看了一眼窗外,北风呼呼的吹着,雪花也在飘落,立刻问道,“你们哥哥还没回来?”

    “哥哥说,他一定会给娘亲带一个爹爹回来看你的。”给童心兰喂水的女孩子也十分担忧,但是娘亲刚才看上去就像要咽气了一般,如果想见爹爹是娘亲的遗愿,再困难,哥哥也会去办到的。

    “他出去多久了?”童心兰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虽说还不清楚委托者的愿望是什么,但是委托者绝对不想自己的孩子出事。

    “娘,你病重呢,别起来,哥哥出去一个时辰了。”文春放下碗,捂着嘴哭了出来。

    童心兰看了一眼几个孩子单薄的衣服,也知道出门的哥哥肯定穿不到多暖,心里十分担心他。

    可是让这几个小孩子带自己出去找人,童心兰也做不出来,这几个孩子太小了,她很怕她们会冻坏。

    “咳咳,好吧,娘不起来,你们去门口看看哥哥回来没有。”童心兰打算哄走孩子,见一见委托者。

    “好,娘好好休息,我们去等哥哥。”四个小孩儿也乖巧,给童心兰盖好破烂的棉絮,就相互依偎着朝外间走去。

    童心兰马上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就沉浸到黑暗中。

    一个穿着四处都是补丁的妇人出现在童心兰眼前,“神仙,求求你救救我的几个孩子,我走了,他们可怎么办啊!”

    “你放心,我会好好抚养他们的。”果然这是委托者愿望呢。

    这是古代,这个妇人会生五个孩子也不难理解。

    “对了,刚才孩子们说爹爹们,这是什么情况?”

    听到童心兰这么问,妇人眼里流露出怨恨的表情,“我有六个夫君,他们都还好好的活着呢,活得那么恣意、那么富裕,却对我的孩子不管不顾,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狠心的父亲呢,呵呵。”

    接下来,童心兰看到了妇人的记忆。

    韩新兰10岁的时候嫁入赵家,说是嫁入也不准确,应该说是被亲生父母卖入赵家的。

    在古代,父母将女孩儿卖给别人做童养媳也不算新鲜事了吧。

    唯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赵家有六个儿子,韩新兰是共妻。

    赵家男人死得早,赵家婆婆独自带着六个还没长大的儿子过得也十分艰苦,而她也发现自己病重了,恐怕无法活到将所有的儿子拉拔大那一天。

    请人照顾自家六个孩子,赵家也没那么多钱,毕竟也是种田人家。

    赵家婆婆想得很长远,自家很穷,将来六个儿子恐怕也不好找媳妇。

    因此,赵家婆婆就想起了一个一箭双雕的主意,那就是把她男人生前积累的所有积蓄——三两银子,拿去为自己六个儿子买了一个童养媳。

    这个童养媳就是韩新兰了。

    在赵家婆婆还活着时候,便着力于培养韩新兰如何当一个称职的媳妇,虽说不像有钱人家里那般正统的学过女戒和三从四德,但是赵家婆婆却将韩新兰调/教成了贤妻良母、并让她保证一生为赵家奉献。

    赵家婆婆一开始就害怕韩新兰呆不住,也希望在死前能够抱上孙子,很早就让比韩新兰大五岁的大儿子赵大郎将10岁的韩新兰睡了。

    赵家婆婆熬了三年,还是每等到抱孙子就去世了。

    不过看到韩新兰很是乖巧的照顾她的儿子们,衣服破了有人缝补、衣服脏了有人洗、儿子们饿了有人煮饭,赵家婆婆去世得很安心。

    而韩新兰则是开始了自己又当娘又当爹,还当媳妇,还得当姐姐的生活。

    赵家的六个儿子,赵大郎比韩新兰大八岁。

    赵二郎比韩新兰大五岁。

    赵三郎比韩新兰大两岁。

    赵四郎比韩新兰小一岁。

    赵五郎比韩新兰小四岁。

    赵六郎比韩新兰小七岁。、

    大郎二郎能够下地干活,韩新兰也会背着六郎或者帮村一些地里的活儿,回了家,还得干家里的活计。

    所有的孩子还小的时候,倒也过得还算安宁,毕竟韩新兰也只需要在夜里应付大郎就好。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其余几个孩子也长大了,倒不是说他们懂得情爱了,只是有了男人的冲动。

    所以,韩新兰的生活便开始陷入困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