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33、祭品(四十五)

正文 1333、祭品(四十五)

 热门推荐:
    “我很高兴自己也能保护厉丰哥哥了,也很开心现在的河神不再是以前那个为祸乡邻的蛇妖了,我剩下的生命里,我可以在村子里安然的享受平静的生活了,这是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事情啊。”

    “以后村子有厉丰哥哥的保护,我相信,大家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的,厉丰哥哥,你的父母很想你呢,回去看看他们好么?”

    “蛟龙,你以后能够安心的修炼了,你的愿望肯定能够实现,你要坚持本心继续修炼啊,我很想在去世前,看到你化龙飞升呢。”

    童心兰一副交代后事的模样,吓坏了厉丰和蛟龙,他们不敢再问任何问题,只想在袁欣兰死前尽量完成她的愿望。

    童心兰散尽了修为,脸上身上的中毒迹象便全部消失了。

    此刻的她就真的是一个元气大伤且无法再修炼的凡人了。

    童心兰回到村子里,袁欣兰的爹娘看到她自然是喜极而泣,心疼不已。

    厉丰原本是想留在村子里陪袁欣兰的,不过童心兰劝他好好修炼,不要浪费了上天给他的问道机会。

    厉丰以为袁欣兰是希望他完成她不能修炼的遗憾,所以也不再坚持留在村里了。

    看过他的爹娘之后,厉丰也下到水里和蛟龙一起修炼去了,这附近也就只有升龙殿是最好的修炼宝地了,而且这里离村子近,还能照顾到村子里面的人。

    十年之后,村里人突然发现狂风大作,黑河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由金色和闪电组成的光束,那光束穿破了浓郁的黑云照射在黑河水上,黑河水犹如沸腾的开水一般咕噜咕噜的翻滚起来。

    村里人都害怕的躲回屋子不敢出去,童心兰知道出现这样的异象,肯定是有人要渡劫了。

    厉丰修炼的时间尚短,修为不足,而且,厉丰也不可能拥有那么厚重的功德金光,这一次,应该是蛟龙要化龙飞升了吧。

    童心兰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她也只能躲在屋里,透过窗子看着蛟龙化龙。

    虽说以前童心兰也飞升过,但是人类的飞升是羽化,和妖族的飞升区别很大。

    尤其蛟龙还得面临一个化龙的过程,那是真的连物种都变了呢。

    原本青黑色的蛟龙,穿过了那金色功德和紫色的闪电之后,再次钻出已经变成了一条金灿灿的、头顶鹿角的金龙了。

    躲在屋子里的村民们现在终于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原来不是妖怪来袭,而是为他们修建大坝的黑河蛟龙修成正果化龙飞升了。

    村民们纷纷打开家门,跪在地上,跪送蛟龙,不,现在已经是神龙了。

    蛟龙现在已经不能停留在凡间了,在离开之前,它隔空相望,用感动的目光看着童心兰,用密语对童心兰说道,“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但是谢谢你对我的帮助。”

    飞升的蛟龙或许是获得了某种能力,竟然看破了天机。

    童心兰微微一笑,食指竖在嘴边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并用唇语说道,“帮你,是袁欣兰的愿望。”

    蛟龙明白,童心兰是不希望他将看破的东西告诉厉丰,到底厉丰对袁欣兰的感情是他不能理解的东西,人类的感情听说十分复杂,他还是不要干涉的好。

    蛟龙长吟一声,伴随着彩虹,往九天之上飞去,不一会儿,天空就恢复了宁静。

    神龙走了,村子里的人却沸腾起来了,大家奔走相告,互相讨论着黑河出了神龙的事情。

    厉丰在蛟龙走了不久,也回来看了看童心兰,这时候,童心兰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坚持十年,已经是她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童心兰再次鼓励了厉丰一番,便没了呼吸。

    至于厉丰将来能不能飞升,就不是童心兰能够干涉的事情了,蛟龙的性子注定它安然修炼是一定能够化龙的,而厉丰的未来却不可知。

    在童心兰离开三百年之后,厉丰也飞升了,修仙也有一个好处,能够让人看破人间的情爱,将大道作为自己的追求。

    这一点,童心兰就不知道也看不到了。

    回到了空间的童心兰发现0561竟然没有回到空间,这让她有些慌神。

    在任务世界找不到0561还算正常,然而每一次回到空间,必然能够看到0561,除了以前违反了主系统规定那段时间,而最近,童心兰敢保证,自己和0561绝对没有做什么违反主系统规定的事情啊。

    童心兰很想问问主系统0561的情况,但是没有0561,她也没有办法联系主系统。

    回到空间不到半个时辰,童心兰就被空间弹了出来。

    童心兰睁开眼,发现自己趴在滚烫的马路上,而自己身前放着一个缺了口的瓷碗,里面零零散散的有几张纸币和几个硬币。

    这次,自己的委托者是丐帮的人?

    正在童心兰纳闷的时候,头上被人锤了一拳头。

    其实童心兰感觉到有人从背后接近自己,可是她现在的身体十分虚弱,竟然连闪身躲开的力气都没有,而且,她刚才也以为那人是好奇接近自己的路人,没想到那给人会打自己。

    童心兰觉得自己身上有中暑的迹象,再加上没有吃饱,现在的情况让她虚脱不已。

    “小兰,怎么不吆喝了?不吆喝怎么能要到钱?”

    刚才打了童心兰的男人绕到童心兰面前先是将碗里的钱全部捡了起来,这才看到她这幅要死的样子。

    他踢了童心兰两脚,嫌弃的说道,“妈/的,看样子中暑了,老子可没有钱给她治病。”

    “直接扔了?”

    “不行,那就亏了,怎么办才好呢?”

    “对了,也许,那些人会要吧。”

    童心兰不知道男人想起了什么,但是她知道,自己恐怕会被男人卖掉。

    卖给谁?

    看着街上的行人穿着,和那些人手上拿着的类似大哥大的通讯工具,有些接近地球上八九十年代的风格。

    这个年代,没有谁敢光明正大的开青楼吧,不过,黑暗处,也有类似的地方。

    当然,也不一定是卖到那样的地方,还有可能,是想卖给山里人当个小媳妇什么的,别人要讨老婆,肯定会花钱治疗她。

    童心兰昏昏沉沉的被男人抱在怀里,男人喊了一个三轮车,带着童心兰往城外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