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71、昏君是父皇(一)

正文 1371、昏君是父皇(一)

 热门推荐:
    看到班主和女人遭到了报应,过上了颠沛流离、胆战心惊、食不果腹的日子,童心兰松了口气。

    童心兰想起了小蛮,对于这种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人来说,其他人,童心兰不懂,而这个小蛮,童心兰故意让她看他敬爱崇拜的班主受折磨,被人玩弄。

    小蛮一直觉得班主是心里的神,是最厉害的人,是力量的化身,是他唯一的信仰,然而看到班主被童心兰折磨得那么凄惨,在童心兰手里那么渺小无能之后,他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质疑,最后精神崩溃,自杀了。

    这倒是便宜他了。

    剩下的日子里,童心兰致力于帮助被拐儿童回家,也致力于帮助没条件的腿部残疾孩子装上生物义肢。

    小佘后来遇到了一个真心喜欢她的男人,结婚生了孩子,一家人过得也挺幸福。

    阿太没有结婚,和童心兰一起把一生都奉献给了公益事业。

    离开的小玲回到家里之后,家人也看到了她身上的伤,所以都很宠爱她,小玲没有痛苦的记忆,后半生过得也挺幸福。

    小勇到了孤儿院之后不久,催眠消失了,他想回家,但是想不起家在哪里,闹过一段时间,后来也平静的接受了自己被父母抛弃的事实,后来被一对不能生育的夫妻收养,一生过得还算平淡幸福。

    童心兰80岁的时候,平静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回到空间,童心兰还是没有看到0561,她心里有些着急。

    但是空间没有挽留她,似乎只是让她回到空间做一个时空转换的程序而已,马上又把她投放到了新的世界。

    还未睁眼,童心兰就听到一声恭敬又谦卑的温柔呼唤,“殿下,起床了,今日可是您的生辰,主角可不能去的太晚哦!”

    童心兰睁开眼,懒洋洋的斜睨了做侍女打扮的女孩子一眼,侍女立马害怕的跪在地上,“殿下恕罪,是不是青瓷吵到您了?”

    童心兰观察到这屋子里面的装潢十分精美贵气,所用器具无不是皇家所用规格,看来自己这次,又是皇家人了呢。

    从宫女的反应看来,这殿下平时威严挺足的,不然自己一个试探性的眼神就把对方吓成这个样子,心里对自己在这个侍女面前的地位有了谱,童心兰翻过身背对着侍女说道,“我再睡一盏茶的时间,别吵我。”

    “是,殿下。”

    侍女轻声应答之后,便缓步后退,离开了童心兰的寝宫。

    确定宫女在房间外面站定,没有进来的打算,童心兰闭上眼准备去见见委托者。

    这次的委托者身穿金线绣制的粉底百蝶流仙裙,眼睛红红的看上去委屈极了。

    一看到童心兰,就冲上前拉着童心兰的双手开始撒娇,“神仙姐姐,听说你能帮我实现愿望是么?”

    “不知道殿下有什么心愿?”

    公主拉着童心兰坐在幻化出来御花园亭子中,伤心的抽泣道,“我自打出生便是身份高贵的公主,母后和父皇对我极其疼爱,即便母后后来在生弟弟的时候不幸去世了,而父皇又收了数不尽的嫔妃进宫,父皇对我的宠爱也从来没有减弱过。”

    “父皇很疼爱我,不允许其他嫔妃以及她们的子女欺负我,不管我有什么突发奇想,父皇都会满足我,可以说,在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便是父皇。”

    说到这里,公主脸上有些不堪的说道,“可是,在我心里这么好的父皇,在天下人的眼中却是一个昏君。”

    “父皇对我很好,但是我不爱读书,所以父皇便不让我上学了,不读书便不知理,身边的人也从来不会告诉我宫外的事情,我的世界里,不外乎是衣饰、珠花、玩耍、吃喝,以及不断的参加父皇举办的宫宴,在宫宴上弹弹琴,获得大臣家眷的赞赏,我沉迷于众人的夸赞,我以为当一个这样的公主便是让人尊敬以及合格的,我以为当一个这样的公主,便是让父皇长脸的,之后的我越发的愚昧,我也不知道父皇在继续对这个国家放着错误。”

    “终于,民怨爆发了,各地发生了暴乱,有一次,暴民竟然跑入了宫中。”

    “许多嫔妃、皇子公主都受到了暴民的伤害,面对暴民,我也很害怕,而我的父皇,在第一时间就带着羽林卫来保护我,我很感动。”

    “那一次的暴动很快就镇压了下去,但是那一次的暴民让我害怕,我不懂那些暴民为什么要来暴乱,他们为什么要攻击我们高贵的皇族,父皇只是告诉我那些是暴民,而我心里隐隐觉得父皇脸上有着尴尬,似乎有些不敢面对我。”

    “告别了父皇,我找人询问,可是宫里的人哪里敢在我面前说我父皇的坏话呢?所以,我什么也打探不到。”

    “身边的人不断的开导我,父皇也让大臣的女儿们进宫里陪我聊天,让她们消除我对暴乱的记忆,渐渐地,我又过上了无忧无虑的生活。”

    “一次参加宫宴,我遇上了他,鲜衣怒马少年郎,一身银鳞铠甲衬得他英姿勃发,父皇说,就是他带着羽林卫镇压了暴乱,虽然那次暴乱,我没有见到他来救我,但我知道,我获得平安那一刻,他一定拿着刀剑正在和暴民浴血奋战。”

    “这样的想法,让我心如鹿撞,这样的英雄才能配得上高贵的我吧。”

    公主脸上的桃色不过两秒便变作了哀怨,“我如愿嫁给了他,他不像其他驸马,因为娶了公主就失去了官途,父皇对他更加看重,给予了他很大的兵权,最后,他利用父皇赐给他保护父皇和我的兵权,夺走了父皇的江山,用父皇赐给他保护我们的宝剑,杀掉了父皇,最后,也杀掉了我。”

    “死前,我被他逼着流落民间受了很多苦,一开始,我怨恨他杀了我父皇,怨恨他杀掉了皇族,怨恨他抢走了父皇的江山,也怨恨暴民不知敬重皇族。”

    “后来,我学会了种地,我学会了织布,我知道了民间疾苦,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老百姓会暴乱反抗,我也知道了,父皇……这样的昏君的确该死,我,这个没有尽到警告父皇爱民的公主也的确该死,我们这样的人,对国家对百姓,的确是蛀虫,是害虫,该死。”