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12、祭品(二十四)4更

正文 1312、祭品(二十四)4更

 热门推荐:
    童心兰能够理解厉丰这种想法,安慰道,“或许你说的是真的吧,蛟龙也和村民说了,它一开始不知道村民的献祭活动,所以没有像蛇妖一样早就等在一边去迎接被扔下河的姑娘,导致一些姑娘直接就被淹死了。”

    “虽说这不是它造成的,但是罪孽也加在它这个现在的黑河之王身上了,后来它出来解释过,但是大家不相信它说的话,以为它在玩弄村民、考验村民对它的敬畏之心,所以还是雷打不动的给他贡献祭品。”

    “因此,蛟龙就每年会赶着献祭的时间出关,救下被扔下来的姑娘,顺便治下水,不过因为它并不是天生水系的妖怪,控水的能力比不上之前的蛇妖,那些姑娘很多并不愿意回家,资源回家的姑娘,有些也被村子杀死了。”

    “后来,那些姑娘就更不愿意回家了,蛟龙会送她们去全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当然,这些都是蛟龙妖自己的说的,我们并不能全部相信,不过,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你的未婚妻很有可能并没有死,而是被蛟龙妖送到其他地方生活去了。”

    “如果,你的未婚妻还活着,是不是能够侧面证明蛟龙说的话是真的?”

    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童心兰并没有以袁欣兰的面貌出现在厉丰面前的原因。

    如果直接以袁欣兰的样子出现在厉丰面前,厉丰虽说一开始会很高兴,但是听到袁欣兰说蛟龙好话,一开始虽说不至于怀疑未婚妻,但是指不定蛇母知道袁欣兰的存在后,会对厉丰说袁欣兰被蛟龙的妖术迷惑了、或者说袁欣兰爱上蛟龙不要他了怎么办?

    这时候,以一个毫不相干的修真者来说这些话,反而会好很多。

    反正让厉丰产生疑问,引得他自己学会思考,和他交上朋友,也会好很多。

    不过现在对蛇母和厉丰之间的关系还不是很清楚,童心兰并没有立刻挑拨离间两人的感情,免得适得其反,而且一个刚认识的人就说人家师父的坏话,肯定没法达到目的,也会惹得厉丰厌恶。

    “其实我现在也很迷惑,所以今日我才会来到黑河水边,没成想却遇到你,哎,既然你也是一个想要斩妖除魔的同道中人,我们可以一起调查这件事,如果这是黑河妖王布下的迷魂阵和骗局,我们得一起揭穿它。”童心兰现在得站在中立的立场,所以她不会一味帮蛟龙说话,反而说了一些迎合厉丰计划的话。

    但是话锋一转,童心兰又说道,“不过,如果蛟龙说的是事实,那,我们的麻烦就更大了。”

    厉丰一头雾水的问道,“如果蛟龙说的是真的,蛇妖已经被除掉了,它又是好妖,我们还能有什么麻烦?”

    不过,他立刻也想到了童心兰之前说的话,反应过来之后,说道,“哦,你是说,蛇妖的母亲?”

    正因如此,他更想不通了,“蛇妖的母亲要为儿子报仇也是找蛟龙啊,蛟龙即便是好妖,没有祸害村民,那也是妖怪啊,谁知道它以后会不会害人呢?它死不死又和我们没有关系?你为何会说我们的麻烦更大了?”

    “蛇妖祸害村民这么多年,蛇妖的母亲有来管过么?没有吧,而是纵子行凶,这样的母亲,一定是一个坏妖,它的儿子死在了这里,你怎么知道蛇母只会怪罪蛟龙,而不会迁怒村民呢?”

    “即便蛇母不迁怒村民,到时候,蛇母找上门要杀蛟龙,蛟龙在哪里?就在黑河里面,黑河离两岸村子最近的才十多米,俗话说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两个大妖怪打斗,势必会释放出毁天灭地的威力,虽说不至于真的毁天灭地,但是毁掉黑河附近的村寨肯定轻而易举,我不知道你的家是不是在附近,会不会在意黑河两岸的村民性命。”

    “到时候,我肯定是不会放着两岸的村民不管的,不过我一个人肯定无法保全所有村民,如果你能来帮忙,也只是救下来的人多几个罢了。”

    “你说,这样的话,是不是麻烦更大了?”童心兰这么说,不过是为了告诉厉丰蛇母会为蛇妖报仇的事实而已,免得它一根筋的只想着对付黑河妖王,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钞票。

    童心兰的话,厉丰听在了耳朵里面,毕竟他的家人还在村子里面呢。

    当初离开村子出去找修士拜师学艺,大半是因为冲动的想为未婚妻报仇,另一方面,也是不想家人继续生活在黑河妖王的阴影之下,更不希望家族的后代女子,还被扔下河送给黑河妖王当新娘。

    “那,我应该怎么办?”厉丰就是靠着一腔复仇的热血去拜师,偷跑出来找黑河妖王单挑的,被童心兰点明了个中要害,顿时不知道应该从何下手。

    “你别灰心,邪不胜正,你我现在的修为都还很低,我刚刚到达筑基期,而你还是练气晚期,和那些动不动就上千年的妖怪比起来,我们修为太低了,我们想要斩妖除魔的心愿是好的,但是现在冲上去也不过是以卵击石枉送了性命,没有价值没有意义,也保护不了家人,更不能为自己在意的人报仇。”

    “我们应该潜心修炼,并且在一旁监视着黑河的动静,调查清楚黑河所有的传说,看看哪些传说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如果背后真的还有一个大蛇妖,我们更应该小心再小心。”

    “如果我们一时冲动死在了这里,谁还会来替这几个小村寨斩妖除魔?也不是谁都像我这么无聊爱管闲事,也不是谁都像你想为未婚妻报仇且还有潜力报仇不是么?”

    厉丰被童心兰的说法说动了,一脸感激的说道,“周道友,谢谢你今日告诉我这么多消息,我刚和师父下山,的确很多消息都不知道,贸贸然的偷跑出来,是我不对,如果我出事了,不仅无法为未婚妻报仇,还可能让师父失望。”

    童心兰坦然的接受了厉丰的感谢,道,“你师父肯定很担心你,你快点回去吧,不过,今日见了我的事情可不能告诉你师父,告诉你师父,就相当于告诉他你刚才打算找黑河妖王送命的事情了,万一你师父一生气,带你回山,关你几百年的禁闭,你还怎么调查真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