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231、六个夫君(十二)

正文 1231、六个夫君(十二)

 热门推荐:
    经过一通商量,兄弟四人回到新宅子之后,叫来赵管家叫了青壮年下人和一些愿意帮忙的佃户都叫了过来。

    请这十来个小伙子吃了一顿好的,赵大郎便吩咐他们躲在屋里屋外的角落里面,如果晚上有外人潜入宅院,就让他们将那人抓起来。

    这十多个小伙子并不知道内情,只以为有贼娃子盯上了赵家,不过还是按照赵大郎的吩咐去做了。

    看着他们各自藏好,四郎说道,“哥哥们,今晚,我们抵足而眠吧。”

    “四弟,有这个必要么?”赵二郎对四郎的提议不是很有兴趣。

    虽然以前家里条件艰苦的时候,也有几兄弟挤在一起睡觉的时候,甚至是几兄弟抱着韩新兰一起睡的时候,但是现在各自都有老婆了,谁还愿意和几个臭烘烘的男人挤在一起睡觉。

    “有这个必要,分开睡的风险太大了,万一那些下人没能发现潜入的人怎么办?我们睡在一起,轮流守夜。”

    “四郎,你也太谨慎了吧?”三郎并不反对四郎的意见,只是觉得他太大题小做了。

    “哥哥们,难道弟弟还会害你们么?我在城里帮东家做生意,见过许多尔虞我诈的手段,有些人的手段真的是防不胜防,我们现在家里的条件渐渐好起来,说不定就有人看不惯我们,不想我们好起来,哄着韩新兰来对付我们呢,所以,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四郎想起岳丈讲的,以前与东家合作的有好几家有钱人家里,发生的外人使用计谋去谋夺家产的事情,就觉得无法放松。

    这种心理可以理解为谨慎,也可以理解为被害妄想症。

    好不容易得到了现在的美好生活,四郎自然不想被人夺取。

    而且四郎算是留在老家的四兄弟里面最怕韩新兰被接回来的吧,因为他得依靠自己的岳家,他最害怕老婆因为韩新兰而嫌弃他、看不起他了。

    这样四人轮流睡觉,就会睡不好,或者先祖刚来、刚想入梦,那人就被叫醒守夜,四郎最希望的就是谁也梦不到先祖的托梦,让大家觉得韩新兰就是在撒谎来处理最好了。

    到时候,哥哥们都对韩新兰失望了,他就能好好利用这个冬季让韩新兰消失。

    听了大哥转述的韩新兰的话,四郎觉得,如果先祖们真的要回来,也不可能天天回来,毕竟地府不可能每天都给赵家先祖大开方便之门,今晚让先祖他们托梦失败,然后在先祖他们下次来之前弄死了韩新兰就好了。

    虽说,先祖们肯定会因为感激韩新兰的带话之功,让他们好好待韩新兰,但韩新兰真的死掉了,先祖他们应该也不会怪他的吧,韩新兰毕竟是一个外人,而他这样做是为了赵家好。

    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后顾之忧和把柄了,可以有底气、也能专心的去对付现在的妻子。

    他这么做也不是单单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前途无量的走上仕途的两个弟弟啊。

    “四郎说的在理,那我们就轮流睡觉吧。”赵大郎觉得,先祖真的要来的话,那就会找正好睡着的那一个的啊。

    因为有四郎刻意活跃气氛,所以四兄弟聊得还是很开心的,洗漱之后,换上了亵衣,四兄弟躺在了土炕上。

    入夜之后,四郎还拉着兄弟们听他讲外面听说的有趣故事,最好大家都睡不着最好了。

    一开始,三个哥哥听得津津有味,可是到了后面,岁数较大的赵大郎终于还是困了,率先睡着了。

    “四弟,以后再讲故事吧,二哥也困了。”

    “那好吧,二哥先睡,我和三哥先守夜。”两个人一起守夜,才能保证总有人醒着。

    而且,四郎也打算一直聊天,如果能够吵得大家睡不好就更好了。

    赵四郎的计划也算完美,将赵家新宅子守得毫无死角,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但是谁让他遇到的对手是童心兰呢?

    被赵四郎忧虑担心着会耍手段的韩新兰此刻抱着孩子正睡得香甜呢,根本就没有要出来搞事情的模样。

    因为,在白天祭祖的时候,童心兰就先后两次对赵大郎使用了催眠术。

    一次是马车到了祠堂、赵大郎刚下马车的时候。

    童心兰去迎接赵大郎,故作深情的对上了赵大郎眼睛的时候。

    一次是,祭拜完毕,在大师离开之后,赵大郎叮嘱韩新兰好好带孩子的时候。

    童心兰并未使用幽冥鬼眼的能力,只是使用了比较简单的催眠,她对赵大郎下了一个暗示。

    其实,从第一次去见赵大郎开始,童心兰不断的提托梦的事情,就是在下达暗示。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赵大郎一直惦记着托梦的事情,在加上童心兰的催眠,今晚,不管他睡不睡得好,都能梦到赵家“先祖”。

    做梦的时间并不需要多长,所以四郎打算总是不小心不经意的吵醒哥哥们的计划,根本就没有用。

    赵四郎一直压着嗓子和三郎讲故事,聊了一会儿,他装作口渴去把桌上的茶壶拿到了炕上。

    倒水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茶壶翻到在炕上,淋湿了被子。

    “哎,都叫你不要把茶壶拿到床上了,真么大个人,在城里学了什么坏习惯。”三郎和四郎盖一床被子,被子湿了,他当然不好受。

    “三哥见谅啊,在家里有,夜里渴了,还能叫婆娘端茶送水的,我这不是不想下床多次端水么,我错了。”四郎哪里叫得动他老婆,不过说了这话,他妻子也不会知道,反正他打的主意,就是让大家睡不好,三郎骂他越厉害越好,吵醒大哥他们就更好了。

    果然,两人的声音将之前睡着的大郎和二郎都吵醒了。

    看着大哥和二哥都睁开了眼睛,四郎还想着后面还怎么继续捣乱呢,就听到大哥揉着额头,一脸激动的说道,“刚才,我梦到爹和娘了。”

    赵大郎的话,让赵四郎的心沉入了谷底,他脸上一僵,不过爹娘不一定会提韩新兰吧,这般想着,四郎问道,“爹和娘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