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61、畸形人生(二十八)

正文 1361、畸形人生(二十八)

 热门推荐:
    班主和小蛮开开心心的说完了将来的计划,也把阿太提溜到了后车厢随便扔在了里面。

    刚才班主和小蛮的对话,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孩子们都吓得瑟瑟发抖,两眼包着眼泪,又是害怕又是仇恨的看向班主和小蛮。

    对于小兰,他们虽说也有着埋怨,却没有恨。

    此刻,他们都想起了最开始自己被抓来动手术那一刻的绝望和仇恨。

    这些年他们被折磨得都不敢恨了,自我麻痹的催眠自己这样的生活其实还不错。

    他们以为自己乖巧听话或许就能活下去,可是听班主的意思,他有了新的创意就会重新手术,班主又不是医生,做手术的地方也不是无菌手术室,能够熬过一次手术已经是命大,第二次改造手术,不一定能够熬下来。

    苟且偷生永远只能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去决定。

    童心兰从他们眼里看出了许多情绪,也看出他们在这样的绝境里面,终于生出了反抗的意愿。

    这一点让童心兰很开心,因为即便版主被杀掉了,这些孩子习惯被压迫、习惯了忍辱偷生,这样的人就算身体得到了自由,思想上也依旧是行尸走肉,他们无法战胜阴影,无法重新开始新生活。

    班主对着每个孩子都打了一顿,这才消了气,对小蛮说道,“你在后面看着他们,我去前面开车。”

    小蛮自然是一口应下。

    童心兰知道班主是不会立刻杀掉自己的,因为她实际上也没有真的对班主作出特别侮辱的事情,仅仅只是想逃耍了班主一次,所以班主会给她做手术。

    做手术的地方,小兰并不知道是哪里,其他孩子也不清楚是哪里。

    而童心兰的计划里面,是要让班主尝到他施加在孩子们身上的所有伤害,仅仅只是坐牢,太便宜他了,而现在的她去找一个适合做手术又药品齐全、还不容易被人发现的房子并不容易。

    还不如将计就计,让班主自己带她去他常年给孩子做手术的地方呢。

    后面童心兰和孩子们又被饿了三天,不过班主还打算给他们做手术呢,身体情况太不好也不行,所以,三天之后,小蛮还是给孩子们吃了少许的食物。

    大卡车开了七天,这一次,童心兰闻到小蛮喂给自己的食物和水里面有迷药的味道。

    童心兰掐着手掌心的穴位,吃下了掺了药的食物,饭后不久,看到其他孩子陆陆续续晕倒,她也晕倒在地上。

    这迷药并不是特殊调配的迷药,只是一般的安眠药而已,对于童心兰来说,还是很好抵抗这股睡意的。

    在孩子们晕倒之后,班主来到后车厢一人踹了一脚检查了一下是不是诱人装晕。

    童心兰装晕的技巧也满熟练的,成功骗过了班主。

    这时候,小蛮语气略带伤心,期期艾艾的问道,“班主,要到家了么?”

    “是的,所以,你也该吃药了。”能够安全做手术的地方,当然是班主熟悉的地盘啊。

    小蛮不想吃药并不是害怕吃药,而是他觉得,班主叫他就是不把他当作家人,明明他们已经有了最亲密的接触了,他也深深的爱上了班主,班主为什么不让他看看他们的家呢?

    他又不会伤害班主的家人。

    难道说,班主已经结婚了?

    班主年纪已经这么大了,肯定已经结婚了吧,他的妻子漂亮么?他有孩子了么?

    肯定有了吧,所以每一次回家的时候,班主才会把所有人都迷晕。

    看到小蛮脸上的苦涩,班主心中别扭了一番,将手里的安眠药地给了他,“快点吃了。”

    小蛮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也不是第一次吃安眠药,而且小蛮也不像阿太那样会被绑起来,班主害怕他已经有了耐药性,所以单独给了小蛮三颗安眠药。

    如果在这群孩子里面说信任谁,班主肯定信任和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小蛮,可是正因为小蛮对自己有了感情,班主回家的时候对他会更防备,害怕他看到他的妻儿会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看到小蛮也昏睡过去之后,班主锁了后车厢的门,把车开到修车厂,重新喷了一遍油漆,把上面关于剧团表演的绘图文字都掩盖了下去。

    然后,他直接开着油漆还没干的卡车继续上路,在路边给他的孩子买了玩具枪等礼物,这才真正的开车往家走。

    三小时后,童心兰听到一个男孩儿清脆兴奋的声音,“那是爸爸的车,爸爸回来了!”

    然后童心兰听到了刹车的声音,接着是车门被摔上的声音,班主不同于以往略带阴沉的声音,这一次他是真的开心热情的回应道,“儿子,爸爸回来了!”

    “爸爸,你终于回来了,这一次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我好想你啊,你能不出去了么?就在家里陪我好么?”没有孩子不想念在外工作的父母。

    班主的声音听起来也十分想念儿子,享受着和自己儿子在一起的愉悦之情,“儿子,爸爸也不想离开你啊,可是爸爸得赚钱养家啊,在外面跑运输比种地赚的钱多,你看,这是爸爸在城里给你买的礼物,村里孩子想要他们的爸妈也买不起,爸爸能干吧?喜欢吗?”

    “哇,这是飞机坦克和气枪啊,比村长儿子的玩具大好多哦,我好喜欢!谢谢爸爸!”

    听到车外父子情深的对话,童心兰露出了讽刺的笑容,你的儿子就是儿子,别人的儿子女儿在你手里就是让你糟蹋折磨的垃圾和赚钱的工具?

    童心兰知道自己不能迁怒无辜的孩子,可是这一刻,属于小兰的情绪让她怒不可恕。

    凭什么你为了让你儿子过上好生活,就把我们做成奇怪的东西拿出去展览赚钱,明明有那么多工作都可以赚钱,偏偏做这个!

    好想把班主的孩子也砍掉手脚拔掉舌头摆在外面供人欣赏啊!

    最好是当着班主的面折磨他的孩子,让他听着他儿子的痛苦惨叫,让他痛不欲生,让他知道这样做,孩子会多痛!

    这样的想法不断涌上童心兰心头。

    孩子是最纯洁的,他们若是惨死,产生的恨意也是最纯粹力量最大的恨,这一次,童心兰觉得自己这样的功力,都差点没能压制住小兰的恨意。

    “别这样,我会让班主受到惩罚的,你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