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246、六个夫君(二十七)

正文 1246、六个夫君(二十七)

 热门推荐:
    当赵五郎和赵六郎见到韩新兰的时候,感受到的震惊可比赵大郎他们还多。

    因为赵大郎他们毕竟在乡下没什么见识,只是觉得韩新兰比以前更有气势、穿着打扮上更讲究了而已,然而赵五郎他们也算是经常参加上司家庭举办聚会的人。

    诰命夫人什么的,他们也见过,所以对于贵妇人的见解会比赵大郎他们有更深刻的理解。

    原本他们也就觉得韩新兰只是会做生意,现在有了钱,即便有了点气势恐怕也只是学了一些皮相,在他们面前,不肖一刻钟就会暴露她的本质。

    然而,童心兰让他们失望了。

    童心兰端着架子,不冷不淡的招呼他们,一点没有失礼不说,他们自诩文化人还不敢对拿乔的韩新兰说什么不敬的话。

    童心兰冷嘲热讽了一番,让两人连来意都不敢说出口。

    “两位小叔今日来我韩家,就是为了回忆当初么?”童既然你们对外说韩新兰不是他们的妻,那童心兰现在叫他们小叔也没什么吧。

    “新兰啊,莫说这么见外的话了,当初哥哥他们会那么对待你,我和弟弟根本就不知道,我们虽说在外面娶了妻,那也是迫不得已的,你也知道,以前家里过得很苦,你和哥哥们那么努力供我和弟弟上学,不就是为了家里越来越好么?”

    “可是官场不是好混的,像我们这种没有背景又没有钱的人,不找个依靠,现在恐怕还谋不到空缺呢。”

    赵六郎接替着赵五郎的话说道,“我和哥哥一开始也不想在外面娶妻的,可是想着你和哥哥还有孩子们在家里吃饭都吃不饱,还住着破屋子,我们为了你们好,才不得不……”

    赵六郎难以启齿的叹了一口气,道,“婚后,我和五哥各自哄着妻子拿出了嫁妆,不也是立马送回家里给你和孩子们改善生活么?”

    “我和五哥真的是为了你和孩子好才那么做的,当然,当初那样,的确不能让岳丈他们知道我们在乡下已经娶了妻生了孩子,不然我们的牺牲和努力就白费了啊。”

    “我和五哥在外任职,沐休的时间很少,我们自然没什么时间回家,不过我们有写信给哥哥们,叫他们照顾好你和孩子的。”

    “我们也不知道,哥哥们怎么会,竟然会把你和孩子赶到祖屋里面去挨饿受冻!最后竟然还闹着和你和离。”

    当官这些年,踢皮球的本事两兄弟倒是学得很扎实,这个时候,把所有过错推到四个哥哥非身上绝对没错。

    反正哥哥们都是依附他们两才能发达的,只要他们两个能够哄得韩新兰帮忙,让他们的官途更加平坦的话,几个哥哥的未来自然也不用担心了,这个时候让他们背个锅,两兄弟也没有心理负担。

    而且,他们的心里也的确是责怪四个哥哥没有处理好韩新兰的事情。

    他们两个依靠岳丈的实力才在外面混上了官职,自然是不敢承认韩新兰的,可是家里的几个哥哥,当着农民,又有他们给的钱,怎么就容不下韩新兰了?

    即便嫌弃韩新兰曾经伺候过他们六兄弟有点脏,有没有伺候外面的男人,不想看到她,也得顾念着一点情分,弄个好一点的宅子,派一两个下人照顾着,也花不了多少钱吧。

    怎么就把韩新兰和孩子们送去破祖屋里面了呢?

    若不是几个哥哥当初做的那么决绝,现在他们两兄弟说服韩新兰应该不会像现在这么困难。

    “那真的不是我们的意思,我们也真的不知情,后来当我们收到消息的时候,你和孩子们过得已经不错了,所以我们也没有去打扰你。”赵五郎一副我一直都是为你好的模样。

    童心兰似是才知道有人一直这么关心自己的模样,一脸感动的说道,“真的么?五郎六郎当初没有要抛弃我的意思?”

    “是啊,我们自小就是新兰把我们带大的,新兰对我们才是真的好,我们在外面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新兰过上好日子,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不要你,如果能够回到当初,我宁愿不出去考科举,不入仕途,也要守在新兰的身边,免得新兰为我们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为了哄好领导的女儿,情话也是没有少学过,赵五郎拈手就来,之前想用丈夫的气势压住韩新兰的计划落空,现在就打算用美男计了。

    现在看起来,似乎还有点用,看着韩新兰感动的模样,赵五郎心中不免得意。

    童心兰擦着眼角的泪水,深情的凝望着赵五郎,然后叹了一口气,道,“可是回不到当初了,你们已经各自娶妻,即便你们不爱她们,只是利用她们,但你们也已经做了十多年的夫妻了,也不可能为了我,休了她们回到我的身边,罢了,过去之事不必再提了。”

    赵五郎听了韩新兰的话,以为她是在说反话,希望引着他们说他们愿意和现在的妻子和离回到她身边,所以以为韩新兰心里还是有他们的。

    赵五郎脑中灵光一闪,道,“新兰,谢谢你这么体谅我们,不过,和你和离的是大哥,可不是我和弟弟,我们现在的妻子虽说名义上是我们的妻,可在我和弟弟的心里,你永远是我们的正妻,你生的孩子才是我们的嫡子。”

    赵六郎意会到五郎的意思,接上话道,“是啊,自从我们离开家乡入仕以来,已经差不多十多年没有见过孩子了,我和哥哥心里都觉得亏欠,新兰,可否让我和哥哥见一下孩子?我想,他们也很想见到我们吧?”

    终于漏出狐狸尾巴了,童心兰摇了摇,道,“当年你们离开的时候,孩子们都还比较小,除了文成文春知道有六个爹爹的事情,小的孩子都只知道大郎才是他们爹,文成这些年一直很怨恨你们,他不会见你们的。”

    “文春也已经嫁了人,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见外人的。”

    “至于小的几个孩子,你们贸然去见,说是他们的爹,恐怕他们还以为你们在讲笑话呢,而且,我也不想孩子们再次受到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