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19、祭品(三十一)

正文 1319、祭品(三十一)

 热门推荐:
    童心兰在心里构思了一番,说道,“前日我一回到县里,就遇到了一个熟人,原本我想上前打招呼,却发现我们也才两年多没见而已,他现在也是修士了,已经到了练气后期。”

    “哦?他以前是什么人,你觉得他很可疑么?”

    即便是蛟龙也明白这个道理,同一个村里,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两个凡人开始了修仙,这样的几率并不大,更别说,两年也修行不出什么大本事,怎么这样的阶段就出山了?

    童心兰叹了一口气,说道,“他叫做厉丰,以前是我隔壁村子的,也是我的未婚夫。”

    蛟龙愁闷的撑着脸,生无可恋的说道,“哎,又是这样。”

    童心兰好奇的问道,“又是怎样?”

    “他该不会是以为你死了,回来找我报仇的吧?”

    童心兰点了点头,“是啊,难道你以前遇到过了?”

    蛟龙甩袖站了起来,背着手回忆着往事,“这几百年来,黑河沿岸的村子往我河里扔了多少姑娘,我也不清楚,有些正好遇到我出关,我救了起来,有些,我就没能救起来,虾兵蟹将捡到尸体,会送到岸边,希望她们的亲人看到了,能给她们安葬,让她们入土为安。”

    “其中有些姑娘和你一样,也是有着婚约,被扔下来的,有两个死掉的姑娘的未婚夫找过我麻烦,不过他们没有去找修士拜师,只是提着刀在河边叫骂我,不过后来被他们的村人拉回去了。”

    “看来还是袁姑娘的未婚夫有本事,竟然成了修士,还到了练气后期,不过他修炼的速度比不上你呢。”

    说到这里,蛟龙回首看着童心兰,建议道,“这也算不得麻烦吧,你去找他说清楚情况啊,看到你没死,他就不会找我报仇了啊,你们还能结成道侣一起修炼嘛。”

    这蛟龙想得还真远呢,都替袁欣兰想到双修的事情了。

    童心兰摇了摇头,“虽说我只修炼了短短一年,但我心里已经对大道充满了憧憬,对于男女情爱并无感觉了,双修什么的,希望镜观以后不要再提了。”

    “那你的未婚夫得多伤心啊,你就是为此烦恼么?”蛟龙也只是那么一提而已,它也是一心只想化龙,男女情爱并未在它考虑的范围以内,因此童心兰这么说,它也不会再提。

    “并非如此,我想,厉丰也是修道之人,只要和他解释清楚,他应该能够理解我一心向道的决心,必定不会纠缠于我。”

    “我担心的是,厉丰跟着的那个人,那个人应该是他的师父,是个女人,以帏帽覆面,我虽然看不到她的脸,却能察觉到她身上的气息,他师父身上的气息有点问题。”

    帏帽覆面的女修士?

    蛟龙想起了刚才和自己过过招的那个女人,“你说的那个女修士,是不是穿着一身青纱衣,说话的声音有些清冷却又有些嘶哑,修为大概在金丹后期元婴初期的样子?”

    “是的,你怎么如此清楚?难道说,镜观已经见过那个女修士了?”童心兰明知故问的装傻问道。

    蛟龙说道,“在你来找我之前,我正好出关,去县里找了你,不过没有找到你,却遇到了一个女修士,那女修士什么也没说,就上来攻击我,说因为我是妖,所以她要灭了我,不过在我解释自己是个好妖之后,她就放过我离开了。”

    “袁姑娘觉得那个女修士有什么问题吗?”蛟龙倒没有觉得那个女修士哪里值得让人怀疑,毕竟她在听了他的解释之后就没有继续缠着他打了,所以蛟龙觉得那个女修士也是一个明事理的人。

    童心兰知道蛟龙单纯容易被人蒙蔽,为了不让蛟龙走上上一世的悲惨命运,童心兰必须让它事先发现敌人,然后先发制人,让蛇母的计划落空。

    “可能和我修炼的心法有关吧,虽然我的修为不如那个女修士高,但是,我能感觉到她身上气息的异常。”把什么都往修炼功法上推,反正不同的修炼功法总有自己的特长,蛟龙应该能接受这个借口。

    “袁姑娘总是提到气息,她身上的气息有什么异常?”

    “她在厉丰面前也是以人类女修士自居的,遇上你的时候,也是以除妖伏魔的口号来针对你,看上去,她就是一个除魔卫道的人类修士,但是……”

    童心兰疑惑的皱眉,似乎陷入了自我怀疑中。

    “但是什么?”蛟龙不习惯这种故意吊人胃口的说话方式,急切的问道。

    “我从她身上感觉到了一股阴暗血腥又冰冷的气息,那种气息让我不寒而栗,这种气息绝对不是正统修道者身上会出现的,怎么说呢,她给我的感觉并不是人修,她身上有妖的气息,虽然她刻意掩盖了,但是她身上的气息让我联想到……蛇。”

    童心兰双手抱臂,做出害怕的样子抖了抖。

    “蛇?你是做比喻,说她像蛇蝎美人那样阴毒,还是说她有蛇妖的气息啊?”蛟龙直接问道。

    “都有啊,我的感觉绝对不会错的,虽然镜观是妖,可是当初身为人类的我也没有觉得你是坏妖啊,而且我现在已经筑基了,直觉更准了呢,所以,我当时就没有直接上去找厉丰相认,反倒是扮作现在的模样去接触了厉丰,我想通过他,侧面去了解他师父。”

    蛟龙也知道有些人的直觉很准,袁欣兰在他面前一直表现得与众不同,所以他还是比较相信童心兰的说法。

    “那,你有了解到什么吗?”

    童心兰偷听到的事情此刻是不能说的,不然以后两边熟悉了,情报对不上,会让人怀疑她的。

    所以童心兰摇头说道,“暂时还没有,毕竟,变作陌生人的样子,厉丰也不可能对我太过信任、立马什么事都说与我听啊,不过他想要找你报仇的心倒是很坚定。”

    “如果不是他师父的问题,我肯定会找他解释清楚我没有死、你没有害我,而且即便我死了,我的死也不是你造成的,可是,她师父总让我无法安心,所以,我决定先找你说说我的发现,看看镜观有没有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