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28、祭品(四十)

正文 1328、祭品(四十)

 热门推荐:
    大战开始之前,蛇母一直没有出场,而厉丰也理解蛇母,在他看来,虽说大义上是说要斩杀蛟龙为民除害,实质上,还是为了报他的私仇成分多一点,所以他自己跑动的多一点。

    蛇母一直在等着能够让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时机。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前夕,童心兰私下里找到了厉丰。

    “厉师兄,我们再讨论一下讨伐蛟龙的事情吧。”童心兰为了避开蛇母派来的眼线,故意这般说道。

    厉丰作为这一次除妖任务的筹划人,大家还是会听取他的意见,所以,童心兰首先找上了他。

    厉丰并未怀疑童心兰,跟着童心兰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走进了童心兰设置的屏蔽结界里面。

    “周道友,你这是何意?难道我们一行人中,有人有问题?”厉丰并不觉得童心兰会害他,这种结界一看就是为了防止被监视的,所以厉丰才有此想法。

    童心兰点了点头,道,“厉师兄,一直以来,我都十分支持你的计划,不管你是为了报私仇,还是为了黑河两岸的村民,那为祸黑河的河妖必须铲除。”

    “谢谢周道友长期的支持,不知道周道友发现谁可疑了?”进攻蛟龙的时间迫在眉睫,厉丰不允许任何破坏他复仇的因素存在。

    童心兰同怜悯的眼神看着厉丰,道,“没有谁可以,厉师兄,我今天想和你说的是,复仇没有什么不对的,可是,你真的知道你真正的仇人是谁么?”

    厉丰对童心兰的询问觉得有些想笑,“我的仇人不就是蛟龙么?若不是他长期统治黑河、胁迫村民,我未婚妻就不会死了。”

    “厉师兄,你真的确定害死你未婚妻的人是蛟龙么?你确定你的未婚妻已经死了么?”童心兰没有直接变回袁欣兰的模样,而是继续询问。

    “难道你想说是那些被恐吓的村民的错?他们的确有错,因为他们软弱无能,当初的我和他们一样懦弱,可是若不是那黑河妖王给村民们下达了敬献美女给他、不然就水淹村寨的威胁,村民们会如此做么?”

    厉丰怨恨那些妥协的村民,也怨恨当初无能为力的自己,所以他也理解那些村民的做法,不会找他们报仇。

    “我当然希望袁欣兰没有死,可是那黑河妖王最喜欢玩死姑娘了,欣兰被扔到河里去了,不是被淹死,也是被那妖怪玩死了,你现在问的这些问题很奇怪,你想做什么?”

    厉丰有些防备的看着童心兰,右手甚至已经摸上了仙剑,似乎只要他发现童心兰回答得不对劲,他就要抽剑对付童心兰一样。

    童心兰没有作出多余的动作刺激厉丰,她双手依旧垂立在身体两侧,耐心的说道,“你知道么?我们都很可悲,你的可悲在于被人利用还不自知,我的可悲在于弱小得不敢说出实情。”

    “谁利用我?你到底想说什么,不要卖关子了行么?”厉丰听得云里雾里,但是出于这些年和周道友建立的友情,他还是没有立刻拔剑,而是选择倾听。

    “你看我是谁?”童心兰说完话,脸上的模样就开始慢慢变化,在童心兰修为提高之后,她就没有利用药物辅助变脸了,所以不用卸妆,直接使用灵力让面部恢复就行了。

    厉丰看到童心兰模样开始变化,也看傻了眼,直到变化全部完成,童心兰完完全全恢复了袁欣兰的模样,厉丰惊讶得张大了嘴。

    “欣兰?”

    “我不是做梦吧?真的假的?”厉丰走上前来,生出双手,想摸摸看眼前的人是不是别人用了法术变出来骗他的。

    童心兰没有躲避厉丰只是想验证身份的手,让他摸上了脸。

    “这,这不是法术变出来的,你,你真的是欣兰?你还活着!”也不怪厉丰以前没能认出来袁欣兰,主要以前童心兰也没有露出过破绽、更没有让厉丰摸过自己作假的脸。

    童心兰眼眶一红,用袁欣兰以前和厉丰相处时候的口气委屈的说道,“是的,厉丰哥哥,我没有死。”

    确认袁欣兰的确还活着,厉丰又是开心,又是生气,脸上的表情又哭又笑的责问道,“你,你还活着,还一直都在我身边,可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还一直假装成什么周雪忽悠我!这样骗我,好玩么?”

    童心兰流着泪,像个认错的小妹妹一样,道,“厉丰哥哥,我错了,可是,我这样做是为了你好啊,如果我一开始就告诉你我还活着,那,我们两个人都会没命的。”

    厉丰最见不得袁欣兰哭了,看到自己一直挂在心上的姑娘这么哭,立刻就心软了,也没有那么生气了,反而因为童心兰的话一脸担忧,握紧拳头依附要保护童心兰的样子问道,“谁让妹妹如此害怕?我们活着并不会碍着谁吧?”

    “厉丰哥哥,这件事说起来有些复杂,我一会儿慢慢说给你听。”

    “我们原本就是弱小又无力反抗的人类,我们的存在对于那些大能来说不过是可以随意捏死的蚂蚁而已,我们阴差阳错的被卷入这场大妖设下的阴谋,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干掉。”

    童心兰没有傻得直接说厉丰的师父想害死他们两,这种事情,还是一步步慢慢的解释比较好,免得惨遭蛇母洗脑多年的厉丰一时间接受不了闹出幺蛾子。

    因为童心兰这么缓缓道来的语气,厉丰也安静下来听她讲故事,不像一开始那么激动了。

    “厉丰哥哥,我们从小听着村民讲述着黑河妖王统治我们沿河村民的故事,六七百年了,比我们这个朝代的朝廷统治我们的时间还长。”

    “从祭祀那里的绘制的供奉河神的图册都可看出,统治我们的河妖是蛇妖,而不是蛟龙,还记得我们刚见面的时候,我给你说过现在占着黑河的河妖并不是以前那一个河妖的传闻么?”

    “难道欣兰想说我找错人复仇了?可是,我师父说过,蛇妖可以修炼成蛟龙啊。”厉丰不解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