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257、赶尸人后裔(九)

正文 1257、赶尸人后裔(九)

 热门推荐:
    “柴家那个欣兰回来了,怎么没看到她爸爸啊?她带的那些东西是活的还是死的?”一个妇人害怕的问道。

    “是活的,刚才看了,在喘气儿呢,大白天的,哪里有鬼,你别自己吓自己,看到她身后跟着人就以为是带着尸体。”或许是妇人的男人有些生气又有些忌讳的轻声苛责着婆娘。

    “她又回来做什么,怪吓人的,她爷爷又出去赶尸去了,若她发神通,到时候谁能阻止她?”

    “柴家出了她这个……,也是造孽,想当初,她……”

    童心兰原本还想听这一对夫妻的谈话,可是叶薇他们一直在往前面走,她若一直带着不动,总找借口停留,会引起怀疑。

    因为之前她已经停下几次,听别人躲在暗处的讨论了。

    总结起来,似乎村子里的人怕柴欣兰并不是因为柴家当赶尸人的原因,而是真的害怕柴欣兰这个人?

    看到柴欣兰身后跟着人,就以为是带着尸体?

    难道柴欣兰会赶尸?

    可是柴欣兰一点记忆都没有啊。

    不对,刚才脑袋刺痛,不是身体的问题,就一定是灵魂的问题了。

    而自己的灵魂是不可能有问题的,而自己的灵魂在上了委托者身体之后,会完全复制委托者的灵魂状况,不论是外形亦或者其他灵魂特征,这不仅仅是为了迷惑那些具有勘破灵魂之力的人,想来,也是为了让任务者能够更全面的演绎委托人。

    那就是说,柴欣兰的灵魂有问题。

    难道说,柴欣兰真的会赶尸?

    作为本村人,那些人应该也见过柴家人赶尸,而柴欣兰很少回乡下,他们是什么时候见柴欣兰赶尸的?

    一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童心兰脑子又开始疼了起来。

    她只能再一次阻止自己去思考有关赶尸的事情。

    索性已经带着四个人将村子都逛完了,童心兰回到屋子里面拿上了李欢下人做好的糕点,告别了同学们,独自离开了屋子,进了山里面。

    当回过头去看村落,发现村落越来越小的时候,童心兰却也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做出往山里走。

    也不知道是哪个同学,竟然带了望远镜来!

    谁知道他们现在会不会拿着望远镜观察她走到哪里了呢。

    如果看到她扭头鬼鬼祟祟回来的画面,那就糟糕了。

    刚才“强行”偷听墙角的时候,童心兰已经知道柴欣兰的爷爷的确是赶尸去了,所以进山找人肯定是不会有结果的。

    不过,既然已经进山了,那不如也采摘一点草药防身用吧。

    修练功夫需要时间,而她这次任务,时间很欠缺,而且到了现在,童心兰也搞不清楚自己的敌人到底是谁了。

    因为柴欣兰的记忆,很可能有问题。

    大山里面最不缺的就是草药了,童心兰很快就将自己需要的草药找齐了,并快速的处理好了携带在了身上。

    在山里绕了两圈,童心兰找了一条小路,从山的另一头、不断的找着遮挡物以躲避望远镜的窥视,最后终于绕到了村子后面。

    村子里的房子,屋檐连接着屋檐,复杂的屋檐各自翘着好看的弯角朝向天空,似是在互相攀比谁离天高,也互相能够遮挡对方的风采,这连成一片的瓦屋房檐倒也能让童心兰藏身。

    童心兰没敢去爬树、躲树上,这个时代乡下的孩子谁不会爬树啊,躲在树上那是作死,万一被小孩子发现了,就糟糕了。

    尤其那些孩子有些受到了家长的教育都挺害怕柴欣兰的,猛然爬树的时候看到了传说的“巫女”,肯定会吓坏。

    而小孩子爬这么高的房檐就困难多了。

    所以童心兰爬上了房顶。

    当然,扒别人房顶,童心兰的目的也不单纯是为了方便藏身而已,她也想多听听这些村人会说什么。

    因为亲自问他们,他们不会说的,他们都不给柴欣兰和他们说话的机会,看到柴欣兰走进,冷漠转身离开都算好了,有些人甚至当面关上门。

    而对柴欣兰最了解的父亲和爷爷,依旧什么都不告诉她。

    要想听到关于柴欣兰、柴家更确切的消息,还是只能偷听了。

    不过也不是每家每户都因为柴欣兰回家,就会讨论她。

    亦或者是觉得讨论她都晦气,所以童心兰的偷听计划一开始进行得不顺利。

    不过让童心兰吃惊的是,她从村民屋子里,听到了叶薇他们的声音。

    童心兰小心翼翼的掀开瓦片,因为天色还没黑,童心兰不敢掀开太多,只是揭开了一点点罢了,然后她整个人都贴在瓦片缝隙上往里瞧。

    果然瞧见,叶薇邓泽成和李欢都坐在了村民的家里。

    按照柴欣兰记忆来说,这些村民都很排外的啊。

    可是,看着叶薇他们面前,都摆放着村子里的人招待贵客最好的自己炒的药茶……

    不过,再转眼,就看到了堆放在村民身边那一堆礼盒上,童心兰又理解为什么排外的村民这么招待他们了。

    上一世柴欣兰是真的不知道在她离开村子之后,同学们和村子里的人有接触。

    不过,社团的人来找村子里的人问问题也正常,肯定是要从别人的嘴里打听一下柴家的,以求旁证嘛。

    这时候,屋子里的人话题也正入中心。

    那包着头巾的老汉吧啦了一下旱烟,放下烟杆,说道,“你们想打听柴家的事情啊,你们不是柴家姑娘带来的客人么?你们直接问她不好么?”

    “她说从小离开村子,也没看过她爷爷赶尸,所以不太清楚赶尸的事情,我们原本也是想等着她爷爷的,不过她爷爷不在家,她也进山去找人去了,所以我们就打算乘着这个时间,先问问和柴家世代相邻而居的你们关于柴家赶尸的事情。”

    在陌生人面前,邓泽成表现得还算有气质,而李欢良好的扮演着一个类似记者的形象端着笔记本和港币在一旁写写画画,叶薇则是安静的聆听。

    让童心兰好奇的是,这时候,边晓军竟然又不在,照理来说,他应该对柴家赶尸的事情更上心才是啊,怎么就只是派了一个副社长来,而他又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