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224、六个夫君(五)

正文 1224、六个夫君(五)

 热门推荐:
    童心兰叹了一口气,用毫无感情、状似看死人的表情看着小妾说出了毛骨悚然的话,“不是先祖们找上我托梦,而是,我到了地府,祖宗们拦着我不许我过奈何桥,说完了他们的苦楚,求阎王爷看在我为赵家付出良多的份上送我回来的。”

    嗙噹一声,赵大郎手里拿着的烤火铜盆掉落在地,盖子掀翻之后,里面冒着红星的烧炭散落了一地。

    “你,你死了?”赵大郎跳到太师椅后面,害怕的看着童心兰。

    先前一直觉得韩新兰在演戏的小妾,刚才也被童心兰的眼神吓到了,此刻躲在赵大郎的身后,探着头童心兰。

    童心兰哀伤的看着赵大郎说道,指着胸口的一大滩血迹说道,“老爷,你别怕,你也知道,之前我离开这边宅子的时候,我就已经病重了,到了祠堂,我的病情也一直没有好转,这些日子,我的病情更是急转直下,到了今日,咳了最后一口血,我差一点就真的去了。”

    “不过,幸好先祖怜悯我,尤其是婆婆见我不仅带大了四郎五郎六郎,还为赵家养儿育女生下了5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为赵家延续了香火。”

    “大郎也知道,婆婆死前的遗憾就是没有看到我为赵家生下孩子,现在她看到我生的五个孩子已经很满意了,只是看到孩子被外人害得这么惨有点伤心,可是她又进不得门教训你。”

    “婆婆求了阎王老爷让我回阳了,其余先祖也让我回来将给你托个话。”

    “你看,我的病情不是好多了么?不仅不咳嗽了,还不咳血了呢,这都是先祖保佑我的呢。”

    “先祖说外面风雪大,害怕我出事,就让我抱着他们的牌位钻入风雪中,他们会为我保驾护航,如果不是先祖保佑,我这幅残躯又怎么可能穿过狂风暴雪安安然然的走到这边宅院门口呢?”

    小妾早就听出童心兰话里话外都在指责她虐待孩子,心中恼恨童心兰如此上眼药,愤怒战胜了害怕,她说道,“谁知道你之前是真病还是假病,莫不是之前都是做戏,就为了今天装神弄鬼的回来吓唬大郎吧。”

    赵大郎也怀疑的看向童心兰,童心兰用关爱傻子的眼神看了小妾一眼,道,“大郎,祠堂的修葺刻不容缓,门口张贴的门神也得你亲自去寺里上请回来亲自贴上,万万不可让外人接手,免得赵家的财运官运被外人夺了去,对了,先祖还说你得找大师来重新给家里布置一下,免得有人做妖害赵家血脉,等你做完这些,就给先祖们烧银钱过去,先祖们有钱打点官差,自然会亲自回来给你托梦的。”

    “我怎么敢拿先祖的事情来乱说呢?妹妹莫要冤枉我,待得先祖们能回来托梦的时候,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了。”

    “大郎,该说的话,我也带到了,我现在就带着文成回去祠堂,只希望,你快点将先祖的交代做好,不然,赵家积累多年的阴德就保不住了。”

    说完这些,童心兰擦干眼泪,毫不留念从地上爬起来,一手捡起祖宗的牌位,一手拉着文成,走到之前捡了扔进院子牌位的管家面前,说道,“赵管家,先祖的牌位给我吧,有了先祖的保佑,我才能一刻钟内回到祠堂呢。”

    童心兰从进门之后说的话都十分邪门,从来都看不起韩新兰的赵管家,此刻只觉得手上拿着烫手山芋,哆哆嗦嗦的抱不住,之前他还想在韩新兰惹毛了赵大郎的时候,添油加醋的说一番韩新兰扔先祖牌位的事情呢,可是现在,他只觉得手里的牌位冰凉的十分可怕。

    “文成,快接过祖宗的牌位,免得赵管家摔坏了,真是的,这是我们赵家的先祖,只要没有做过对不起赵家的事情,先祖是不会找你麻烦的,赵管家害怕个什么劲儿啊,你说对吧?”童心兰老好人的安慰道。

    赵管家心下咯噔一声,生怕自己贪墨了钱的事情被赵大郎发现,虽说这个宅子是三兄弟一起住,但是这三兄弟都没文化啊,读书识字的会做生意的都不在这个宅子里面,大郎二郎他们不懂管家也不懂理财,赵管家从中可是捞了不少好处。

    赵管家强装镇定的将牌位交给了一脸好奇的文成,试探性对童心兰的问道,“夫人说,有了牌位,您能一刻钟从这里穿越暴风雪回到祠堂?不知道,小的能否见证一下赵家先祖显出的神威。”

    呵,这管家到了现在还以为自己在吹牛逼呢,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童心兰装作有些为难的看向赵大郎。

    赵大郎之前也被童心兰的话哄得一愣愣的,连童心兰说他没有照顾好孩子,他都不敢生气。

    此刻赵大郎也想到了,如果此刻就能看到先祖显现的神威的话,就能证实韩新兰是不是在欺骗他了,如果先祖真的能够显神威,那他就要重视先祖们托韩新兰带回来的话。

    “韩新兰,既然管家想看,你就让他看看我们赵家先祖的神威吧。”赵大郎相信如果真的有赵家先祖的神灵在,也不会害他,但是赵大郎害怕韩新兰是鬼,打死他,他也不会跟着韩新兰出门的。

    不过,既然管家想验证,就让管家出门去验证吧。

    看他那副心虚的摸样,莫不是真的做了对不起赵家的事情?

    赵大郎抚摸着胡须,说道,“赵管家,你跟着夫人,去看看吧,记得要心存敬畏去看。”

    “是,是的,老爷。”赵管家点头哈腰的应承道。

    童心兰也注意到,这赵大郎和管家从一开始对她的不尊重,到后面好几次称呼她夫人,说明他们已经被她哄住了。

    童心兰之前也考虑过找赵大郎和离,自己带着孩子重新开始新生活,但是韩新兰是被卖入赵家当媳妇的,还有卖身契呢,韩新兰其实没有资格和离。

    而且现在外面冰天雪地的,找不到吃食,打不到猎物,和赵大郎把关系搞差了,孩子们还会继续忍饥挨饿,有什么想法,都等这个冬天过去了再说。

    想到这里,童心兰态度不错的对管家说道,“赵家先祖只会保佑赵家人,我没法带着赵管家在雪地里畅通无阻的前行,不如这样,赵管家架上一匹马车跟在我身后吧,只是,若你速度太慢跟丢了的话,我也没法等你,到时候,赵管家直接驾车到祠堂,也能看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