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34、畸形人生(一)

正文 1334、畸形人生(一)

 热门推荐:
    “大哥,去哪儿呢?”

    “去魏家村,在十字路口放下我们就行了。”

    “行嘞。”

    从男人和三轮车夫的谈话里,童心兰得不到多少有用的信息。

    中暑的感觉一点也不好,昏昏沉沉,心里还一直犯恶心,如果不是依靠强大的精神力,童心兰一早就晕死过去了,或许因为不放心童心兰,男人看似只是关心的抱着孩子,另一只手其实捂紧了童心兰的嘴巴,应该是害怕童心兰求救吧。

    “大哥,你的孩子看着是不是不舒服啊?”三轮车夫还是注意到了后面的异常,问道。

    男人的反应虽说有点紧张,但是他的回答又让人觉得没有破绽,让自己的紧张被人误会成担忧孩子,“哎,今天带孩子去县里玩,哪晓得中了暑,县里看病多贵啊,我得赶紧带她去乡里卫生院看病,都是我的错,没有照顾好孩子~”

    “大哥,原来是这样啊,那我把车骑快点,你把孩子抱紧咯。”三轮车夫也单纯,被男人的谎话欺骗了过去,还热心的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童心兰感觉不到过了多长时间,大概半小时的样子吧,抱紧自己的男人就叫停了三轮车。

    男人在车上就准备好了钱,一下车就给了三轮车夫佣金,三轮车夫没有任何的怀疑的骑着车走了。

    三轮车夫走了之后,男人才松开了捂着童心兰嘴巴的手。

    掰开童心兰眼睛看了看,“还好,还没死,只要没死,就值钱。”

    这下子,童心兰确认自己真的会被男人卖掉。

    似乎对于将要被自己贩卖掉的商品并没有太多感情和感触,男人没有对童心兰再说什么。

    然后,童心兰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大帐篷和一辆刷了红漆的大卡车。

    男人停住脚步找寻了一圈,最后抱着童心兰钻进了大卡车。

    “是你?你小子还敢来找我,上次偷了我东西,我没有打死你已经是仁慈了。”一个陌生的男声,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

    抱着童心兰的男人赔笑道,“班主,对不起啦,上次真的是江湖告急,才会偷你东西,这次,我给你送你需要的东西来给你赔礼道歉了,你不是需要童工么?我便宜出给你了。”

    然后,童心兰感觉到搂紧自己的双臂松了开来。

    男人在向陌生男人展示她。

    就这样光明正大的买卖孩子?

    童心兰睁开眼,看着面前长得没什么特色的大叔,看着就像一个老好的农民,没想到做起买卖儿童的生意。

    大叔没有否认自己要买孩子的意思,捏着童心兰的脸打量了一番,略带嫌弃的说道,“这是你偷的,还是在路上捡的别人扔下不要的女孩儿?都病成这样了,我买了还得给她治病,万一治不好,我还要赔钱呢。”

    “只是中暑了而已,很好治的,我孤身漂泊没办法带个孩子,再说了,我也没想要多少钱,300块怎么样?”

    “300块?你当你这孩子是个宝啊?”

    “这闺女长得漂亮,500都值了,若不是病了,我也不会便宜了你啊,大哥。”

    “200块,爱要不爱,不要就抱着这死孩子滚。”

    两人讨论买卖孩子的事情,就像在买菜似得讨价还价。

    大叔的威胁似乎起了作用,亦或者200块原本就是男人预先想好的价值,所以男人没有再讨价还价,“行,成交。”

    大叔数了几章钞票,凑齐了200块,当着童心兰和男人的面数了数,然后两人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了。

    童心兰被抱在了大叔的怀里,卖掉童心兰的男人一点愧疚也没有的数着钱,就准备下车。

    然而,这时候,童心兰被大叔快速的放在了身后的椅子上,拿起工具箱里面的一截铁棍,就朝数着钱的男人脑袋狠狠的砸去,一下两下三下,男人的头骨都被砸了个洞。

    “找了你好久,知道了我的秘密,还想跑,上次让你好运逃了,这次还敢自己找上门,也是个没有大脑的人,万一哪天被警察抓到,恐怕也会把我供出来,还不如杀了好,”

    大叔抹了一把洒满了脸的血水,把铁棍扔在地上,紧接着,把新鲜出炉的尸体,搬到了一个箱子里面。

    盖上箱子的盖子之后,大叔嘟囔了一句,“看来,又得换地方了。”

    大叔做这些事情,都没有避开童心兰,说完这些话,他露出嗜血的笑容,对吓得假装睡觉的“刚买来”的童心兰说道,“瞧你,都吓得瑟瑟发抖了,尽管怕我吧,怕我才会乖乖听话,乖乖听话就不会死了。”

    这到底是什么世界啊?这么光明正大的杀人真的没有问题么?

    说完这些话,大叔就开始翻箱倒柜,找到了味道和人丹差不多的药丸子和藿香正气液,让童心兰服下之后。

    大叔走到角落,拉开黑色的帷幕,里面是重叠起来的铁笼子,看起来和装宠物的笼子差不多,不过里面关着的不是宠物,而是一个女孩子。

    “小玲,出来,帮我看着新来的妹妹,如果她跑了,哼哼。”

    在大叔的冷哼声中,女孩儿吓得抖了抖,“嗯。”

    童心兰没有听到她的保证,似乎她的一句嗯便是回答了,大叔似是很相信宠物的承诺,亦或者很自信不会有人敢背叛自己。

    所以,他打开笼子,放出了小玲,之后,被叫做班主的大叔就打开车厢门出去了。

    童心兰吃了药感觉没有那么晕了,抬头看向小玲。

    车厢里没有开灯,仅仅靠着改装出来的顶棚上的狭小车窗带来光明,躺着的童心兰正好对着那个车窗,抬头看向小玲,只能看到一阵剪影。

    女孩儿规规矩矩的呆在原地,也不和童心兰说话。

    “这是哪里?”童心兰试探性的问道,然而对方根本就不回答她。

    最后,童心兰确认,这个女孩儿应该不会说话,亦或者答应了班主看着她,就只是看着她,并不会陪着她说话?

    这个女孩儿存在都和不存在一样,直接无视她应该也可以,试探没有用,那就直接看委托者得记忆吧。

    童心兰装作昏迷过去,实则是真的进入了梦乡,看到了委托者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