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279、赶尸人后裔(三十一)

正文 1279、赶尸人后裔(三十一)

 热门推荐:
    有了这个秘术,就不怕自己的兵不够用了。

    活人士兵死掉了,还能变得更加骁勇善战,敌方被杀死的士兵尸体,岂不是也能为己所用?

    那自己打败其他军阀,当皇帝的日子就不远了。

    正因为李欢那军阀叔叔有了这样的想法,才会造成柴爷爷也被抓的悲剧。

    不然,只是死了一个亲戚的孩子,军阀怎么可能大张旗鼓的派出军队到小山村抓爷爷?

    只需要威胁这边的警察来抓,照样能够达到目的不是么?

    而边晓军他们作为已经和赶尸人力量接触过且对这个力量有所了解、又和柴欣兰十分熟悉的人,李欢的军阀叔叔李明威便让他们负责审问柴欣兰了。

    然而常年研究灵异事件的边晓军看得出来柴欣兰并不会赶尸,那一晚,柴欣兰只是被神秘力量操控而已,所以,他并没有审问柴欣兰太多东西。

    这才会让柴欣兰一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那么对待,也不知道一切的背后,竟然还有军阀的私心。

    在军阀看来,柴欣兰的力量肯定比不上爷爷柴仲,作为收养的孩子都能在没有灯笼和鞭子的情况下赶尸,这不是说明,非柴家人血统也能学会赶尸的铁证么?

    能把柴欣兰教得这么厉害,柴爷爷肯定更厉害。

    所以军阀对柴欣兰并不是很看重,在虐够了柴欣兰,又是在从她嘴里得不到消息之后,军阀已经放弃柴欣兰了。

    当柴爷爷赶尸来救柴欣兰中了埋伏,两人都中枪之后,军阀自然不会去救没有利用价值又嘴硬的柴欣兰,而是救走爷爷。

    至于胡老汉,上一世边晓军回到村子的时候,一开始还真的没有想到借助行尸灭掉胡老汉。

    后来,在自己灭掉所有不管知不知情的社员之后,发现胡老汉竟然还活着,那时候,他也很害怕。

    担心胡老汉会说什么,所以,带着李欢家人提供的军阀部队回来村子,首先就借着威胁柴爷爷的理由,看上去合理的杀掉了炮灰村民胡老汉。

    看上去胡老汉只是一天杀一个村民威胁口令里面的炮灰,然而那也是边晓军故意的。

    这一世,童心兰在家里,又想起了被柴欣兰锁起来的记忆,更是看到了柴欣兰死后知道的一些秘密,事情自然不会再像上一世那样演绎了。

    之所以柴家人的房子会让里面的人听不到外面的声音,那是因为柴爷爷为了保护柴欣兰不被邪恶诅咒影响而加固的禁制。

    用这边世界的术语来说,因该说,是柴爷爷对房子下的咒。

    所以,当邓泽成他们在外面商量着爬墙的时候,里面依旧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声音。

    因为这个房子并不是院落式的,直接就是套屋,所以邓泽成他们翻上墙也进不到屋子。

    他们只能爬上房檐。

    邓泽成他们的计划是爬到房顶上,掀开瓦片,然后对立面喊话,叫屋内的人开门。

    邓泽成爬到了屋顶,他猜想着既然他喊人开门里面的人听不到,那应该是进去卧室睡觉了吧?

    所以,邓泽成按照记忆,朝着估摸着是卧室的房间方向踏去。

    “咔咔,沙沙”

    邓泽成又不是古代会飞檐走壁的刺客,他踩在瓦片上,会让瓦片发出要被踩碎了似得声音。

    屋里的人,自然能够听到瓦片上发出的奇怪声音。

    “上面,上面有什么东西?”

    “刚才撞门的东西,爬上我们屋顶了么?”

    “鬼,鬼上屋顶了!”如果之前还有怀疑,现在这群吓坏了的同学,已经坚信能够在黑夜中爬上屋顶的东西,肯定是想吃掉他们的鬼怪了。

    他们抬头,惊恐的跟随着发出声音的方向扭动着脖子,但是他们不知道,上面的人其实是邓泽成。

    童心兰也不知道上面的人是邓泽成,她手里捏紧了一块小石子,也跟着看去,以求在有奇怪的东西冒进来的时候,能够做点什么事情拖延一下。

    这个房子在开启了禁制之后,对她精神力的压制比较大,使得她往日能够扫描一下四周的精神力,竟然无法延伸到屋外。

    可是,就在邓泽成停下脚步,掀开瓦片一条缝隙那一刹那,童心兰发现了他的身份。

    呵呵,看样子,对方是想进来屋子寻求庇护啊。

    可是,童心兰不想让他们进来呢。

    可以说,死在山上的有些社员是无辜的,这屋子里面的社员大部分也是无辜的,李欢,或许也是无辜的,邓泽成一开始也是无辜的。

    但是,邓泽成为了自己不被牵连,将一切都推到柴欣兰身上,即便有了什么怀疑,也为了不让自己被拖下水,并不去调查边晓军和叶薇的时候,他就已经不无辜了。

    在童心兰看来,他是该死的。

    而边晓军和叶薇两人,更是该死了。

    为了他们自己的安危,为了遮盖一个错误,犯下更大的错误去遮盖,最后害死了那么多人。

    不管是无辜的村民,还是他们平日亲密无间讨论问题的的社员,他们真的是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了。

    他们想进来?

    进来之后,是不是又会像上一世那么进行,害死屋子里面知情、不知情的社员们呢?

    童心兰忍住弹出手里石子儿、把邓泽成打落房檐摔伤的的冲动。

    因为,这一世,邓泽成还没有做什么呢,要对付他,童心兰,觉得仅仅是让他摔伤未免太过便宜他了。

    而且,边晓军手上还有赶尸鞭,他们在外面,恐怕也不会受到什么攻击,今夜之后,要想对付他们,就有可能要硬碰硬的和军阀、商人这些有实力的联合势力对着干了。

    那样对于柴欣兰这种普通的学生来说就太麻烦了。

    虽说童心兰不怕麻烦,可是,乘着今夜把麻烦解决掉一大半绝对比较省力。

    怎么对付他们呢?

    稍微一想,童心兰心里有了主意。

    “开门,我们回来了,你们有人在家里么?我是邓泽成!”

    在童心兰思考问题的时候,邓泽成揭开瓦片冲着下面喊了起来。

    “啊!是社长回来了!”

    “真的是社长么?”也有人害怕那是鬼东西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