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32、祭品(四十四)

正文 1332、祭品(四十四)

 热门推荐:
    “不可能!”

    蛇母不相信这个接触修仙时间还没她修炼岁月千分之一的凡人用毒能胜过她。

    童心兰当然不会告诉蛇母,她所谓的一千年修真岁月在童心兰眼中,才是短小的可怜。

    当年从升龙殿的仓库里面拿到炼丹药材的时候,童心兰就开始炼制毒药来改造自己的身体了,她知道光明正大的去打是绝对没有可能打得过修为高了所有人一大截的蛇母,所以,她将自己炼制成了药人。

    直接给蛇母下毒风险太大了,很容易被蛇母发现,而且一般的毒,很难毒翻蛇母,只有不断的让毒药在自己体内层层叠加毒性,关键时刻才能派上大用场。

    嘲讽一下对方让对方心绪崩溃就行了,童心兰不会犯反派的错误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废话上面,她对同伴们说道,“大伙儿继续攻击蛇母,不要停下来,莫给她机会调整好状态。”

    “好!”

    乘你病要你命向来是修真界众人坚守的信条,刚才不过是因为童心兰受了伤,大家考虑着是否逃跑的可能,所以才没有继续攻击而已。

    既然负责指挥的人没有事,大伙儿自然会努力攻击蛇母了,再说了,蛇母已经中了毒反应慢了起来,他们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厉丰和蛟龙虽说担心袁欣兰,他们可不信袁欣兰能够压制得住蛇母的毒,不过现在最紧要的事情还是先杀死蛇母,早点杀掉蛇母,他们才能早点检查袁欣兰的身体,时间拖得久,对袁欣兰恐怕不会是好事。

    蛇母还没来得及把童心兰在她身上下的毒清除掉,又被众人的法术攻击打得没有时间管毒了,毒素在蛇母体内乱窜,蛇母只觉得自己的灵力开始消散。

    这样的感觉比纯粹的肉痛还让蛇母心慌,这种任人鱼肉的感觉已经多年没有出现了啊。

    虽说蛇母的反击越来越弱,但众人依旧还是打了一天一夜才把她杀死。

    蛇母一死,立马恢复了原型,巨大的蛇躯轰然倒在地上,压倒了无数草木。

    面对这般庞大的妖躯,修真者们拿出刨刀不过一刻钟就把蛇母抽经剥皮取走了内丹,蛇母乾坤袋中的宝贝也被大家分了。

    如此,蛇母算是死得彻底了,她也算是得到了应有的报应,蛇母一死,无辜的门派和蛟龙就不会再被她算计了。

    经过此役,蛟龙和厉丰也算是结交上了这些正统修真门派,大家有了交情,知道蛟龙为人,以后其他门派若是想来打蛟龙主意,也会小心很多了。

    而且,这一次无论是谁收获都挺大,回去闭关一段时间,相信所有人的修为都能得到很大的提升,到时候,能够打得过蛟龙的人也不多。

    大家也没有多停留,收拾好了自己应得的宝物,便纷纷告辞了。

    童心兰也理解他们不会去蛟龙的升龙殿做客,因为他们受了伤,也害怕去一个大妖的家里作客会被黑吃黑,所以童心兰带着蛟龙友好的送别了他们,并感谢了他们的帮忙。

    待得大伙儿都离开之后,童心兰两眼一翻就晕倒在地。

    蛟龙和厉丰看着童心兰身上再一次出现了中毒的迹象,便知道之前他们的猜测是对的,袁欣兰刚才果然只是强行压制毒素安慰他们、不想耽误除掉蛇母而已。

    厉丰也没有比较好的休息的场所,只好跟着蛟龙带着童心兰回到了黑河水底的升龙殿。

    以童心兰的能力,当然可以压制住身上的毒素,不过,任务已经完成,她已经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而且她也不想面对厉丰的感情。

    厉丰为了袁欣兰连命都可以不要,她看得出来厉丰很爱很爱袁欣兰,而她并不是袁欣兰,叫她接受这份感情着实办不到,虽然这样的感情让她羡慕,但是若是接收的话,就是欺骗厉丰了。

    所以,还是死遁吧,死亡能够解决很多问题。

    童心兰也相信,只要后事安排的好,没有谁是不能从感情中走出来的,就让厉丰记忆中的袁欣兰,保持原来的美好模样吧。

    童心兰躺了半个月才睁开眼,这期间,她也知道蛟龙他们写信邀请上次一次攻击蛇母的人找人来帮她看病,不过没有人对蛇母的毒有办法。

    厉丰和蛟龙此刻已经知道袁欣兰没有救了,不过还是强颜欢笑的鼓励她,说会为她找到办法。

    有蛟龙这样的朋友和厉丰这样的未婚夫,怪不得袁欣兰放不下他们。

    “你们不要安慰我了,我可是炼丹师,我很清楚自己身体的情况。”

    童心兰的坦然面对,并没有让两人感觉好多少。

    “袁姑娘,你放心,我和厉丰商量好了,一定会找到办法治好你,就算现在没有办法,我们好好修炼,说不定飞升之后能够办法。”蛟龙不太会哄人,它心里就是这么觉得的。

    “欣兰,你一开始就想到这一点了是么?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给自己喂毒的?”有那么多人看过童心兰的情况,厉丰自然知道了袁欣兰的问题并费全部是因为蛇母的毒造成的。

    “蛇母不会放过我们的,我若是不这样做,不管你我、蛟龙,还是乡亲们、以至于那些修真门派都会逃不过蛇母的算计被害死,其实,仔细想想,这样是牺牲最少的办法不是么?”

    厉丰努力那么久,为的不就是和袁欣兰一起好好的活下去、一起修仙么?到头来,还是不能保护好她,“可是,为什么是你?你早说的话,我也可以做药人的啊。”

    童心兰淡然一笑,道,“傻哥哥,你又不是炼丹师,你也不会我们门派的功法,你练不了的。”

    “再说了,我也不是马上就要死了,要治好我的身体,只要散尽修为,我也还能活好久呢,只是,以后不能修仙了而已。”

    “这对于我来说,其实这也是最好的结果,我原本就是普通的农家女,修仙并非我的梦想,走上修仙的道路也只是机缘巧合,现在只是恢复到最初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