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14、祭品(二十六)

正文 1314、祭品(二十六)

 热门推荐:
    童心兰前脚刚走,蛟龙就出来了。

    蛟龙御风飞行,先是去沙河村袁欣兰家瞅了瞅,没有看出袁欣兰回了家的样子,便朝县城飞去。

    而此刻,厉丰已经回到客栈,原本他是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自己屋子里面打一会儿坐,在过去找师父的。

    不过蛇母哪里会放过敲打他的机会呢?

    厉丰刚盘起退,耳边就响起了蛇母的隔空密语,“徒儿,你过来。”

    蛇母此刻装得是出尘绝世、不染凡尘的女修士,架子端的十足的同时,也给予了厉丰应有的关爱,这种清冷的性子,又总是恰逢时宜的给予关心,这使得厉丰对蛇母产生了绝对的尊重。

    师父都点名了,厉丰连忙下了床,整理好自己的着装,出了门,敲响师父的房门走了进去,恭敬的侍立在蛇母面前,“师父!”

    “丰儿,刚才为师太过严厉了,不过师父着实是太过担心你的状态才会带你出山回到家乡,看看能否替你解开心结,不然你的心魔会让你止足不前的。”

    “没想到,你的心魔不但没有被解开,你反倒更想报仇了,可是,你现在的实力太低了,去找那大妖报仇,就是送死啊,所以,师父才会那么言辞严厉的阻止你现在就去报仇。”化名为佘思绮的蛇母语重心长的开始解释刚才为何自己会生气,希望柔化一下两师徒之前的气氛,然后引导厉丰说出她想知道的消息。

    其实修为这么高的蛇母是可以通过法术查看别人记忆的,刚遇到厉丰的时候,她就是通过这个办法查看了厉丰的过去。

    不过,现在厉丰也是修行者,虽说修为很低,但是蛇母再那么做,就容易被察觉了,蛇母是一个追求万事妥当、也十分自信的人,她不想因为这种原因让棋子发现问题,也不相信这棵棋子有那个智商和胆量来欺瞒她。

    儿子死了她很生气,不过,反正儿子已经死掉了,也不能复活,她还是得自己找点乐趣让生活开心起来不是么,玩玩角色扮演、逗弄一下他人的人生,对于蛇母来说也是很愉快的事情。

    事事都用法术解决,那多无聊啊。

    直接用法术的话,她也不用拐弯抹角找上厉丰了,早就打上升龙殿,直接把蛟龙打死报仇了。

    既然选择了这种娱乐性质的复仇方法,蛇母还是很遵守自己制定的复仇计划的。

    “刚才,你回村子了。”蛇母没有责备厉丰,而是用平淡的语气叙述着这个事实,然而,她看着厉丰的眼神却无比的痛心疾首。

    师父这样的眼神,看得厉丰心中一颤,顿觉愧疚之情翻滚而上,他不敢直视这般关心自己的师父的眼睛,他垂下头跪在地上,哀声道,“师父,对不起,徒儿让你失望了。”

    “哎。”佘思绮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挥了一下衣袖,挥出的力道将跪倒在地的厉丰扶了起来。

    倒不是蛇母又在演戏或者好意,只是因为蛇母喜欢看人跪在她面前,喜欢看人对她低头,但是说话的时候,她还是希望看着对方的表情,这样她才能看到表情,去猜别人在想什么。

    “罢了,年轻人,难免冲动,幸好,你也没有出事,怎么样,回到村子里见过父母了么?有去黑河边查看情况么?”蛇母担心的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厉丰的衣服,没有看到打斗的痕迹,作出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却又继续担忧的看着厉丰。

    看到师父这般担心自己,厉丰想起童心兰的话,如果把他和周道友商量一起对付河妖的事情告诉师父,指不定师父更担心呢,所以厉丰更加不敢说出实情了。

    因为一旦提起周道友,师父肯定会追根究底的问清楚,到时候什么都藏不住了。

    蛇母自然是很厉害的,不过她在厉丰面前自己设定的角色是修为正好比河妖低的人类修士,因为她不想厉丰让她去搭蛟龙。

    正因为如此,在厉丰知道蛟龙的修为真的很高之后,他就更不敢给师父说与周道友商量的事情了,因为说了也没用。

    师父当初从妖怪的嘴下救下他已经是换不完的大恩了,如果他还要拿自己的恩怨来麻烦师父出马,而师父修为也不如那大妖,师父去的话,肯定会被害死的。

    师父是刀子嘴豆腐心,许多时候都会拒绝他的要求,可是后面却还是会替他做了。

    就像一开始不允许他现在就下山,可是转眼还是带着他下山了。

    如果他拜托师父报仇,师父指不定也会偷偷去做。

    如果师父出事了,他该多没心没肺、多自私啊!

    因此,厉丰打定注意,向如此关心自己的师父说一个善意的谎言。

    如果蛇母知道自己的计划因为她演技太好反而弄巧成拙了,会不会气死了。

    厉丰觉得自己说谎是为了大家好,所以眼神十分坚定,他看着蛇母,有些忧伤的说道,“师父,徒儿刚才回了村子,但,却不敢去见父母他们,当初,徒儿不孝一时冲动就离开了家,现在一事无成,也还没能除掉河妖,哪里有脸见他们,见面,不过徒惹伤悲而已。”

    “所以,徒儿直接去了黑河边,徒儿想起师父说过大妖怪的神识感知范围会比较广,所以我不敢太过接近黑河,害怕打草惊蛇,所以只是站在山头远远的看着翻腾的河水。”

    “徒儿在山头想了很多,想着如何报仇,可是,连黑河都不敢靠近的我,说明,我内心对那河妖是惧怕的,我的心不够坚强,我对自己的修为也没有自信。”

    “自信来自于实力,所以,一切都是我自己太弱的原因。”

    厉丰突然激动的说道,“师父,你说得对,徒儿太弱、又太着急了,我应该听你的,加紧时间修炼,让自己的修为提高才是正经事。”

    蛇母没想到老实巴交的厉丰会对她说谎,被他这么一番表态搞得有些无趣。

    不过蛇母并未表露自己的不满,虽说让厉丰大受打击的事情没有发生,不过厉丰已经意识到他的不足了,只要回到山里,她再用一些技巧,让厉丰对正统修炼的方法和速度产生不满,去追求邪门歪道的话,还是能够达到她的目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