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240、六个夫君(二十一)

正文 1240、六个夫君(二十一)

 热门推荐:
    赵家兄弟可不觉得韩新兰能够培育出这样的金鱼,只当她是生意做得十分大,有了许多钱、游乐许多门路才能买到这么极品的金鱼。

    三兄弟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面看到了和自己差不多的意思。

    那就是,今天一定要将韩新兰手里的培育药材的办法弄到手里,这样的话,他们将来的生活绝对不会有问题了。

    他们以后不仅仅只是当一个小村子里面的财主,还能去到大城市,亦或者去到京城里面当显贵。

    还当着人家家主和仆人的面前呢,这三兄弟就露出这样的表情,也是当韩家无人好欺负么?

    直到童心兰咳嗽了两声,三兄弟才从自己的幻想里面醒了过来。

    “额,这个,新兰多年没见,看到你现在过得这么好,我们这些作为哥哥的,也松了一口气。”赵大郎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打算先和韩新兰套一个近乎。

    童心兰似笑非笑的招呼道,“原来是赵家兄弟啊,前几年家里都揭不开锅了,也没想去打搅你们,毕竟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为了孩子,我也是咬着牙撑了过来,现在生意上有里正村长帮衬着,日子还过得去吧。”

    童心兰拒绝赵家三兄弟套近乎的意思很明显了,不过三兄弟明显不打算就这么离开。

    稍微有点头脑的赵四郎又不在这里,唯有三个在乡下自家宅子里当惯了“土皇帝”的憨包。

    听到童心兰这么说,赵大郎可不乐意了,这韩新兰以前对她可是唯命是从的,现在竟然才说了一句话就怼他,真是几年不见,就忘记他赵大郎以前是怎么教训她的了?

    以前教训韩新兰习惯了,这一时半刻,赵大郎也没觉得一个女人离开他好几年之后有什么变化,上前就指着童心兰的使唤道。

    “韩新兰,怎么,现在生活好了,都不招呼你的哥哥们进屋坐坐了?你是看不起我们么?”

    文春此刻也听出了来者不善,紧张的拉着童心兰的袖子。

    童心兰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问声细语的对文春说道,“文春,这是外男,你理当避嫌,去里屋吧。”

    纵然是离了婚,这也是父亲,其实是不用避嫌的。

    此刻,听到童心兰这么说,赵大郎心里不舒服了,明明当初是他不要她的,搞得是她不要他了似得。

    尤其看到文春还点了点头,就对他们施礼退下了。

    让憋不住话的赵大郎再次问道,“你什么意思?我是文春的爹,你也不叫她上前给我打个招呼。”

    呵呵,当初是谁说不清楚到底哪个孩子是哪个兄弟的种的?

    现在倒是想用孩子来套近乎了。

    童心兰调整了一下衣袖,毫不客气的说道,“文春是女孩子,早晚得议亲,我那么小就被卖到你们家当丫鬟婆子带孩子伺候男人,学的都是丫环学的东西,我可不想自己的孩子以后嫁到别人家里什么都不懂。”

    “伺候人的手段,只是丫环需要的,你们也是地主财主,也知道财主的老婆是不需要做活养丈夫的,可是,我又不懂怎么教孩子。”

    “所以,我这些年,为两个女娃娃请了女先生,教她们女红、识字、算账,虽说我们这样的家庭算不上诗书世家,用不着学习琴棋书画,但是孩子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叫女先生教一点,也算是陶冶情操了。”

    “孩子们上课,我也跟着学了一些,倒是懂得了一些大户人家的规矩,所以,赵大兄弟可能不懂这个,该避讳的还是得避着,你不懂,也没什么,不过我听说你们几兄弟的妻妾也给你们生了好几个女娃子。”

    “以后,她们也是要嫁人的,如果你们不懂这些礼仪,女孩子将来嫁出去恐怕不会受婆家待见吧,这样吧,如果你们需要礼仪先生,我可以帮你们介绍一个,再怎么说,我们以前也有点关系,我也不想看到你们家女孩子将来嫁得不好。”

    赵大郎一开始还真没听出来为什么童心兰要说这么一段话,听到后面,韩新兰的意思是要帮他们的女孩子介绍先生啊?

    赵大郎虽说没听明白韩新兰的回答和他的提问有什么关系,但是还是感谢道,“听你这么说,似乎真的有必要给我们家女娃娃也请一个女先生了。”

    赵三郎听到自己大哥这么回答,立马捶了他一拳、

    这哪里是在给赵家介绍女先生啊,这是在骂他们赵家已经有钱了这么多钱,也还是不懂礼仪的土财主,让人瞧不起呢。

    赵大郎不懂三弟为什么锤他,不过他停下了说话,看向赵三郎。

    从这短短的交手里面,赵三郎已经知道韩新兰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好拿捏的韩新兰了,他拱手一礼,道,

    “平日子家里事情也挺忙的,实在没有时间来这边,今日路过贵村办事,想起了韩大姐,所以我们三兄弟打算来看看你这些年过得如何,没有事先递帖子,贸然上门打扰,着实有些不妥单,希望韩大姐看在以往的交情上,饶了我们这次吧。”

    赵三郎的脑子这些年还没完全被酒/色掏空呢。

    罢了,那么拐弯抹角的骂人,赵大郎也听不懂。

    童心兰道,“赵三兄弟这么说就好听多了,这是应当的,赵家三兄弟进门坐吧。”

    童心兰伸手做了一个礼,然后对下人吩咐道,“你们去,将今年的雨前龙井沏一壶来招待贵客。”

    伺候在一旁的丫环施了一礼,款款退下。

    为什么要在家里请这些找这些丫环伺候呢?

    这还真的不是童心兰想想享受,而是做足了礼仪,才能让人明白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就像此刻,赵家三兄弟看着童心兰家里的丫环,虽说看上去不是特别漂亮的那种,可是说话行礼做事的模样,看着怎么那么赏心悦目呢?

    都不像他们家里的丫环,走路也是大大咧咧的,和韩新兰家里的丫环一比,真是高低立现。

    恐怕,就连四郎主顾家里的丫环都没有这样的气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