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17、祭品(二十九)

正文 1317、祭品(二十九)

 热门推荐:
    “果然,它依旧如此邪恶!”厉丰虽说还记得周道友说过的话,不过此刻听到师父说黑河之王打伤了她,他立马就觉得周道友听到的可能是道听途说。

    “师父,那黑河妖王不是蛇么?难道它修炼成蛟了?”虽说相信师父,但是厉丰还是记得自己村庄里面流传几百年的故事里面说的都是蛇妖。

    蛇母意识到自己说溜了嘴,立马弥补过错道,“那蛇妖不同寻常,修炼的功法是我们闻所未闻的,竟然修炼出了蛟龙之身,难道,它以后还想修炼成龙不成?”

    原来如此!厉丰找到了解释黑河妖王做好事修大坝治水的理由了,那厮做了那么多年的坏事,现在是想化龙,所以开始做好事了?

    可是它的本性就是坏的,狗改不了吃/屎,这不是依旧打伤了看穿它动机的师父么?

    “师父,我们一定不能让这种恶妖的奸计得逞!这种坏蛋都能化龙成仙的话,这世间还有公道可言么?”厉丰脑部完了师父和妖王的心里想法,义愤填膺的握紧了拳头。

    “我要去揭穿它。”

    “别去!”蛇母拦住了作势就要离开的厉丰。

    “你去村子里说,那些村民怎么可能信你?而且,你这样会暴露自己的,现在那蛟王只知道为师,并不知道你的存在,师父还有办法和他周旋,你一旦暴露,恐怕凶多吉少,到时候,你还怎么为你心爱之人报仇?你还怎么解救你的同村?”

    “那就让它继续欺骗村人么?说不定那些村民为他烧香祈福累积到一定程度,老天会直接接他上天呢。”厉丰也听说过民间那些做了大功德,直接升天当神仙的故事,故有此担心。

    如果升天真的那么容易就好了,蛇母自然是不担心蛟龙会那么快升天的,即便是做了大功德,老天爷也会降下灾难来考验人的。

    如果老天真的要让蛟龙升天,那就更是好事了,到时候她就成为蛟龙的考验吧。

    她才不怕蛟龙呢,她要玩死他,断了他升天的机会,让他死不瞑目。

    “徒儿,我也有你这样的担心,如果老天真的被他的作为欺骗了双眼让它升天的话,等它当了神仙,给人间带来的灾难会更大吧。“

    厉丰觉得师父终于站在他这一边了,说道,“我们得破坏它的计划才行。”

    “我去把大坝破坏掉,那样,村民就不会祭拜他,给他增加功德了,虽然这样做,会让两岸的村民遭受洪水,但是本来每年这个时候都有洪水,他们应该也习惯了,短期的痛苦,总比等这厮当上了神仙再回来压迫大家的好啊。”

    “它是妖,我们或许还有本事降服它,等它成了神,我们就真的一点对付他的办法也没有了。”

    蛇母也没想到厉丰竟然会提出这样残忍的计划。

    如果童心兰听到了,也会吃惊。

    蛇母看着一脸正气,说着是为了村民着想,却打算做水淹两岸村寨事情的厉丰,觉得着实人不可貌相啊。

    刚才演的戏还真的有用呢。

    蛇母并不在蝼蚁的死活,不过如果这件事是厉丰去做的,老天爷就不会把过错加在蛟龙身上了。

    但是,罪孽加在厉丰身上,又和她没有关系。

    虽说没有看到村民真心的感谢蛟龙为蛟龙烧香祈福的画面,但是蛇母听到蛟龙自信的说出自己为村民修建水利工程的时候,就猜得到,那些愚昧的村民得到了这么点好处,绝对会感谢蛟龙,肯定会把蛟龙当成真神一样的供奉起来。

    这样时间久了,蛟龙受了香火,化龙的机会的确会更大。

    水坝倒了,那些村民就不会记得蛟龙为他们修建水坝的功劳和苦劳了,他们只会记得,若不是蛟龙修建大坝,这大坝就没有垮塌的可能性了。

    大坝一毁,就绝对不是像刚才厉丰说的那样,只是和往年的洪水带来的灾难差不多、只是淹没两岸的农田而已。

    到时候,水坝一倒,里面被蓄了一年多的水定然会奔流直下,两岸的村子都会被卷走的。

    关于这一点,没有读过书的厉丰自然想不到,他把结局想得太简单了。

    “徒弟,你要想好啊,这些大坝的作用虽说微薄,可是今年这样的小洪水还是能够挡住的,如果像你说的这样做的话,两岸会受灾,到时候,你会不安的。”

    厉丰感激的看向师父,“师父,有时候,有些事情,总得有人去做。”

    “看来,师父是劝不住你了。”蛇母假惺惺的低下“难过”的头。

    “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决定,与师父无关。”

    这边厢已经商量好如何破坏大坝了,童心兰那边也收到了情报。

    童心兰之前遇到了厉丰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呢?

    她虽说没有亲自跟过去,但是她在厉丰的衣服上贴了寻声虫。

    那种虫子的使用比较麻烦,它不会一直工作,只是在休息够了的时候才会发出情报。

    所以之前童心兰才会那么干净利落的放弃跟踪厉丰和监视蛇母的工作。

    那虫子之前没有休息够,所以童心兰听不到他们的话,也不知道他们已经见过蛟龙,而现在,虫子开始工作了,童心兰就能接受他们说的话了。

    “这厉丰,竟然想出这样的办法!它到底多恨那蛟龙啊?”

    “不行,得阻止他!”

    “怎么阻止才不会让蛇母怀疑厉丰主动抗命呢?”

    童心兰觉得心好累,这些人真的是一天到晚都在想着搞事情呢。

    如果那边打算出手,既然蛟龙已经出关,童心兰也只能先去找蛟龙合计一下了。

    一个处理不好,让蛇母发现蛟龙已经察觉到她的话,这个女人会不会失去捉弄猎物的兴趣,直接开杀啊?

    如果真的发展成那样,童心兰和蛟龙就真的没有时间去修炼了。

    而现在,他们修为的差距还隔着天大的鸿沟呢。

    童心兰没有变回袁欣兰的模样,而是将就了见厉丰时的样子,来一头扎进了黑河里面。

    这一次,童心兰已经有灵气护体了,所以没有被黑河水拍晕,也没有呛水,直接游到了升龙殿,轻而易举的就穿过了结界。

    “你是何人?”虾兵眼尖的察觉到结界的异常,赶来就看到了陌生人,立马提枪而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