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236、六个夫君(十七)

正文 1236、六个夫君(十七)

 热门推荐:
    赵二郎惊讶的看着自己还没收回来的手,惊疑不定的自问道,刚才自己是怎么了?就像中了邪似得。

    赵大郎他们反应较快的跑到赵二郎身边,将头被砸蒙了的赵二郎拉起来,还帮他擦干净脸上的墨汁,“四弟,怎么样?”

    童心兰心中幸灾乐祸,面上关心的问道,“四郎,感觉如何?”

    然后,童心兰又责问着还没回过神来的赵二郎,“二郎,你那么用力的推四郎做什么?看把他的额头都砸红了。”

    赵二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推人,还用了那么大的力气啊。

    他当然不知道,因为刚才童心兰对他下了催眠,又暗示有谁去看四郎写得如何,已经被催眠的赵二郎得到暗示自然自告奋勇上前去看。

    然后,就是推人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问问弟弟还有多少没有写。”赵二郎一脸疑惑。

    “四郎,还能写么?”赵大郎扶着赵四郎,见三郎已经将他脸上擦干净,便问道。

    赵四郎晃了晃脑袋,可是看东西还是有重影,也不知道二哥推他那么用力做什么,道,“头有点晕,需要休息一下。”

    “那,四郎就休息一下吧,一会儿再写。”童心兰在一旁关心道。

    赵四郎休息了一会儿,觉得脑袋清醒了,来到桌边,准备重新写和离书。

    可是还没走到桌边,他就看到了娘亲的脸在自己面前晃了一下,这番情景,吓得他大喝一声,往后退了两步。

    “四郎,你怎么了?”弟弟行为这么反常,吓得几个哥哥拥到他身边关切的问道。

    “我,我,哥哥,我们去那边说吧。”赵四郎扫了韩新兰和同样疑惑的看着他的官差们,拉着哥哥们就往角落走去。

    县衙里面的事情,自然有对应的官员主事管理,管理户籍和土地的官员其实并不是很忙,而且赵四郎给够了钱,他们也知道这种和离的案子,这些精明的男人肯定想做了手脚。

    既然收了钱,他们也不会心疼那点墨汁和纸张,对于这边发生的一切,他们都当没看到,反正待得四兄弟商量好了,他们也就是签个字盖个章的功夫而已。

    赵四郎走到角落,小声地对哥哥们说道,“大哥,恐怕,这300两银子是省不得了。”

    赵大郎到不是心疼自己那份的50两银子,50两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并不多,但是总计300啊,都要给韩新兰,韩新兰哪里值300两?给她30两都是情分了,在外面在买几个小妾,也用不到30两,还给她300两。

    赵大郎这种心情,就有点“宁赠友邦,不予家奴”的心思,因为在他心里,从来没把韩新兰当作妻子来尊重。

    听到弟弟这么说,赵大郎脸色不愉的说道,“为什么,之前在车上不是已经商量好了么?”

    “大哥,刚才,我看到娘了,她似乎很着急的样子,就像我们小时候做错了事情,她害怕我们被爸爸惩罚的时候表情一模一样,我想,她是不是在提醒我们这么做是错的?”童心兰没有让赵四郎产生过于恐怖的幻象,只是让他看到他娘罢了。

    其他的,这些人自己会结合这几天的实际情况去猜想的。

    赵大郎有些不信,赵三郎在一旁思考,赵二郎则是附和道,“我觉得四郎说的有道理,你看,刚才接二连三的出现意外,那不就是娘在阻止我们做错事么?刚才我真的没有想去推四弟的,而且即便我要推四弟,也不可能用那么大得能够让四弟受伤的力气去推啊。”

    “难道真的是娘在阻止我们?”赵三郎看了一眼一脸忧伤的逗着孩子的韩新兰,有些疑惑。

    “你们说,会不会是韩新兰在作怪?我总觉得她这几天太反常了。”赵四郎提议道,“我总觉得是她在装神弄鬼。”

    “不可能吧,她能做什么?而且,刚才她也没有做什么啊,二哥推我的时候,她不是在陪你和大哥聊天么?她能做什么。三哥,算了吧,钱就当掉了吧,以后还能赚回来的,快点摆脱她这个麻烦才是真的,你看,不和她和离,要对她做什么,真的会有麻烦啊。”经过刚才的事情,赵四郎已经不敢再有小心思了。

    二郎也极其赞同的点了头。

    原本赵三郎还想让官差们代写一下和离书的,可是经不过弟弟们的央求,最后还是答应了不再计较银子。

    之后,赵四郎就走到官差身边,让他们先在给韩新兰的卖身契、地契、房契以及应允了的其他东西的列单上上盖了章,合着300两银子的银票都交给了韩新兰之后,他才得以顺利的写完了三张和离书。

    然后,童心兰还是选择了写字,这一次十分顺利的在三张和离书上,歪歪扭扭的写上了韩新兰的名字。

    然后,和离书就赵大郎一张,韩新兰一张,县衙档案管理一张。

    童心兰拿着好不容易从四兄弟手里要来的家产和户籍,依依不舍的带着孩子们目送了毫不留情就离开的县衙的三人。

    “韩姐,哥哥们要回乡下路途遥远,就先行离开了,我们应承你的米粮面等物,明日就让车夫给你新家送过去,小弟也多日未回家了,家中妻子定是担忧我了,小弟就不多奉陪了,以后有缘再见!”

    赵四郎害怕不将承诺的东西交代清楚,自己无法安全回到家,这才多此一举的说了这段话,说完之后,就像躲避瘟神似得离开了童心兰身边。

    这里可是县城,赵四郎极度害怕被熟人看到自己单独和韩新兰站在一起的画面,万一哪个嚼舌根的回去和他娘子说了,那可有得他受的。

    再次目送了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离开。

    童心兰牵着心情低落的孩子们离开了县衙。

    先是去银庄提了30两碎银子,然后童心兰带着孩子们住进了客栈。

    让文成看好弟弟妹妹,童心兰便上街去买日用品了。

    之前问了赵四郎他们她新家的情况,锅碗瓢盆油盐酱醋都是没有的,被褥这些也得买新的,还得给孩子们买棉衣,不然今晚就去那乡下,这一晚可怎么渡过?

    这些男人可没有叮嘱过一声韩新兰要准备什么,对于古代的妇人来说,他们也是够无情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