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222、六个夫君(三)4更

正文 1222、六个夫君(三)4更

 热门推荐:
    是啊,没有她,他们也能长大,大郎也只需要弟弟们出息了,等到他快四十了,才能尝到女人滋味而已。

    韩新兰只觉得心如滴血,她不想孩子们死掉,她也不想这几个夫君过得那么潇洒,她想报复他们,想让他们知道被人否定、被人抛弃、被人辱骂的痛苦。

    “这就是我的过去,快点去救救我的孩子吧,他快要被冻死了,求求你了。”韩新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童心兰拦住了她叩头的动作。

    “放心吧,我会让你的孩子活得健健康康的,也会让负了你的男人们遭到惩罚,至于抢了你男人还侮辱你的女人,那些收了好处就欺负你、还贪墨了你们母子钱财的下人,我也会把他们好好收拾一番。”

    言简意赅的安慰了韩新兰一下,不能浪费太多时间,童心兰从梦境中清醒过来之后,立刻下了床,将棉絮裹在自己身上,找了一根棍子就出了门。

    “娘!你要做什么?”呆在堂屋盯着院子大门的孩子们听到声响扭头看到童心兰这幅模样,着实吓了一跳。

    “娘要出去找你们的哥哥。”

    “文春,你在家里照顾好弟弟妹妹,娘一会儿就回来了。”童心兰安抚的揉了揉文春的脑袋。

    “娘,你还病着呢,让我出去找哥哥吧。”文春担心的拉着童心兰的裤腿,作势就要出门。

    童心兰拉着她的肩膀,“外面的风那么大,一阵风都能把你吹走了,到时候娘还得费时间去找你呢,而且你哥那死脑筋不会听你的,娘找到他,他才会回来,你乖乖听话在家里照顾弟弟妹妹啊。”

    “好吧,娘,你早去早回,我们在家里等你。”文春忧心的站到弟弟妹妹面前,看来是听了童心兰的话。

    外面的雪下得很大,走路过去的话,会很慢,然而现在的童心兰也不会武功,为了把速度提起来,童心兰想到了滑雪。

    然而家里能烧的木头都烧了,童心兰将目光看向了祠堂正中间的牌位。

    虽说是为了找个借口把韩新兰和孩子们送出来才修的祠堂,但是赵大郎他们在牌位上还是花了心思的,把他们能够想起来的祖宗名字都刻了牌位,立在供桌上。

    这些牌位能干什么?

    尤其赵家婆婆的牌位,刺痛了童心兰的眼睛,这个自私自利的婆婆,买了韩新兰却没有正确的教导儿子们如何对待妻子,如果她哪怕是有一点点真心疼爱韩新兰,让孩子们要照顾韩新兰的话,韩新兰也不会那么惨。

    还有其他的赵家先祖,如果他们真的能够显灵,为何还让韩新兰生下的赵家孩子全部冻死在了祠堂呢?

    他们配拥有祠堂么?

    他们配被香火供养么?

    赵家没钱给韩新兰和孩子们买衣服买食物,却有钱买钱纸蜡烛香让韩新兰他们不要忘记每天拜拜。

    然而,这些祖宗有保佑么?

    这些牌位能做的事情,恐怕就是为孩子们提供一次温暖了吧。

    童心兰嗤笑一声,让孩子们都回到了卧室,然后她将供桌上的牌位都扫落在地,砸烂了之后,用火折子点燃了放在火盆里面,端了进去让孩子们烤火。

    “娘,这是!”文春自然认得这是什么,在她看来,这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刚才娘断了气,你知道的吧。”

    文春含泪点了点头。

    “刚才娘去到地府,见到了阎王爷,也见到了跪在地上被阎王拷打的赵家先祖们,因为我们日夜供奉他们,但是你们的爹爹们却抛弃了我们,想冻死我们、饿死我们,阎王爷怜悯娘被赵家人欺负,就让我回来了,还说这样的人不值得供奉,烧他们的牌位烧火是为他们的减轻罪孽,所以文春别害怕。”

    童心兰将窗户打开了一些,也叮嘱孩子们不要去关窗户,不然会有危险。

    文春再三保证不会关窗,童心兰这才放心,看着孩子们围在火盆边脸上露出了舒服的喟叹,童心兰心里一阵心酸,以后,一定要给孩子们最好的。

    又拿了两根绳子,童心兰回到堂屋,将剩下的两个最大的牌位拿在手上,离开了祠堂。

    来到外面,童心兰将牌位绑在脚上,然后开始滑雪。

    这种简陋的滑雪板真的不好操作,还要时刻担心绳子断掉,不过童心兰精神力强大,微操过关,精妙的控制着手上的棍子,让自己在雪地上前行。

    在这样的风雪天气得走上一个时辰的路,童心兰使用精神力、利用风的推力去滑雪只用了一刻钟就到了大郎他们修的新宅院外面。

    远远的,童心兰就看到了韩新兰的大儿子文成被管家推了出来,而文成也不敢生气,跪在地上不断地磕头,“赵管家,求求您了,让爹,让大老爷出来一下吧,娘快不行了,她只想见大老爷最后一面。”

    那管家不耐烦的踢开文成的手,“大老爷说了,风雪太大,不适合出门,你要是真有孝心,也不想大老爷被风雪吹感冒吧,再说了,大老爷也不是大夫,你娘要死了,还是快去找大夫吧,大老爷看了你娘,她也好不了。”

    说完话,赵管家砰的一声将大门关上了。

    文成跪在地上,砰砰砰的敲着门,然而里面的人也是打定了主意不出来,任他如何拍打,再也没有人应答。

    但是文成还是没有放弃,他继续跪在地上拍打着门,他只希望完成娘的遗愿,让他死前,能够见爹最后一面。

    童心兰看这么画面,只希望自己滑行的速度再快点。

    童心兰不敢流泪,害怕眼泪被冻得凝注,挡住视线。

    还好,还好来得及时,孩子才跪下。

    风雪太大了,拍打着房门的文成也没发现接近他的童心兰。

    直到童心兰一掌拍在他的肩膀上。

    “文成,别敲门了,让娘来。”

    文成惊讶的看着满头都被白色飘雪沾满了的童心兰,“娘,你能下地了?”

    文成害怕这是自己的错觉,也害怕这是娘去世后的灵魂来和自己告别。

    “文成,娘还不敢死,娘死了,你们可怎么办?”童心兰解开绳子,将赵家先祖的牌位解了下来,将其中一块从旁边围墙扔到了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